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課能傳承隱性知識為佳〉戚本盛

按相同的食譜,會煮出味道迥異的菜色,就是份量明確、過程精準有如科學實驗,最後的成果也難免差異。當箇中奧妙未能大白,我們習慣稱之為「藝」,廚藝如是,教學也如是。

食譜之於廚藝,大抵就如教案之於教學;沒有人以為按著教案教便必然是好的課堂,也沒有人以為得到好食譜就可煮出好菜來的吧,烹調時種種變化和因應,食譜的確難以記載,這種不落言筌的知識,Michael Polanyi 稱之為Tacit knowledge。食譜和教案所載,則是explicit knowledge,屬必需但還未充份,烹調過程雖然可以預計,但現場的種種因應,往往才是造詣所在。

廚藝出眾當然需經潛修和鑽研,但現場觀察(或被觀察)也至為重要,沒有這過程,就難以從前輩或行家那裡汲取上述不能言詮的部份,要汲取,則必須要有事後的交流或提點,放諸教學,現場觀察即觀課,事後的部份則可統稱之為回饋或觀課後會議。

沒有觀課便談不上觀課後會議,但對教學改進而言,觀課後會議實在比觀課更為重要,非迫不得已,這觀課後會議是不能沒有的。觀課者能否提出有意義的改進建議,或者對所觀課堂作出中肯的評說,往往受限於能否追求改進的前提。若教師甫坐下便訴說學生或制度種種不是,自己是如何出盡法寶而無能為力,一切問題都在學生、在制度,如此外在化歸因的限制下,教學改進已彷如天荒夜譚;當然也有觀課者如在雲端不吃人間煙火,只會百般挑剔的例子,聽說曾有同事向這樣的視導教授建議:不如你來教一課給我看看怎樣?

要求教授空降來教一二課,不表示不離地,本校的高手示範方為在地良方。的確,又如學廚,與其讓高手看出新手怎樣出錯,不如多讓新手從旁多看高手怎樣造菜,當然更要輔以解說,這樣才是傳承隱藏知識的不二之方。以前電視上的廚藝節目往往是沒有過程的,「因為時間關係已經煮好一碟」是共同的對白,時代是進步的,今天已極少這類節目,高手示範即使不是全程也只略作濃縮,這樣才有增進廚藝的意義,這樣才受到觀眾歡迎。

通過觀課改進教學理應也如此,觀課者對被觀課者事後提點在今天較為多見,其實可多改為高手現身說法,以傳承隱性知識為主軸。當然,「現身說法」的觀課成本自然較高,但若連教學改進也計算在內,則是否比「事後提點」的觀課更有成本效益?(教室走察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