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供紙教的是面對事實〉戚本盛

如果說「尊重事實」是一種科學精神,則這裡的「科學」,與其理解為狹義的自然科學,不如看成為不同學科之間共有的嚴謹的治學方法,其實,豈止是治學,為人處世、待人接物同樣需要如此嚴謹的尊重事實。學校過程中培養學生尊重事實的教學機會不會少,作為教師教授不同學科時,班主任為學生之間的齟齬排難解紛時,課外活動學會顧問和學會幹事籌劃活動時,都大有機會和責任,引導學生面對事實、尊重事實、以事實為論理基礎。

這是批判思維的第一步。比方說,遇有學生違規事故,負責訓育的老師不少都要求學生回憶事故發生始末,並寫在規定的表格上作書面記錄,不同學校的師生,多會不約而同的戲稱這記錄為「口供紙」。當然,這是戲稱,不可言真,因為訓育到底是教育的一環,與執法者維持治安有根本上的不同。

標明事件的時間、劃出反思欄,均可以使一張口供紙也能發揮面對事實、尊重事實的功能。沒有現實的人或事可以脫離時間的,因此,時間(特別是時間的線性序列)可以協助釐清事件,口供紙上特別標出一欄日期、時間,可以讓學生記錄時習慣以時日作導引,按時序記錄後,也較容易發現遺漏了甚麼。處理事實時,能養成這種按時日序列的方法或習慣,是十分重要的。

如何促進學生反思,無論是元認知,或情意範疇的反思,或批判思維中知己知彼、同情理解或早佔先機(preemptive reasoning),均是目下教學情境表現較弱的地方。究其原因,主要是大班體制以及課程緊迫等,而不是因為二者的思維層次較高階,在我自己的教學和與學校教師協作的經驗裡,中小學生能表現高階思維的例子是並不罕見的。

想將並不罕見的事例發展為常態,上述的課程和師生比例的瓶頸必須打破,在此之前,善用口供紙之類的機會,是沒辦法中的辦法,美其名可說是滲透式的,實際上則是「馬死落地行」的務實應變。國外媒體以FACT CHECK對應「雄辯勝於事實」的政客,培養公民批判思維的起點之一,便是面對事實的素養,或許這本來是應有之義,甚至放諸本能,不必多談,但觀世態發展,不必多談也要變成煞有介事,雖然可悲,卻屬教師必須面對的現實。(論證的教學之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