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世紀90年代實踐「自主學習」〉李文浩

筆者是八十後,這篇回溯中學時候學習的點滴,順記一位老師Ms Chan,在那個教界尚沒有什麼名堂潮語概念大傘子的90年代,實踐「自主學習」的二三事。落筆之時課堂片段竟還歷歷在目,不是因為筆者記性特別好,只是學習的過程特別深刻。

「預習」站起來

Ms Chan本身是位中文科老師,但在我讀中二級時教授中史科。同學們上中史課時格外留神,原因之一是老師來自訓導組,特別注重課堂紀律;另一個原因是「先問書、後教書」,課前告知明確的範圍,同學得先預習書中史實;課上Ms Chan理順課題脈絡,提點史事牽連,邊講課邊抽問,抽中的同學得馬上站起來接上答案,答對,老師擺手示意坐下,再在黑板上總結重點。課堂完了,板書上的竟就是課堂重點。於是乎課堂上同學一個一個的站起來,又一個一個的坐下,全程投入;懂的、不懂的、似懂非懂的,全都在學生那稚嫩的臉上,沒能逃過Ms Chan法眼。當然,同學之間「互相提點」是容許的,筆者也曾受惠。記得那課在講唐代中葉,Ms Chan在黑板寫上「安史之亂」四字,「『安』『史』是指誰?李文浩?」呀﹗那時候我心只知「亂」字。鄰座同學大都有俠義氣慨,誇張用口形提示,我才吐出「安祿山、史思明」二人名字,Ms Chan微微揚眉頷首,擺手示意坐下。此兩人名字自此銘刻腦中。在這安排下,即使是懶懶散散的同學也不敢毫無預備地「裸上課」,預習是必然動作,溫習也特別容易上手,成績也自然地好。

真重點  真筆記

中四開始,Ms Chan教我們班中文和中國文學科會考課程。課程內容量多,不容許生吞活剝,幸好老師語文底子厚,每能地字裡行間抓住重點,說起書來韻味、趣味兼備,把重點說到盡處。最記得說起中國文學科《接外孫賈母惜孤女》(《紅樓夢》節錄)裡「粉面含春威不露 丹唇未啟笑先聞」的王熙鳳,一身美衣華服,Ms Chan仔細講解,乍聽儼如古代時尚雜誌,文字中見霓裳,於是乎對《紅樓夢》的人物描寫部分自行筆記,是字又是畫。又有一次,Ms Chan如舊淡定把咪高峰擱在下頷,自若地講著當年會考中文課程的《論仁 論君子》。讀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這位原本風格剛烈的老師竟哽咽難語;稍平服,「我教了這課書多年,是教一次,哭一次。孔子這句說話對我這個成年人很有意思.....」。這種自我叩問對人帶來幾多感動幾多領悟,當年的我當然不知道,只知急急「間低畫個喊喊」為這句旁註標記。多年後,做學生的已是成年人,每每默念「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作為自省。

太陽之下無新事,重提當年舊事,與刻下的「自主學習」遙相呼應。這位老師也不知當年的點滴,竟被晚生在這裡做文章。願教學工作者讀者,堅守崗位,一點一點地感化學生;若讀者有老師如此,願你惜之重之。最後在此祝願Ms. Chan身體健康,事事順心,感謝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