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規劃篇:彈性就業大趨勢〉蘇永強

媽媽:「小明,你將來想做甚麼職業?」
小明:「我想做作家、畫家、魔術師、設計師......」
媽媽:「如果只可以揀一樣工作呢?」
小明:「為甚麼只可以揀一樣呢?」

最近有調查報告顯示,香港於 2015年約有五十萬名彈性就業者,佔總就業人數的13.9%,當中15-39 歲彈性就業者約十三萬人,整體彈性就業人口呈上升趨勢。在調查訪問中,超過一半的被訪青年表示,過去一年曾經彈性就業,當中包括兼職工作、短期合約的臨時工、承接項目的自由職業者、身兼多職者。(註一)

彈性就業和各種靈活的就業模式是世界趨勢,是經濟結構和生產模式轉變的產物:全球一體化和科技發展引致傳統的長期僱傭關係,已被合約員工制度,或者外判項目取代。

這種社會現象日漸受到關注,例如正在熱播的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便以青年人的就業困難為故事背景:劇中女主角森山實栗,雖然在研究院畢業,因未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只能在大公司裏作合約員工,後來受僱於男主角作家務助理,展開了一段情緣。

另一方面,隨著社會發展,現代年青人對生活質素的要求,除了物質層面以外,同時希望更能靈活運用時間,發展個人興趣和擴闊生活體驗。種種因素結合起來,社會上便出現了更多年青人以彈性就業的方式,同時擔當一份,甚至多份的工作。一身多職的自由工作者被稱為「斜槓一族」(Slash),意指擁有多重職業身分的人。他們在自我介紹中會用斜槓來分隔他們的專業身分,因而得名。(註二)

以上種種現象令人想到,現時香港的學校教育和生涯規劃課程是否能夠充分預備學生步入職場?

傳統科目以外......

科技和社會急速變化,沒有人能說得出多年後的市場及就業情況,我們確知的就是很多舊的工種將會逐漸消失,新的工種不斷出現;最佳的應對策略,就是不斷裝備自己,應付未來的變化。現時香港學校的課程,仍然以傳統學科為主,多年來變化不大;學校教育和評估的主要目標仍著眼於篩選學生進入大學。對於大部份未能升讀大專的同學而言,都會概嘆課程的實用性和應用性不高。我們說的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常常流於高遠的原則,於實踐而言,仍然以智育、考試、升學為先。

學校裏的音樂、藝術、體育、家政、設計與科技等科目,經常被視為邊緣的科目,未有得到合乎比例的重視。可是在現代社會,對生活質素日趨重視,亦講求創意,以上科目對學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學校應亦可嘗試將不同範疇的科目結合,設計跨科目的學習機會,同時亦應安排對這些科目有興趣的同學,接受更持續及深入的培訓。

基本能力之上......

處身於變化速度越來越快的社會,個人需要有更強的適應能力和靈活性。因此學校教育應該有更佳的平衡:在提升能力方面,應著重基本能力的培養,例如語文能力、資訊科技能力、自學能力。其中自學能力尤關重要。我常打趣說:有了互聯網三寶,Wikipedia、Google、Youtube,有甚麼是不能夠自學的呢?未來學生的成就,很大程度取決於他的自學能力和持續學習的動力。

除此以外,我們應該提供更多機會,讓學生多作嘗試,發掘個人興趣,發展多元智能,培養多方面的技能。或許當中有不少學生將來會成為斜槓一族呢!當然還要培養基本待人處事的態度,做事負責,既有獨立見解,亦同時能與人合作。

總結

傳統的升學就業輔導,簡單而言,可說是基於「一一對應」(One-to-One Correspondece)的概念:將學生的能力與各類型工作的要求對照,從而得出最適合的配對結果,然後作出建議。但是在工作要求多變、工種多變的情況下,這種配對的關係便複雜得多。

未來充滿變化,充滿各種可能,從以上的分析可知,最佳的應對策略,是幫助學生發掘自己興趣、發展多方面的才能、培養積極面對變化,持續學習的態度。在生涯規劃的過程中,學生不宜過早將自己定型,應該有隨時面對工作要求改變的預期,甚或一身多職的情況。老師應該創造機會,讓學生接觸不同行業,考慮範圍不應限於傳統職業,對新興行業更應多作介紹,除了擴闊視野之外,同時增加他們選擇就業模式和職業身分時的想像空間。

註一:
香港青年協會(2016)。新生代的彈性就業模式。香港:香港青年協會 青年研究中心。

註二:
Alboher, M. (2007). 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 New York: Warner Business Book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