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一)> 胡翠珊、呂斌、陳鴻昌

         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影響,QSIP團隊與業界不少學校一起經歷了「不一樣」的半年。我們見證學校領導層和教師在極短時間內,積極推動教學改革,嘗試不同的網上教學模式,以應對停課所帶來的種種挑戰,落實「停課不停學」的理念。時至今日,當疫情不再是「突發」出現的危機、當「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成為我們所知的未來教育改革趨勢時,學校的科組領導應如何總結這大半年的實踐經驗,更有組織及系統地帶領科組教師應對「新常態」下的教學工作,推動科組改進以提升工作效率及成效,將會是值得業界繼續關注及探討的課題。          我們嘗試以這系列的文章,總結過去大半年支援學校的實踐經驗,提出科主任在「新常態」下調適恆常科組領導工作的考慮點。本篇將以校本課程規劃為焦點。及後幾期,將環繞共同備課、觀課議課及課業查察等作討論。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校本課程規劃           當我們親身經歷過實體面授課堂、拍片教學和實時網課後,教師和學生也同時體會到各種模式的利弊。因此,未來的教學若要發揮最大的果效,科組宜因應學科和課題的特性、教師的專長、學生的學習習慣和特性等,在規劃校本課程時彈性組合及運用不同的教學模式,取各種模式的優點,在有限課時下提升整體的教學效能和效率。科主任宜帶領教師共同探討: 在課時大量壓縮的情況下,如何調整教學進度及規劃校本課程? 課程內容有哪些屬核心部份?有哪些屬延伸部分? 如何在實體課堂、拍片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因應學校、學科及學生的特色而選取最佳點(optimal point)? 根據過去的前線支援經驗,我們發現有關事實性(factual knowledge)或程序性(procedural knowledge)知識,較適合以短片教學來處理,因這類知識可透過自行調較播片速度或反覆觀看影片而學會;而對於概念性(conceptual knowledge)或後設認知(meta-cognitive knowledge)知識,則宜善用網上實時教學或面授時間,透過對話、提問及回饋糾正學生的概念,並處理關鍵的學習難點。

Read more

<以「混合學習」為旗幟的學校改進> 陳鴻昌

在2019冠狀病毒病的影響下,教育界在過去大半年面對翻天覆地的改變。本文就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與教育界前線同行這段艱辛之路的所見所聞,探討學校在疫情下的危機處理中,意外地發現網上學習的一些優點,從而帶動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為旗幟的教育改革。本文嘗試歸納當中的重點,以供業界參考。 不同持分者所發現的網上學習優點 在疫情初期及停課安排下,學校及教師多探討網上教學的平台及工具,以應付當時的需要。隨著在家學習時間延長,教師的關注便漸漸從學習進行網課的電子技術,轉而探討網課的教學方法。這個極速蛻變,實是香港教育界的突破,也是業界共同努力的成就。在這蛻變過程中,不同的持分者皆面對不同程度的困難,並懷著不同程度的憂慮,與不安的感覺共存。但出乎意料之外,無論學生、教師或家長,都非一面倒地把這類網上學習視為全面地劣於實體課堂學習,反而不約而同地察覺一些優點: 一、在學生學習方面,一些強勢學生在沒有正規課堂時間表下自主學習,縱然有些日夜顛倒,但成績竟有進步。與此同時,不少教師都異口同聲地說,發現一些過往在課室內羞於發問的學生,在網課時竟然勇於在聊天室以文字發問,教師亦把握此良機,不介意在網課後以遙距形式,跟進小組或個別學生的問題,讓他們取得顯著的進步。 二、在教師敎學方面,有些學校在網課中試驗同科全級一同參與網上大課,由原來任教該級的其中一位教師主講。在大課後,再把一些課堂轉為導修課,解答學生的疑問,這種大學化的教學方式,大大提升了學習效能。其次,一些教師過往在星期六早上為高中學生補底,補課時間可能只有個半小時,但卻可能需花上近兩小時交通時間,結果花上整個早上。然而,以網上教學,教師在早上九時正開機,完結時只不過是十時半,大大節省了交通時間,卻能達到相近的效果。 三、不少家長發現,一些教師在上載教材及學習資源到網上平台時,順便會給家長一些溫馨提示,例如需要做資源庫中哪些作業,暫不需要做哪些。在網上平台,更可一目了然地看到已派發、欠交及已完成的功課,並可查閱教師已批改的功課,顯著地強化了學校跟家長的溝通,讓家長更易於協助子女學習。 從危機處理到規劃下的轉變 正因上述各種網上學習的優點,各持分者皆想,當一天疫情過去,我們是回到以往的課堂教學模式,還是可以保留網上學習的一些優勢?繼而,業界便討論將來如何結合實體課堂及網上學習的優點。就在這背景下,混合學習便成了業界的熱門話題。學校亦由原來面對危機,漸漸過渡至有規劃地進行轉變(planned change)。這可能是繼新學制以後的一次重大教育改革,對於每一所學校而言,牽涉跨範疇(管理與組織、學與教、學生成長支援)及跨層面(學校層面、科組層面、教師個別層面、學生層面)的轉變,學校宜在整全式學校改進(comprehensive school improvement)的理念下,商討如何改革: 一、在管理與組織方面,學校宜有頂層設計,例如成立推動混合學習的核心小組,提升教師團隊的「資訊科技、教學法及科本知識」(Technology, Pedagogy and Content Knowledge,簡稱TPACK)的素養,以及向教師提供支援。此外,亦要有意識地提升中層人員駕馭轉變的能力,從而帶動整體教師的專業發展。 二、在學與教方面,除了學校層面的政策外,科主任的領導角色尤其重要。各科主任需要在混合學習的理念下,帶領校本課程設計,尤其需要在實體課堂、錄影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取得最優點,從而帶領共同備課、觀課及議課,以及調適評估設計。一般而言,各科組可先由一級起動,累積經驗後再推展至其他級別。(詳情可參閱本團隊「在新常態下科組領導的角色」系列的文章) 三、在學生成長支援方面,宜培育學生在混合學習模式下的學習習慣、技巧及態度,並制訂相對的訓輔政策。此外,學校亦可探討在混合學習下的優勢,如打破時間及地域限制來安排班主任課、學生小組輔導及聯課活動等,以增強培育工作效能及效率。 結語

Read more

<「適異教學」的重要概念> 胡翠珊 

「適異教學」由美國學者Tomlinson(1999, 2001)提出,她指出在傳統的課堂中,教師普遍只為全班學生設計一種教學內容及方法,當發現不適用於某些學生時才被動地臨時加以調整。「適異教學」則強調教師的主動性,教師在設計教學時應主動關注學生的需要和學習差異,包括:學生的準備度(readiness)、興趣(interests)和學習檔案(learning profile),再從教學的內容(content)、過程(process)和產出(product)三方面作調適。教師應以富意義的任務(respectful tasks)、彈性分組(flexible grouping)、持續評估及調整(ongoing assessment and adjustment)的原則調適教學,在課堂內採取多樣化的教學及管理策略以照顧不同學生的學習需要(詳見下圖一)。 資料來源:翻譯自Tomlinson(1999, p. 15) 此外,Tomlinson(1999)用了一個「平衡器」(equalizer)的比喻解釋「適異教學」的設計原理,指出教師可從九個向度調適教學,包括:(1) 從基礎到轉化、(2) 從具體到抽象、(3) 從簡單到複雜、(4) 從單方面到多方面、(5) 從小躍進到大躍進、(6) 從高結構到開放式、(7) 從明確界定問題到模糊問題、(8) 從低獨立性到高獨立性、(9)

Read more

<差異管理:中層領導的六大要素> 陳鴻昌

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在教學部分雖以科組教學工作為主,但QSIP團隊仍持守整全式學校改進的理念,著重學校層面與科組層面之間的互動,更重視提升學校持續改進及自我完善的專業能量,在校內擴散成功經驗,逐步使「差異管理」(Diversity Management)的文化在校內植根。要做到這點,除了在課堂教學上善用適異教學理念(詳見本團隊《「適異教學」的重要概念》文章),中層領導的培育尤其重要。 QSIP總結多年支援學校的經驗,科主任在推動科組改進,以持續推行照顧學習差異的教學,有六大要素: 校本課程:即科主任需要帶領同事討論,以調適教學內容(包括教學目標、科目知識及技巧),照顧不同學生的需要。 共同備課:科主任宜在科組內建立共同備課的文化,可依據過往測考檢討及教師經驗,針對學生較多難點的課題進行共同備課,加強商討破解學生困難的方法,尤其在課堂內提供更多有意義的選擇(maximizing meaningful choice),以及減少不同能力學生的閒置時間(minimizing idle time)。 觀課議課:科主住宜在傳統考績制度外,建立科內同事互相觀課的文化,如能配合共同備課,效果則更佳。在觀課時,必須打破傳統觀念,觀課者不宜只把焦點集中在「教師表現」,而應多把目光放在「學生的反應」身上。只有「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才能觀察在共同備課的構思是否能照顧不同準備度(readiness)、不同學習風格(learning profile)及不同興趣(interest)的學生。 課業查察:與觀課相似,科主任宜建立非考績性的課業分享,把焦點放在學生的表現上,尤其配合共同備課及觀課所見,及早發現學生的問題,以回饋教師教學,以優化共同備課的構思。 擬卷把關:科主任在把關時,在微觀上需要注意個別試卷是否「教考相配」(即是否符合校本課程的教學目標、科本知識內容及技巧),是否「深淺適中」(即是否「易合格、難高分」,以促進不同能力學生的學習);在宏觀上需要留意「縱向規劃」,以協調各級的連貫性。 善用數據:科主任宜推動科組,善用校內評估的數據,以作為階段性檢討的入手點。我們雖不能單憑數據下判斷,但能善用數據引起關注點,進行更深入的探討。此外,公開考試的數據同樣重要,宜多作分析後的跟進,以配合以上五點的工作。 上文只是淺談各要點,讀者日後可留意QSIP本系列或其他系列的文章,將有更詳細的介紹。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聽說讀寫?讀寫聽說?> 李春文

語文學習需要培養四種能力,我們常把這四種能力順口說為「聽說讀寫」。然而學習英語應從哪種能力著手呢?  大部分香港學生對學習英語的動力不大,再加上語境薄弱,學習英語並非易事。一般家中沒有僱用外傭的小學生,能夠接觸及運用英語的時間就只有在學校一星期五天、每天兩節共七、八十分鐘的英語課。對於培養這類學生對學習英語的興趣,可先建立他們對運用英語的信心。而以訓練說話能力入手,應能最快達到此目標。以下是在英語課堂中常見的說話練習: 1. 小組練習TSA 或 HKDSE 口試題目,預備時間、形式跟正式評估或考試無異 2. 情境說話練習(speaking tasks),例如對話(dialogue)、角色扮演(role play)、演講或報告(presentation) 3. 小組討論(group discussion)   4. 朗讀篇章(reading aloud) 當課堂目標是讓學生有機會開口說英語時,老師盡量安排最多課堂時間讓學生進行說話練習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常有機會忽略的一點是學生並未有充足時間準備、練習。據筆者觀課時的觀察,學生很多時因為準備不足,所以說起來㪐㪐㩿㩿(「甩甩咳咳」),表現得不好。久以久之,學生會覺得學習英語很困難,信心及興趣漸減。 每次進行說話訓練時,老師可嘗試多給學生數分鐘作預備。能力稍遜的學生可先寫好要說的內容,然後重複練習朗讀,如尚有時間,可鼓勵學生跟鄰桌同學再練習。然後老師再安排展示機會,讓學生在小組或全班面前說英語。高能力的學生則未必需要先寫內容,但老師可把學生配對,讓他們互相練習,互相給予意見,加以改進。 當課程緊湊,要求老師多給時間看似奢侈,但若持之以恆,這做法對學生建立信心有一定幫助。

Read more

<善用學生間的差異:以數學課堂為例> 黃偉賢

數學科很多時都會在課堂上做題目,而這段時間往往會顯示出同學間的差異,有些同學做得慢或不懂如何做,有些同學則做得快,做完後無所事事,呆坐浪費時間甚或與同學攀談以致影響課室秩序。其實老師除了「處理」這些學習差異,更可以進一步「利用差異」——照顧差異的最好方法就是利用差異,讓能力較高的學生協助較弱的學生。 最近觀看了一個課堂,該節課的目標是鞏固學生前數堂的學習所得。老師安排學生進行分組活動,每組需要完成一些任務,而任務設計包括不同深淺程度的題目,讓不同能力或對課題有不同掌握程度的學生可有不同選擇(教師心中亦預設了不同程度學生需要達成的目標)。最快完成任務的一組會獲得獎賞。整個課堂基本上是成功的,因每組當中較弱的同學也會被邀請到黑板解決由老師指派的題目(這些題目通常較基本,但能反映同學對該課題已有基本掌握),而較強的同學亦有機會在黑板上顯示他們解決較複雜問題的能力。然而因活動帶有競爭性,有些組別在活動剛開始時就很有策略地分工合作。較強的學生一早跳過較淺的問題,埋首嘗試較深的題目,以致未能在較淺的題目上與其他同學共同經歷,或主動協助有需要的同學。後來學生開始掌握活動流程,知道較弱的學生會先接受考驗,所以慢慢也見到一些學生教學生的情況。而較強的學生幫助同學後亦有時間嘗試一些挑戰題,所以最後整個活動也能達成目標。 這類同儕指導並不限於活動中進行。以前筆者任前線教師時,也常將全班同學分為四個類別,分別是「強」、「中強」、「中弱」及「弱」。筆者上課時會將強與中弱的學生編為相鄰而坐。做堂課時,中強的學生大多會在預設時間前後相差不遠完成任務;較強的學生會較快完成任務,並幫忙照顧中弱學生;而最弱的一批學生則由老師照顧。筆者為提升強生照顧中弱生的動機,就應許若這些中弱生每有兩次及格,協助他的同學將會獲記優點乙次(這事先已徵得訓導主任同意,而且目標也不難達到,因這些中弱的同學距離及格也不算差得太遠)。因此,這些強生也很樂意協助同學。事實上,除記優點外,同儕指導對強生在學習數學方面也很有益處,因能向其他同學講解明白是比自己能解決一道數學題的學習層次更高,同時,有些強生也能從教懂其他同學當中獲得成功感。有這些同學的幫助,筆者自己亦可運用更多時間幫助最弱的一批學生。 有時強生和他負責協助的中弱同學都完成堂課任務時,筆者也會有後續的任務給他們,例如先做一些家課,減少同學回家後需要做的數量,或者指派強生做一些較具挑戰性的題目。強生們在課外時間亦有機會聚在一起一同研究這些較具挑戰性的題目、交流方法和心得。而筆者則會每月集合這班強生一次或兩次,用作講解一些他們集體智慧也解決不到的題目,這時就是在課堂以外的「拔尖」。而上課時筆者則盡量採用異質分組,以利用學生間的差異促進整體學生的學習。 總括而言,同儕指導使老師不單能處理差異,更能進一步利用差異。若能恆常地運用,對不同能力或處於不同進度的學生皆有好處。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我放棄了PowerPoint!> 洪卓筠

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進行了一個學期,每次與教師共同備課,教師們都費盡心思為不同能力的學生設計工作紙、分層提問、各類教材........務求能令學生各有所得。 在一次備課後的觀課中,主題是分析一篇議論文的議論元素。教師準備相當充足,為使學生能專注於課堂中,展示課文及相關提問在簡報上,以小步子引領學生畫下重點。此課堂節奏相當緊湊,學生亦主動抄寫筆記,無論狀態和學習動機,這班學生跟筆者個多月前觀課的情形迥然不同,相信教師在訓練學生分析段落大意和摘錄筆記上花了不少心血。這時,筆者的目光落在一位伏在桌上的小伙子身上,他明顯跟不上其他同學的步伐,在簡報畫面上的筆記符號穿來插去之際,他不得不棄筆投降。就在這時,教師突然啟動實物投影機,把課文的複印本展示出來,然後說:「不如我和你們一起做。」教師引領學生閱讀課文的句子,一邊提問,一邊用不同的顏色筆在複印的課文上記下重點。那位早已放棄的小伙子竟然緩慢地坐起來,提起筆跟着教師抄寫筆記。那一刻,心中只有感動。 議課時,教師瀟灑地說:「我放棄了PowerPoint!因為我見學生跟不上,於是決定跟學生一起做。」筆者為之感到鼓舞,更強調在校內分享會時一定要分享這經驗。 記得在校內分享會上,教師說跟學生一起做筆記是「小技巧」。筆者認為無疑技巧是小,但那份與學生同行的心意卻很大。為了進行適異教學,我們往往着重於如何做分層工作紙、用甚麼材料引起學習興趣、怎樣分組,在課業上費煞思量,為要得到預期的「成果」,證明不同的學生也能學。然而在這一次觀課經驗中,建立恆常的分析文章訓練及抄寫筆記的習慣,這些我們以為悶透的方法反而令學生投入起來。而教師放棄了精心設計的簡報,一句「我跟你們一起做」,連幾近放棄的學生都盡力一試,這究竟給我們怎樣的啟示? 也許,適異教學成功與否就取決於對生命的那份尊重。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通識科的評估素養:從一條題目開始〉朱榮得

評估素養已成為新一輪教育熱話,但評估如何能促進學習(assessment for learning)或作為學習(assessment as learning)其實也不是新事兒。本計劃認為評估除了測試學生學習水平、成果外,更重要是讓學生透過評估反思、修正個人學習,從而強化其學習動機。 而要在通識科提升評估對學生學習效能的正面影響,考核題目的質素非常重要。本計劃曾訪問不少學生對溫習通識科的看法,不少認為通識科「不用溫」或「不能溫」。我們可能把這種偏見歸咎於學生的學習態度,或是通識科的課程設計;但是,校內試的試題卻也很可能成為窒礙學生溫習通識的方法和動機的重要因素。 在之前一篇文章《通識貼題貼甚麼》中提到,公開試考核的主要概念或爭議有限,評估重點是學生能否多角度及合邏輯地闡述看法。但我們在為一些學校檢視校內通識卷時,卻發現部分題目的議題太過「偏門」,評分準則也放到一些太瑣碎的事例上。例如有試題考核「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或是「巴塞爾公約」等學生未必熟悉的議題,評分也以學生能否引用事件中的實質內容,則學生需要大量背景知識才能答得好。這不單是學生能否答得好一條題目的問題,更會令學生認為通識科就是要考核學生對每件時事議題的全面掌握,則不單有機會令學生把溫習焦點集中在「貼議題」,甚至有機會令部分學生因「永遠貼不中」而放棄溫習。因此,要提升教師的評估素養,最基本還是從擬題開始。

Read more

〈生涯規劃篇:沒有賣不出的房子〉蘇永強

日本製造,對很多人來說是信心的保證。無論汽車、電器、食品、甚至廁所板,日本製造代表著品質、可靠、實用,因而很多都能風行海外。這種現象可歸因於日本人的民族性與注重細節、一絲不苟、追求完美的工作態度。喜歡日本電視劇的讀者,應該會發覺日劇經常會以不同行業作為劇集背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