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分事實和意見〉戚本盛

思辯能力是「後真相」年代公民必備的素養。素養之一是「尊重事實」,所謂「尊重」,就是直面,就是不容「非事實」跟事實混為一談,像美國白宮官員自鑄新詞Alternative Fact(「另類事實」),便是魚目混珠的下三濫舉措。

其實,事實在思辯中雖然有其重要位置,但不代表非事實就全部是壞事,例如意見,包括分析或評論等,雖非事實,但可以很有價值(也可以很缺乏價值),不過,非事實之中,如果不是事實,甚至不符事實,卻硬要說成為事實,則往往是說話者想自己的話具備事實的力量,才會以說了事實自居。

像上述的白宮官員,眼前放了明顯的否證自己言論的事實證據,自己思考或說話過不了理性的一關,難以再狡辯下去,才退而求其次,說甚麼「另類事實」,希望產生一種效果:另類事實也屬事實,可以作為其言論的事實根據。這樣的話語,已不是甚麼化妝或SPIN了,而是指鹿為馬、以錯為對。

「另類」概念,針對的是對錯二元對立的思維,要在非對即錯以外,找出其他的可能性,例如既對亦錯、大錯小對、多對少錯和無所謂對或錯等等,如同在黑白以外,有很多的不同顏色,有黑白之間的不同的灰,也有黑白色譜以外的紅、綠、藍等等。可是,超越二元對立的想像,決不是鼓勵以黑為白、以錯為對、以不符事實為事實。

指鹿為馬、魚目混珠是兩種很基本的對事實的不尊重,必須明辨,予以駁斥。也有一些人,或者不是出於有意圖的不尊重,而只是區分不了事實和意見,只是以為以「事實」作為修辭,以為說自己所論是事實,便有力得多。對此,區分事實與意見的教育,便十分重要。

最近七名警員毆打曾健超案罪成被判刑,不少人認為判刑過重。「有人認為判刑過重」作為事實,重點在於「有人認為」,無論人數多少,只要「有人認為」,則全句便屬事實。

但是,「判刑過重」只是意見而非事實。即使多麼有道理,依據的是與其他適切於比較的案例的判刑,「過重」的觀點,仍然是意見而不可能是事實(同樣,認為量刑合適或過輕的,也是意見而非事實),只是,在爭辯的過程中,面紅耳赤也好,平和忍耐也好,不少人都會補上一句「這是事實」甚或「這是客觀事實」,對此,聽者只好「同情地理解」,把這句話解讀為「強烈認為」之類,而箇中的基礎,是區分事實與意見的能力,這也是後真相年代公民必需具備的思辯素養。(論證的教學之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