<「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三)︰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觀課及議課> 胡翠珊、曾凱芝、陳鴻昌

科主任第三項常見的領導工作,是帶領科組進行觀課及議課。在「教學新常態」下,除了一般的實體課,實時網課及教學短片也是常見的上課模式。學校及科主任宜逐步總結近一年的實踐經驗,與前線教師再次共同探討「一堂好網課」的準則。 進行網上觀課的要點 科主任在帶領科組就網上進行觀課時,可注意以下要點: 一、學生的學 學生是否已建立網上學習常規?(例如:是否開鏡頭?會否做筆記?) 學生在課堂的參與度如何?(例如:有多少學生會回應教師的提問?會否主動發表意見或提問? 學生的學習達成度如何? 二、教師的教 在課時壓縮的情況下,教師訂立的教學目標是否配合課程的核心概念及技能?是否配合學生的能力及水平? 在網課的種種限制下,不少教師在課堂上都以直接講授輔以問答作為主要的教學策略。那麼,教師的講解是否具吸引力?所選的例子及鋪排能否有助學生掌握相關的概念?有沒有嘗試運用不同的影音方法輔助解說,以照顧不同學習風格的學生?教師的提問設計及技巧如何?能否引發學生的思考? 若教師嘗試在網課進行小組討論,那麼,討論前的輸入是什麼?討論問題是否具討論價值?學生是否已建立網課的分組討論常規?教師如何就學生的討論結果作點撥(包括回饋、延伸、把要點概念化為思考框架等)? 教師能否善用電子評估工具,檢測學生的學習表現和效能?相關題目的設計是否配合課堂目標?是否針對學生的常見學習難點?在教學過程中,怎樣善用電子工具收集學生的答案或意見,從而向學生給予針對性的回饋? 三、電子工具的應用 教師選取哪種教學電子工具及軟件?是否能配合課堂的教學目標?應用是否恰當? 學生是否可操作相應的網上學習軟件?技巧是否純熟? 相關的電子工具及軟件是否能提升學與教的效能?有哪些值得推廣及應用? 進行網上觀課的實踐例子 筆者透過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與天佑小學老師[1]合作,在共同備課後進行網課。是次課堂是小三英文科的一堂閱讀課,焦點為分析「優惠券」(coupon)的結構及當中用語,並且回答一些有關時、地、人等問題(Wh questions)。教師要求學生在課堂前以電子評估工具做一次小測,以了解學生在分辨不同Wh問題的難點。 筆者以合作夥伴身份進行網上觀課,並總結其中一些有效的網課教學策略:

Read more

<電子學習工具與促進學習的評估(二)> 呂斌

上期以Google Forms為例,分享了如何善用線上測驗軟件設題方式的多元化及便利,改變直線式的設題結構,以迴向設題結構,及時指正學生錯誤,再配合不同策略引導學生重新思考,有效照顧學習多樣性。本文繼續探討如何借助電子評估工具的數據,回饋學與教。 現時各種線上測驗軟件,不論是單一題型的Kahoot還是題型多元化的Nearpod,都能即時展示學生的進度、參與情況、答對比率等,讓學生及教師即時掌握學習成效;有些還能詳細記錄學生的具體答題情況(圖一),為教師提供質性數據;並可以匯整成以學生為單位的個別報告等(圖二)。可以說,有賴資訊科技的幫助,學校教師根本不愁沒有數據;因此,如何運用這些數據就成了關鍵。 (圖一) (圖二左) (圖二右) WallWord提供頗全面的數據,包括全班學生於不同題目的整體表現、最高得分、平均分、成績分佈、每一道題目的表現、每位學生的得分(左),同時還可以有個別學生的整體報告(右),教師可以下載給個別學生,讓他們知悉自己表現,有利於往後溫習。   首先,對於一些只展示數字結果的,教師可以Excel報表下載(圖三),然後進一步二次整理,借助Excel的簡單方程,獲取更多的資訊,例如全班平均分、標準差、個人與全班的差距等。 (圖三) 但這些都只是統計數字,正如大數據的理論家Viktor Mayer-Schonberger及Kenneth Cukier (2014)所言,數據雖能夠說話,但只能告訴你「正是如此」,卻不能告訴你「為何如此」。因此,要真正藉評估提升學與教效能,化評為教,以評促學,還需要教師進一步把這些統計報告與題目設定、學生的樣本答卷等比照對讀,逐一分析、疏解,才能了解數字背後的實質內容。例如當我們從軟件數據中發現某些題目的表現欠佳,可以嘗試綜合,就試題涉獵的課題、概念、題型(例如中文科閱讀理解的填表、選擇、判斷、撮寫、短答等)及目標層次(例如記憶、理解、分析及評鑑等能力)等細緻分析。特別是網上平台多選擇題題型,教師在分析時宜多方面兼顧,包括題幹設計(例如表述是否清楚、提示是否足夠)、選項適切性(例如不同誘項的誘誤度、是否有互相排斥等)與學生程度的配合,才能向學生提供有效回饋,即時補救其學習缺失。 最後一點分享,以上提及的主要是探討現存的問題(正確率偏低)與試題擬設(包括內容深淺度、題幹描述、作答模式要求等)、學生程度等這些變項之間的相關度;若要做到治標又治本,不能忽略問題的根源,包括課堂教學策略、課程編排以至學生的學習習慣建立等。因此,教師還要在平時課堂多作觀察,並輔以學理分析,相互引證。這些相信教師已耳熟能詳,不贅。 參考文獻 Mayer-Schnberger, V., & Cukier,

Read more

<電子學習工具與促進學習的評估(一)> 呂斌

疫情停課期間,教師紛紛運用各種電子學習平台,支援學生在家持續學習,實踐「停課不停學」。Google Classroom、Nearpod等一類平台成為教師每天的良伴,而這類平台上附設的線上測驗軟件(如Google Forms)更是教師收集學生學習信息不可缺少的工具。如何善用這些電子評估工具以促進學習呢?本文將先以Google Forms為例,探討不同的運用方式。 停課初期,因事出突然,不少教師只能匆匆把原訂的教學內容拍攝成影片或直接以「錄製投影片放映」的形式讓學生學習,再藉GoogleForms設立練習或測驗題請學生作答,最後收集檢測成績,了解學生的學習成效。這種檢測方式,學生只能知道自己得分多少(圖一),是對學生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雖然教師從數據結果了解學生是否達標後,多會另找機會加以回饋指導,但已白白浪費了這種線上測驗的重要作用——讓學生獲得即時回饋。 大概教師亦發現了這個不足,很快的大家在設立線上練習時會同時為每道題目加入一些回饋:提供正確答案,甚至附加詳細解說(圖二)。如此一來,學生解答題目後,除了能立刻從平台回應了解自己是答對或答錯,還能獲知正確答案及說明。教師希望藉此及時幫助學生糾正錯誤,讓他們對正確資訊的印象更深刻,避免重複犯錯。這可算是促進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 但是,學生是否真的會認真閱讀教師用心設立的回饋,改正錯誤;下次遇到同樣問題能正確解答呢?事實恐怕……因為這種設題方式,教師的回饋是在學生完成所有題目並提交答案後,再按下「分數」按鈕才會顯示出來。若學生得過且過,只求盡快完成「責任」(即呈交功課),在他們按下「提交」時早已大鬆口氣,自認大功告成,教師的心血自是付諸東流,對學生的學習也未能產生實際裨益。就算有認真的學生仔細閱讀教師的解說,亦未有機會因應教師的回饋再次作答,改正自己的疏失。是次評估促進學習的成效自然大打折扣了。而教師只能等待不知何時的「下次」才能知悉自己的用心是否白費了。 如何確保學生在評估中能真正接收到教師的及時回饋,並做出適切修正呢?答案就是改變設題結構模式:以運用Google Forms為例,過往的設題結構多是直線式(即請學生由第一題緊接第二題回答,直至做完所有題目後就呈交給教師),這次教師在各道題目之後都設立分支(圖三及圖四),即學生作答第一題後,平台會立刻判斷答案正確與否;若是正確的,學生可以順利進入作答第二題。若是答錯了,平台不會出現正確答案,而是引導學生回到該題的重試部分,在那裏學生會先收到教師設立的回饋——可能是圖片或答題方法提示,也可能是教師預先製作的重教相關知識/能力的影像教學片段。學生接收了這些指導之後,必須再重新思考,然後回答同一道問題(但設題形式已有所變化,以免學生單憑記憶),直至完全正確才進入下一題。 這種設題方式,要求學生在接收回饋後重做直至正確為止,有效防止學生隨意填寫答案;更重要的是確保回饋既適切又即時,提醒學生反省自己的錯誤,並依據回饋加以改善,直至掌握重點。值得一提的是,這裏還有一個關鍵點:這些提示/回饋如何設定呢?會否變成直接提供正確答案呢?以圖五的提示為例,答案是否太呼之欲出呢?如果只是提供解答的方向(圖六),讓學生有一個再嘗試思考的機會,會否更適切?當然,如果第二次學生還是錯,就要給予圖五的提示,否則學生只會莽撞。而圖七顯示的提示,則是化平板的文字(即詩句)為圖像,並加入配樂朗讀(按:該校以普通話教中文),藉聲情、影像協助學生想像文字表達的情境,以助理解;有效照顧學生的不同學習風格。另一方面,教師亦可以運用這種機制,設定可供選擇的挑戰題延展高階學生的學習,進一步照顧學習多樣性。 至此,借助 Google Forms 的評估以促進學習的作用可算是發揮淋漓盡致了。因為這種即時又實質的回饋有助學生真正掌握新學的知識和技能,尤其是對於能力稍遜的學生。而非一步到位、多元的回饋,則有效鼓勵學生努力嘗試。當然,如果能在回饋中附上正確答案的實用情境,對鞏固記憶、增強後續學習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其他線上測驗軟件的運用,下期再談。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二):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共同備課> 胡翠珊

科主任的第二項常見領導工作,是帶領教師進行共同備課。當我們要推動教學範式轉移,教師之間的專業交流、科組的共享文化是成功關鍵因素之一。科主任在帶領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作焦點的共同備課時,可考慮與教師共同探討以下問題: • 由於科組要有共同的平台,教師之間才有機會作教學交流、共享教學資源。因此,科組須探討有哪些電子教學軟件較適合應用於本科的教學?低年級和高年級的需要是否有不同? • 是否有制定科組網課的常規(如:建立學生做網課筆記的習慣、訓練學生操作科組選定的電子教學軟件等)? • 針對課題的特性,應選取哪種教學模式(如:面授、短片教學、實時網課)會較為合適?學生的學習難點是什麼? • 如何能提升學生對課題的學習興趣?怎樣維持學生在網課中的專注力及參與度? • 怎樣能有效地講解重要概念?需要運用圖片、短片、例子作輔助解說嗎?如何鋪排及提問才能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 • 學生已建立網課的分組討論常規嗎?學生在分組討論前需要哪些輸入(input)?是否需要先透過教學短片或閱讀材料作預習?應討論甚麼問題?學生如何作紀錄及滙報? • 如何善用電子評估工具,設計合適的課堂小練習及課業,以助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進程,在教學過程中給予回饋? 實踐例子 在疫情期間,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在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中曾與路德會呂祥光中學的生活與社會科協作,透過共同備課探討網上教學的設計,並總結以下實踐經驗: 1. 在實際課時減少的情況下,重新規劃及調整教學重點及進度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一)> 胡翠珊、呂斌、陳鴻昌

         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影響,QSIP團隊與業界不少學校一起經歷了「不一樣」的半年。我們見證學校領導層和教師在極短時間內,積極推動教學改革,嘗試不同的網上教學模式,以應對停課所帶來的種種挑戰,落實「停課不停學」的理念。時至今日,當疫情不再是「突發」出現的危機、當「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成為我們所知的未來教育改革趨勢時,學校的科組領導應如何總結這大半年的實踐經驗,更有組織及系統地帶領科組教師應對「新常態」下的教學工作,推動科組改進以提升工作效率及成效,將會是值得業界繼續關注及探討的課題。          我們嘗試以這系列的文章,總結過去大半年支援學校的實踐經驗,提出科主任在「新常態」下調適恆常科組領導工作的考慮點。本篇將以校本課程規劃為焦點。及後幾期,將環繞共同備課、觀課議課及課業查察等作討論。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校本課程規劃           當我們親身經歷過實體面授課堂、拍片教學和實時網課後,教師和學生也同時體會到各種模式的利弊。因此,未來的教學若要發揮最大的果效,科組宜因應學科和課題的特性、教師的專長、學生的學習習慣和特性等,在規劃校本課程時彈性組合及運用不同的教學模式,取各種模式的優點,在有限課時下提升整體的教學效能和效率。科主任宜帶領教師共同探討: 在課時大量壓縮的情況下,如何調整教學進度及規劃校本課程? 課程內容有哪些屬核心部份?有哪些屬延伸部分? 如何在實體課堂、拍片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因應學校、學科及學生的特色而選取最佳點(optimal point)? 根據過去的前線支援經驗,我們發現有關事實性(factual knowledge)或程序性(procedural knowledge)知識,較適合以短片教學來處理,因這類知識可透過自行調較播片速度或反覆觀看影片而學會;而對於概念性(conceptual knowledge)或後設認知(meta-cognitive knowledge)知識,則宜善用網上實時教學或面授時間,透過對話、提問及回饋糾正學生的概念,並處理關鍵的學習難點。

Read more

<以「混合學習」為旗幟的學校改進> 陳鴻昌

在2019冠狀病毒病的影響下,教育界在過去大半年面對翻天覆地的改變。本文就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與教育界前線同行這段艱辛之路的所見所聞,探討學校在疫情下的危機處理中,意外地發現網上學習的一些優點,從而帶動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為旗幟的教育改革。本文嘗試歸納當中的重點,以供業界參考。 不同持分者所發現的網上學習優點 在疫情初期及停課安排下,學校及教師多探討網上教學的平台及工具,以應付當時的需要。隨著在家學習時間延長,教師的關注便漸漸從學習進行網課的電子技術,轉而探討網課的教學方法。這個極速蛻變,實是香港教育界的突破,也是業界共同努力的成就。在這蛻變過程中,不同的持分者皆面對不同程度的困難,並懷著不同程度的憂慮,與不安的感覺共存。但出乎意料之外,無論學生、教師或家長,都非一面倒地把這類網上學習視為全面地劣於實體課堂學習,反而不約而同地察覺一些優點: 一、在學生學習方面,一些強勢學生在沒有正規課堂時間表下自主學習,縱然有些日夜顛倒,但成績竟有進步。與此同時,不少教師都異口同聲地說,發現一些過往在課室內羞於發問的學生,在網課時竟然勇於在聊天室以文字發問,教師亦把握此良機,不介意在網課後以遙距形式,跟進小組或個別學生的問題,讓他們取得顯著的進步。 二、在教師敎學方面,有些學校在網課中試驗同科全級一同參與網上大課,由原來任教該級的其中一位教師主講。在大課後,再把一些課堂轉為導修課,解答學生的疑問,這種大學化的教學方式,大大提升了學習效能。其次,一些教師過往在星期六早上為高中學生補底,補課時間可能只有個半小時,但卻可能需花上近兩小時交通時間,結果花上整個早上。然而,以網上教學,教師在早上九時正開機,完結時只不過是十時半,大大節省了交通時間,卻能達到相近的效果。 三、不少家長發現,一些教師在上載教材及學習資源到網上平台時,順便會給家長一些溫馨提示,例如需要做資源庫中哪些作業,暫不需要做哪些。在網上平台,更可一目了然地看到已派發、欠交及已完成的功課,並可查閱教師已批改的功課,顯著地強化了學校跟家長的溝通,讓家長更易於協助子女學習。 從危機處理到規劃下的轉變 正因上述各種網上學習的優點,各持分者皆想,當一天疫情過去,我們是回到以往的課堂教學模式,還是可以保留網上學習的一些優勢?繼而,業界便討論將來如何結合實體課堂及網上學習的優點。就在這背景下,混合學習便成了業界的熱門話題。學校亦由原來面對危機,漸漸過渡至有規劃地進行轉變(planned change)。這可能是繼新學制以後的一次重大教育改革,對於每一所學校而言,牽涉跨範疇(管理與組織、學與教、學生成長支援)及跨層面(學校層面、科組層面、教師個別層面、學生層面)的轉變,學校宜在整全式學校改進(comprehensive school improvement)的理念下,商討如何改革: 一、在管理與組織方面,學校宜有頂層設計,例如成立推動混合學習的核心小組,提升教師團隊的「資訊科技、教學法及科本知識」(Technology, Pedagogy and Content Knowledge,簡稱TPACK)的素養,以及向教師提供支援。此外,亦要有意識地提升中層人員駕馭轉變的能力,從而帶動整體教師的專業發展。 二、在學與教方面,除了學校層面的政策外,科主任的領導角色尤其重要。各科主任需要在混合學習的理念下,帶領校本課程設計,尤其需要在實體課堂、錄影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取得最優點,從而帶領共同備課、觀課及議課,以及調適評估設計。一般而言,各科組可先由一級起動,累積經驗後再推展至其他級別。(詳情可參閱本團隊「在新常態下科組領導的角色」系列的文章) 三、在學生成長支援方面,宜培育學生在混合學習模式下的學習習慣、技巧及態度,並制訂相對的訓輔政策。此外,學校亦可探討在混合學習下的優勢,如打破時間及地域限制來安排班主任課、學生小組輔導及聯課活動等,以增強培育工作效能及效率。 結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