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課的詮釋誤區〉戚本盛

觀課其實是資料搜集的過程,之後的回饋則已是詮釋和評價,回饋通常又分三個層次,個別回饋回應具體課堂的教學,科組回饋分析學習領域或分科所見,總體回饋就是全校教師教學或學生學習表現的概覽。

資料搜集講求工具和方法,恰當的工具才能採集恰當的資料,因而不少朋友在意於觀課表,我則愛用白紙,順時記下課堂的觀察,特別是師生對話、互動或不互動的表現,適時會標示好或不好的記號,一課下來便可整理出全課的段落,數算一下這些記號的數目,再回溯所見所聞,這一課的觀課資料便如此形成,可供分析。

經驗中我最感困難的是計算記號,全課只得一種記號當然容易處理,但比方說,三個精采兩個不滿,是否等如一個精采?假設我自己的觀課標準還比較一致的話,這點分析時的內心掙扎則也不難解決,但如果記錄次數作回饋之用,則這些資料的使用者已不只我個人,便似乎很易引起誤解。

有人以為一講到數字便務必精準,其實不然,例如食肆菜單標示辣的大中小,以三二一隻辣椒為記,當然不是指大辣是小辣的三倍,吃三箸小辣並不等如品嚐了一口大辣,數字之為用,有時只是次序的記號,把ordinal scale 誤為 interval 甚至 ratio scale,是食客不懂level of measurement,非大廚之錯也。

更要認識的是,我以為勁辣級的,對四川人或印度人來說,可能只屬搔癢級,然而,味覺之為辣則當無異議,「口之於味,有同耆焉」,所說的其實是一個自然現象,大家共識這種味為「辣」,則有了共同的基礎,才好談如何烹調得變化多端、精進美味的「辣」來。(固然,有把「同耆」解為「同嗜」的,這便不只是自然現象,而包含了好惡評價了,暫不贅。)

詮釋是資料使用的重要一著,對於觀課所得的資料,我常緊記的是以上的數字的誤讀以及質的差異,特別在科組或總體回饋時務須小心。概括綜合要義在Profile,既要輪廓自然要放棄細節,兼得魚與熊掌,只是一種空想。在觀課回饋的實際運作上,具體課堂的觀課者與科組或總體回饋的觀課者往往不是同一人,資料的交代與詮釋便尤其重要,如此看來,我那種開放成一張白紙的觀課工具,卻又不及結構井然的觀課表了。(教室走察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