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教育篇:社會想像力〉蘇永強

各位同學,現在開學禮正式開始,大家一同合唱《開學禮》,請留意歌詞:

歷遍艱辛不作弊 受苦也練成造詣
因此說人生在世 運程難預計
但能入世 培養聰慧......

《開學禮》作曲:吳國恩 作詞:黃偉文 主唱:李克勤

相信每位老師都希望學生在畢業後,仍然對自己所教的學科感到興趣,並且可以保持甚至發展在學時所培養的能力。體育老師希望他的學生持續運動的興趣,繼續發展運動才能;音樂老師則希望學生懂得如何欣賞音樂,日後在工餘時會唱唱歌,彈彈結他,娛己娛人。

通識教育科老師對學生又有甚麼期望呢?學生修讀這科目後,除了可能取得升學的入場券外,還對他們有甚麼長遠的影響呢?

作為通識教育科老師,我有以下的想法:

我們希望學生離開學校後,仍然對香港、中國、世界各地的社會情況感興趣(註一);而除了常常說的獨立思考能力、批判思考能力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繼續發展「社會想像力(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社會想像力」是著名社會學家賴特·米爾斯(C. Wright Mills)所創造的名詞。他在1959年出版的同名書籍"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中指出,擁有「社會想像力」的人,能夠將零碎的個人經驗,置於歷史、文化、社會的發展脈胳來思考,從而將個人面對的問題(trouble)與社會議題(issue)結合一起;該書出版以來廣受推崇,現已成為世界各地大學社會學的入門經典。

社會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每個故事又跟社會大環境緊緊扣連。就以自己為例,父親因內地政治環境改變而來到香港,我在香港出生,成長時期適逢政府推行普及教育政策,為適齡學童提供免費小學、中學學位;我中學畢業後,進入大學,然後選擇教師為職業。而我的一些兄長(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有很多哥哥,這又涉及香港家庭結構在這數十年間的改變,當中牽涉社會文化、傳統家庭觀念、經濟模式的變化,在此不贅)便沒有這樣「好運」,他們在成長時期,沒有這麼多接受教育的機會,很早便要踏入社會工作。我和他們的不同生活際遇,不能只歸因於個人才能和努力的分別,還要從香港,甚至世界發展的角度來分析。一個人是否有升學機會,是個人問題;很多人是否有升學機會,則是一個社會問題了。

近年香港社會急速變化,無論經濟結構、政治訴求、社會文化等每天都在轉變,而且改變速度越來越快;試想想一位中學生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若沒有清晰的理解和分析能力來面對每日的變化,所感到的鬱悶和心理壓力可真不少!

通識教育科老師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學生將在學校所學的知識與日常生活割離。我們希望看見學生能夠利用他的生活體驗,豐富學科學習;反過來又能利用在通識教育科學到的知識,更深入了解身處的環境變化。

我們在譜寫歷史,歷史亦在塑造我們;盼望通識教師們都能培養學生的「社會想像力」,幫助他們在畢業後,在紛亂的社會中找到安身立命之道。

註一:通識教育科課程包括六個單元: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

延伸閱讀: Mills, C. W. (1959). 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