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數據> 陳鴻昌

相信絕大部分學校都會在測考後進行檢討,並撰寫測考檢討報告。這些報告大多會引用一些數據,例如某科某級考試的合格率、平均分及中位數等基本統計資料,不少學校教師還會寫下質性分析。然而,QSIP團隊在過往支援大量學校的經驗中發現,不少檢討報告在量化及質性分析的文字描述中,大多只對學生的表現作出概括評價。若學生成績未如理想,不少報告歸因於學生學習動機低、根基薄弱及家庭支援不足等。縱然這些因素可能都是事實,但如止於這些結論,可能會錯過了由數據得出的重要探究點,最終亦難以具體改善學生的學習效能。下文將舉例說明如何善用數據,使我們能作出更有意義的檢討。 從基本測考數據說起 一般而言,在校內考試中,對於某科某一級的一張試卷,每名學生的總分是應有的數據。學校可利用這些數據,得出全級或分班在該張試卷的合格率及平均分等基本資料。這些資料,有助我們概括地知道該級學生在這張試卷的表現。但若想進一步知道,不合格的學生是僅僅不合格,還是距離合格很遠;或是合格的學生只是僅僅合格,還是取得較高分數,那看學生分數分布表便一目了然。例如學校A的中二有四班,2A為精英班,2B及2C為中等能力班別,2D為弱班,而下學期數學科的滿分是100,下表可更精確地呈現各班成績分布: 從上表計算,是次考試有35名學生不合格,佔全級學生約30%。驟眼看來,最低分的學生都在弱班,看似「正常」。但若細看分數分布,可得出兩個探究點。其一是在不合格學生當中,有14名分數介乎40至49之間,這些學生可算是僅僅不合格,但其餘不合格的21人,分數分布在0至30分之間,與合格距離甚遠;其二是在合格的學生當中,沒有任何一名獲得80分或以上,可算是沒有「高分」。從這兩點來看,我們有理由重新檢視試卷及教學策略: 一、題目是否已依從「易合格、難高分」的原則擬題?試卷中的「易」題目,是否已照顧弱勢學生的狀況,讓他們在有付出努力的情況下有「翻身」機會?而「難」題目是否切合該年級中水平較高的學生,讓他們有所發揮?還是過深,超出了該級學生可應付的範圍? 二、若試卷的深淺程度已合理,當中考核的內容、技術及目標,是否已配合日常教學? 換句話說,我們要探究的,正是筆者在另一篇文章〈擬卷要素〉[1] 所談的「深淺適中」及「教考相配」。 若想進一步了解學生的學習難點,便要對學生在每題的表現有所掌握。這類題目分析(item analysis),本地的公開考試有詳細報告,包括學生在每題的得分率或答對率。近年,QSIP團隊與一些學校合作,把這意念引進校內考試的檢討工作,並取得一定進展。例如在某道淺題目,答不到的學生表現如何,他們錯了甚麼?對於難題目,強生又答到了甚麼,如何可幫助他們更上一層樓?這部分的討論,可見QSIP團隊在本系列的其他文章。 質性資料與量化數據相輔相成 談到數據,多以量化數據為主。然而,質性資料也可助教師改善教學,從而協助學生學習。例如,若簡單的統計資料顯示學生考試成績未如理想,除了憑藉上述量化資料找出探究點外,也可從學生的筆記入手。若選該年級中過往成績優異的學生,查看他們的筆記,甚至與這些學生對談,看看他們是否有用筆記來溫習,但仍然達不到理想成績,並探其原因。比如說,若這些學生平日的筆記,並無助於回應考試的題目,而這些優異生已盡力摘錄重點,那麼可能顯示教考不配,又或是學生未能記下重點。對此,打破這局面的其中一個可行方案,是有關教師日後要在課堂內更突顯重點,同時要引導學生如何摘錄,並有時間讓學生整理,加入個人化註釋等。與此同時,這點也強化教師注意日常教學與測考的關聯,提升「教考相配」的素養。 神髓在於分析數據後的行動 QSIP團隊在過往與學校合作過程中,正是憑着上述的檢視數據方法,引發探究點,從而為學校制訂後續的行動方案,以優化教學效能。其中一個例子是在訪問一所學校的中一學生時,學生表示世史是最難的科目,而量化數據亦顯示這科是全部科目中合格率最低的。進一步的深究,發現中一世史教師在平常教學中着重事實性歷史知識,但到考試時,卻以文憑試的資料回應題形式擬卷,結果導致大量學生不合格。其後,世史科主任採納我們的建議,把中一試卷在事實性題目及高階思維題目的份量中取得平衡,並在日常課堂中嘗試教授學生一些相關技巧,踏上改進的一步。 另一個例子,是發生在錄取能力較佳學生的學校B。學校每年的中三中文寫作卷,皆有大量學生不合格,校內教師因習慣了,視之為「常態」。及後QSIP團隊追查發現,教師從中一到中三不斷把考試要求提升,對中三的要求已與文憑試要求所差無幾,但初中各級考試時間卻不變,一律為1小時。因此,中三學生大多未能在指定時間內完成作文,才造成大量不合格的情況。最後,學校採納我們的建議,把考試時間逐級加長,問題於翌年在不費吹灰之力的情況下自動解決。 結語 以數據檢討考試,若單單陳述學生過往根基及家庭支援薄弱等因素,縱然是確實無誤,但對改善學生日後學習難有實際幫助。我們宜善用量化及質性數據,探究如何提升考試卷的素質,以及改變日常教學的策略,以提升學生學習效能。這裏說的「善用」,包含不同層次的意義:首先是考慮收集甚麼數據;其次是如何整理及表達數據;最後及最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整理好的數據影響教學決定,並制訂行動方案,否則空有分析何用?讀者可參考QSIP團隊在本系列的其他文章,取得更多善用數據的實例。 註[1]:〈擬卷要素〉https://bit.ly/2WqUKZZ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運用公開試評估回饋學與教──以文憑試中文科為例> 袁漢基

現時,學校運用公開試的評估數據及表現回饋教學,日趨普遍。然而,除了現行多側重數據的比較之外,筆者認為評估的檢視和分析可更全面及細緻,好讓評估對學與教的回饋,更臻完善。以下筆者嘗試運用文憑試中文科試卷作為例子,提出幾點運用公開試評估,回饋學與教時值得關注或改進的地方,以供參考: 一,仔細分析試題有助回饋學與教 一般而言,學校多就官方提供的公開試報告檢視校內學生於不同題目的整體表現,例如學校會參考該校學生跟全港日校學生相關的數據表現,而較少對題目作出細緻分析,試看以下表一的內容: 表一:2019年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8、9、10「貴校」學生與全港日校學生表現數據 由上表可見,對考題的分析相對較少。因此,筆者建議可設定相關項目,然後就題目逐一分析、疏解,以助回饋學與教。以下表二是對公開試考卷題目作不同方面的處理、分析。   表二:2019年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8、9、10分析 基於以上的處理、分析,我們可以有以下的做法: 針對考材的體裁和主題,可在日常學與教的材料上,選取一些較具深度,涉及社會、文化、人性、國民性的文章閱讀、設題,藉以提升學生對相關主題的認識及高階思維能力。 針對試題的考核重點、性質、設題取向,參考公開試的理念、模式,作日常的訓練及測驗、考試等評估的設置,讓學生有更多機會和更全面地掌握不同層次、性質的理解及表達能力,例如綜合、概括、分析、闡述、評價、比較等能力。 針對題型、內容、難度、分數,在日常課業、評估等適切地布置考問的題型(如填表、短答、長答、多項選擇、三式判斷等)、內容(如考問比喻、人物分析及評價等)、難度及分數,以照顧不同學生的能力和需要。 教師如以團隊形式,仔細分析公開試題目,共同切磋琢磨,相信對公開試的認識及日常教學均能有所提升和改善。   二,針對強弱表現揚長補短 在官方給予學校的公開試報告中,有全港日校與「貴校」學生考試表現的比較,從中可看出學生的強弱長短。以下表三的分析中,題14、15、16同樣考問文章中的人物,但重點不同,如與全港日校學生比較,容易發現「貴校」學生表現的強弱所在。 表三:2018年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14、15、16分析及數據 就以上例子,「貴校」學生於分析人物形象題目(題14)的得分百分較全港考生為高,意味「貴校」在這方面的學與教有一定優勢。因此,教師可在原有的基礎上,總結成功的因素及經驗,擴大及發展優勢,令學生在這方面更能發揮所長,於公開試取得更佳成績。 相反,「貴校」學生在理解、分析、說明人物感受方面,表現明顯遜於全港日校考生(見上表題15、16)。因此,教師宜仔細分析原因,會否因為日常在相關方面的學習材料不足,或教學上較少深入分析人物感受,又或校內的評估考問偏於浮淺,以致學生在這方面的能力偏低,表現較遜。上述種種,教師可就相關評估數據,針對學生的弱項,反思學與教,於課程內容、教學方法、課業評估等方面,作適切的補短及改善。   三,提出可行有效的改善建議

Read more

<擬卷藍圖、表現分析及教學跟進:以小學數學科為例> 柯志明

評估的目的,除了評定學生的學習水平,更重要的是蒐集學生的學習顯證,以回饋學與教,促進教學成效。本文從擬卷、表現分析及教學跟進三方面,分析如何於小學數學科促進教師的評估素養。 擬卷原則與藍圖 一份好的試卷,首先要符合該學期的教學內容,各個課題的題目分布要合理;其次,題目的深淺要適中,以照顧不同能力學生的需要。一份擬卷藍圖能夠簡單地幫助教師在擬卷及閱卷時,審視一份試卷能否符合這兩項重要原則。 下圖是一份五年級試卷的擬卷藍圖例子(圖一)。擬卷藍圖顯示了試卷中每一個課題(包括已有知識)的題號及每題所佔的分數,同時亦將每一題以初階、中階和高階劃分,讓擬卷和閱卷者能對每個課題及不同程度題目的分布一目了然,從而審視試卷能否做到分布合理及深淺適中。 (圖一)   要判斷題目分布是否合理,可用教學時數作參考:教學時數較多的課題,應屬於較重要的課題,所佔分數比例應較多。簡單來說,每個課題題目所佔的分數應大約和授課時數成正比。此外,若要考核學生的已有知識,分數不宜太多,讓能力稍遜的學生能專注溫習本學期新學的內容。 一份試卷何謂深淺適中,需要校本處理。校內科組教師宜透過科組會議商討一個合適的初、中、高階題目分數比例。最重要的是對何謂初階、中階和高階題目有一定共識。例如校內數學教師都同意初階題目應有80%或以上的預期答對率,中階題目的預期答對率則介乎50%至80%之間,而預期答對率低於50%的就屬於高階題目了。以下是一所學校經過科組教師協商後,得出對一份試卷的初階、中階及高階題目的分數分布指引(圖二)。 (圖二)   學生表現分析 考試完結後,一般學校都會將每班學生的表現及全級的表現作統計。若能將統計資料以棒形圖表示,可令全級各班及個別某班的表現一目了然(圖三)。 (圖三) 若要回饋學與教,需要有更多數據參考。除了每位學生的總分外,若能統計每位學生於每一道題目的對錯,得出每題的答對率(圖四),將有助教師檢視學生於每道題目的表現是否符合預期。一道題目的答對率如低於預期,教師須深入檢視成因,以作教學上的回饋和跟進。 (圖四)   教學跟進 若一道題目的答對率顯著低於預期,我們就要分析原因:是教師們低估了該題目的難度,還是學生掌握不到他們應該懂得的知識?若是後者,我們須參考學生的題解,深入了解學生的難點所在,然後針對性地作出教學跟進。 下圖以一道五年級題目為例,評估學生能否應用分數乘法找出一個整體數量的部分(圖五),教師預期應有80%或以上的學生能答對,是一道初階題目。結果只有57%學生答對,答對率比預期低了23%。閱卷教師指出,發現不少學生使用減法而非乘法去計算餘額,反映學生未能以分數乘法找出整體的部分,同時顯示出學生可能混淆整體的部分和分數數量,例如分不清零用錢的和元的分別。教師須針對學生的學習需要提供回饋,讓學生掌握以分數乘法找出一個整體數量的重要概念。 (圖五)

Read more

<電子學習工具與促進學習的評估(二)> 呂斌

上期以Google Forms為例,分享了如何善用線上測驗軟件設題方式的多元化及便利,改變直線式的設題結構,以迴向設題結構,及時指正學生錯誤,再配合不同策略引導學生重新思考,有效照顧學習多樣性。本文繼續探討如何借助電子評估工具的數據,回饋學與教。 現時各種線上測驗軟件,不論是單一題型的Kahoot還是題型多元化的Nearpod,都能即時展示學生的進度、參與情況、答對比率等,讓學生及教師即時掌握學習成效;有些還能詳細記錄學生的具體答題情況(圖一),為教師提供質性數據;並可以匯整成以學生為單位的個別報告等(圖二)。可以說,有賴資訊科技的幫助,學校教師根本不愁沒有數據;因此,如何運用這些數據就成了關鍵。 (圖一) (圖二左) (圖二右) WallWord提供頗全面的數據,包括全班學生於不同題目的整體表現、最高得分、平均分、成績分佈、每一道題目的表現、每位學生的得分(左),同時還可以有個別學生的整體報告(右),教師可以下載給個別學生,讓他們知悉自己表現,有利於往後溫習。   首先,對於一些只展示數字結果的,教師可以Excel報表下載(圖三),然後進一步二次整理,借助Excel的簡單方程,獲取更多的資訊,例如全班平均分、標準差、個人與全班的差距等。 (圖三) 但這些都只是統計數字,正如大數據的理論家Viktor Mayer-Schonberger及Kenneth Cukier (2014)所言,數據雖能夠說話,但只能告訴你「正是如此」,卻不能告訴你「為何如此」。因此,要真正藉評估提升學與教效能,化評為教,以評促學,還需要教師進一步把這些統計報告與題目設定、學生的樣本答卷等比照對讀,逐一分析、疏解,才能了解數字背後的實質內容。例如當我們從軟件數據中發現某些題目的表現欠佳,可以嘗試綜合,就試題涉獵的課題、概念、題型(例如中文科閱讀理解的填表、選擇、判斷、撮寫、短答等)及目標層次(例如記憶、理解、分析及評鑑等能力)等細緻分析。特別是網上平台多選擇題題型,教師在分析時宜多方面兼顧,包括題幹設計(例如表述是否清楚、提示是否足夠)、選項適切性(例如不同誘項的誘誤度、是否有互相排斥等)與學生程度的配合,才能向學生提供有效回饋,即時補救其學習缺失。 最後一點分享,以上提及的主要是探討現存的問題(正確率偏低)與試題擬設(包括內容深淺度、題幹描述、作答模式要求等)、學生程度等這些變項之間的相關度;若要做到治標又治本,不能忽略問題的根源,包括課堂教學策略、課程編排以至學生的學習習慣建立等。因此,教師還要在平時課堂多作觀察,並輔以學理分析,相互引證。這些相信教師已耳熟能詳,不贅。 參考文獻 Mayer-Schnberger, V., & Cukier,

Read more

<擬卷要素> 陳鴻昌

傳統評估理論, 多談及測考試卷的信度(reliability)和效度(validity)。然而,本文總結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團隊與前線教師合作的經驗,並以筆者在過往近百場有關評估素養的教師發展工作坊及公開研討會中,曾談及擬訂測考卷的幾點要素作為基礎,以較貼近前線工作實況的語言,表達擬卷要素,包括「教考相配」、「深淺適宜」及「縱向規劃」。 教考相配 考試要與教學配合,相信是教育界的共識,為何還要討論?原因是教考相配本身存有多重意義: 一、內容相配 一般而言,中文科教師不會在中文科試卷上擬定物理科內容,地理科教師又不會教第一課而故意考第八課的內容,這種教學內容上的配合,是必然合理的。這種「相配」的淺層意義,無須多談。 二、技術相配為了說明這種相配,可參考以下例子:一名初中中國歷史教師,在課堂內多講史實,並經常抽問學生史實,鼓勵學生搶答。久而久之,學生的注意力便會集中在「快速回答史實」方面。若教師在考試時擬定一些像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形式的資料題,並要求學生分析、評論及表達個人意見,而學生平日上課並沒有相關技巧的訓練,便難於回答這類高階思維的問題。即使教師教授唐朝的史實,而考試時亦只用唐朝的材料,這只是內容相配,而技術不配。 三、教學目標相配再用上述例子反過來說,若一名中國歷史教師在中四課堂著重史實,也要求學生背誦史實,到考試時又只考核背誦史實的問題,表面上是內容相配、技術相配了。然而,高中課程著重能力轉移,目標在訓練學生高階思維能力,那麼,即使考試題目與教學內容及技術皆相配,但卻與教學目標不配。這種情況較為複雜,不單是擬卷上的問題,更是平日教學的問題。 一份好的試卷,在於內容、技術及目標皆能配合日常教學。 深淺適宜及縱向規劃一份試卷的深淺程度,一般宜以「易合格、難高分」的原則擬題,給根基較弱的學生有一個追上進度的機會,同時給優異生有適當的挑戰,以保持不同能力學生的溫習動機。然而,科組必須對深、淺的定義有共識,否則空談深淺題目的百分比,仍無法控制試卷的深淺度。 而縱向規劃,是指科組要有一個跨級的宏觀藍圖,在考試時間、題型、深淺比例等作循序漸進的規劃。更重要的是在這方面的討論,有助全科組對題目的深淺度與各級的教學目標達到共識。例如同樣是涉及描寫文,對中一的要求與對中三的要求應有不同。在縱向規劃下,可防止擬卷時同類型的題目會出現中一比中三深的情況。 有關深淺適宜及縱向規劃的更詳細討論,可見筆者另文「再談照顧學習差異(下)」1。 科主任的角色以上三項擬卷要素,正是科主任在擬卷把關時的注意點。在教考相配上,科主任除在訂定各級教學目標上扮演積極的角色外,更需要把觀課的所見所聞,與考卷的題目作一定的聯繫,才能判別擬題在內容、技術及教學相標上,是否教考相配。在深淺程度上,科主任需要帶領科組一同探討,可借用過去的試卷作為入手點,尋找科組共識。在縱向規劃上,除了帶領科組取得有關共識外,在擬卷把關時,只有科主任才有縱觀全局的權力與責任,作跨級的監察及協調。此外,科主任的工作,還有「善用數據」,即利用測考結果的量化、質化數據,發掘探究點。例如某科某級不合格人數較多,首先應檢視試卷題目的深淺度是否合適,以及是否在內容、技術及目標皆配合教學,從而改善將來擬卷質素。若試卷沒有問題,便應進一步探討教學策略的改變。有關這部分,詳見下期QSIP團隊的文章。 註[1]: 再談照顧學習差異(下) http://qsip.fed.cuhk.edu.hk/en/article_pdf/20150730b.pdf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電子學習工具與促進學習的評估(一)> 呂斌

疫情停課期間,教師紛紛運用各種電子學習平台,支援學生在家持續學習,實踐「停課不停學」。Google Classroom、Nearpod等一類平台成為教師每天的良伴,而這類平台上附設的線上測驗軟件(如Google Forms)更是教師收集學生學習信息不可缺少的工具。如何善用這些電子評估工具以促進學習呢?本文將先以Google Forms為例,探討不同的運用方式。 停課初期,因事出突然,不少教師只能匆匆把原訂的教學內容拍攝成影片或直接以「錄製投影片放映」的形式讓學生學習,再藉GoogleForms設立練習或測驗題請學生作答,最後收集檢測成績,了解學生的學習成效。這種檢測方式,學生只能知道自己得分多少(圖一),是對學生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雖然教師從數據結果了解學生是否達標後,多會另找機會加以回饋指導,但已白白浪費了這種線上測驗的重要作用——讓學生獲得即時回饋。 大概教師亦發現了這個不足,很快的大家在設立線上練習時會同時為每道題目加入一些回饋:提供正確答案,甚至附加詳細解說(圖二)。如此一來,學生解答題目後,除了能立刻從平台回應了解自己是答對或答錯,還能獲知正確答案及說明。教師希望藉此及時幫助學生糾正錯誤,讓他們對正確資訊的印象更深刻,避免重複犯錯。這可算是促進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 但是,學生是否真的會認真閱讀教師用心設立的回饋,改正錯誤;下次遇到同樣問題能正確解答呢?事實恐怕……因為這種設題方式,教師的回饋是在學生完成所有題目並提交答案後,再按下「分數」按鈕才會顯示出來。若學生得過且過,只求盡快完成「責任」(即呈交功課),在他們按下「提交」時早已大鬆口氣,自認大功告成,教師的心血自是付諸東流,對學生的學習也未能產生實際裨益。就算有認真的學生仔細閱讀教師的解說,亦未有機會因應教師的回饋再次作答,改正自己的疏失。是次評估促進學習的成效自然大打折扣了。而教師只能等待不知何時的「下次」才能知悉自己的用心是否白費了。 如何確保學生在評估中能真正接收到教師的及時回饋,並做出適切修正呢?答案就是改變設題結構模式:以運用Google Forms為例,過往的設題結構多是直線式(即請學生由第一題緊接第二題回答,直至做完所有題目後就呈交給教師),這次教師在各道題目之後都設立分支(圖三及圖四),即學生作答第一題後,平台會立刻判斷答案正確與否;若是正確的,學生可以順利進入作答第二題。若是答錯了,平台不會出現正確答案,而是引導學生回到該題的重試部分,在那裏學生會先收到教師設立的回饋——可能是圖片或答題方法提示,也可能是教師預先製作的重教相關知識/能力的影像教學片段。學生接收了這些指導之後,必須再重新思考,然後回答同一道問題(但設題形式已有所變化,以免學生單憑記憶),直至完全正確才進入下一題。 這種設題方式,要求學生在接收回饋後重做直至正確為止,有效防止學生隨意填寫答案;更重要的是確保回饋既適切又即時,提醒學生反省自己的錯誤,並依據回饋加以改善,直至掌握重點。值得一提的是,這裏還有一個關鍵點:這些提示/回饋如何設定呢?會否變成直接提供正確答案呢?以圖五的提示為例,答案是否太呼之欲出呢?如果只是提供解答的方向(圖六),讓學生有一個再嘗試思考的機會,會否更適切?當然,如果第二次學生還是錯,就要給予圖五的提示,否則學生只會莽撞。而圖七顯示的提示,則是化平板的文字(即詩句)為圖像,並加入配樂朗讀(按:該校以普通話教中文),藉聲情、影像協助學生想像文字表達的情境,以助理解;有效照顧學生的不同學習風格。另一方面,教師亦可以運用這種機制,設定可供選擇的挑戰題延展高階學生的學習,進一步照顧學習多樣性。 至此,借助 Google Forms 的評估以促進學習的作用可算是發揮淋漓盡致了。因為這種即時又實質的回饋有助學生真正掌握新學的知識和技能,尤其是對於能力稍遜的學生。而非一步到位、多元的回饋,則有效鼓勵學生努力嘗試。當然,如果能在回饋中附上正確答案的實用情境,對鞏固記憶、增強後續學習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其他線上測驗軟件的運用,下期再談。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二):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共同備課> 胡翠珊

科主任的第二項常見領導工作,是帶領教師進行共同備課。當我們要推動教學範式轉移,教師之間的專業交流、科組的共享文化是成功關鍵因素之一。科主任在帶領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作焦點的共同備課時,可考慮與教師共同探討以下問題: • 由於科組要有共同的平台,教師之間才有機會作教學交流、共享教學資源。因此,科組須探討有哪些電子教學軟件較適合應用於本科的教學?低年級和高年級的需要是否有不同? • 是否有制定科組網課的常規(如:建立學生做網課筆記的習慣、訓練學生操作科組選定的電子教學軟件等)? • 針對課題的特性,應選取哪種教學模式(如:面授、短片教學、實時網課)會較為合適?學生的學習難點是什麼? • 如何能提升學生對課題的學習興趣?怎樣維持學生在網課中的專注力及參與度? • 怎樣能有效地講解重要概念?需要運用圖片、短片、例子作輔助解說嗎?如何鋪排及提問才能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 • 學生已建立網課的分組討論常規嗎?學生在分組討論前需要哪些輸入(input)?是否需要先透過教學短片或閱讀材料作預習?應討論甚麼問題?學生如何作紀錄及滙報? • 如何善用電子評估工具,設計合適的課堂小練習及課業,以助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進程,在教學過程中給予回饋? 實踐例子 在疫情期間,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在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中曾與路德會呂祥光中學的生活與社會科協作,透過共同備課探討網上教學的設計,並總結以下實踐經驗: 1. 在實際課時減少的情況下,重新規劃及調整教學重點及進度

Read more

<初中生活與社會科試題設計的新嘗試> 朱榮得

近年到校和初中生活與社會科教師協作,在提升評估素養方面,教師大多關心初高中的銜接問題,希望優化校內的試題設計,讓試卷一方面能銜接高中通識科課程的學習,培訓著重學生多角度思考及邏輯思維;同時,又可切合初中學生的能力。 現時初中生活與社會科較常見的試卷樣式,一種是把高中通識科的考核模式在初中推展,採用資料回應題(data-response question)及論文式問題(essay-type question),只調整題目數量和複雜程度來配合初中學生能力。另一種則是以評核知識內容為主導的試題設計,透過各式各樣的題目類型,如:多項選擇、填充、配對、釋義、短答、長答等,考核學生掌握課題內容的程度。教師均認為這兩種模式各有問題。第一種「高中模式」是「能力導向」的試題,無論如何簡化,對學生的語文及思維能力要求仍是較高,初中學生大多未能應付,當測考成績不好,就會減弱了他們的學習動機。第二種以「評核知識內容」為主導的試題設計,偏重了考核學生背誦憶記的能力,無助於訓練他們的高階思維,難以與高中課程接軌。 近日到訪一所學校,與他們合作進行了一個嘗試,就是把剛才所說的兩種模式結合。教師擬定一些像「高中模式」的資料回應題,每大題都圍繞着一個議題,要求學生就所提供的文字、圖片等資料作分析。為了照顧初中學生的分析及文字表達能力,教師在答題形式上作調適,以多項選擇、填充等題型設計出「能力導向」的試題,讓學生回答。以下是一些題目例子的節錄,學生在閱讀試卷提供的文字、漫畫或數據資料後,便需回答下列問題: 教師在這種設計上有以下幾項考慮:一是能銜接高中通識科的學習,二是加強學生多角度思考及邏輯思維的訓練。所以,問題仍是參考高中的資料回應題模式,不過,為了切合學生的能力,教師會把問題「拆細」,先以填充或選擇題形式向學生提問資料的重點;然後以一些半開放性題目,由教師提供線索或答題結構,讓弱生願意嘗試作答;最後以全開放性題目,讓強生感到挑戰性。 當然,凡教學與評估設計都要切合校情方能「落地」。這次分享的設計,教師在思考時自然也有「校本考慮」,當學生能力普遍較薄弱,吃不消太多長題目,教師可向學生提供部分答案選擇或填充,以習慣通識科的提問模式,但亦有一些開放性的題目,讓強生發揮。所以,一份好的試卷沒有一套既定的樣式;但好的設計背後,總一定有好的元素值得參考。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一)> 胡翠珊、呂斌、陳鴻昌

         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影響,QSIP團隊與業界不少學校一起經歷了「不一樣」的半年。我們見證學校領導層和教師在極短時間內,積極推動教學改革,嘗試不同的網上教學模式,以應對停課所帶來的種種挑戰,落實「停課不停學」的理念。時至今日,當疫情不再是「突發」出現的危機、當「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成為我們所知的未來教育改革趨勢時,學校的科組領導應如何總結這大半年的實踐經驗,更有組織及系統地帶領科組教師應對「新常態」下的教學工作,推動科組改進以提升工作效率及成效,將會是值得業界繼續關注及探討的課題。          我們嘗試以這系列的文章,總結過去大半年支援學校的實踐經驗,提出科主任在「新常態」下調適恆常科組領導工作的考慮點。本篇將以校本課程規劃為焦點。及後幾期,將環繞共同備課、觀課議課及課業查察等作討論。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校本課程規劃           當我們親身經歷過實體面授課堂、拍片教學和實時網課後,教師和學生也同時體會到各種模式的利弊。因此,未來的教學若要發揮最大的果效,科組宜因應學科和課題的特性、教師的專長、學生的學習習慣和特性等,在規劃校本課程時彈性組合及運用不同的教學模式,取各種模式的優點,在有限課時下提升整體的教學效能和效率。科主任宜帶領教師共同探討: 在課時大量壓縮的情況下,如何調整教學進度及規劃校本課程? 課程內容有哪些屬核心部份?有哪些屬延伸部分? 如何在實體課堂、拍片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因應學校、學科及學生的特色而選取最佳點(optimal point)? 根據過去的前線支援經驗,我們發現有關事實性(factual knowledge)或程序性(procedural knowledge)知識,較適合以短片教學來處理,因這類知識可透過自行調較播片速度或反覆觀看影片而學會;而對於概念性(conceptual knowledge)或後設認知(meta-cognitive knowledge)知識,則宜善用網上實時教學或面授時間,透過對話、提問及回饋糾正學生的概念,並處理關鍵的學習難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