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部的那些事兒——「同學,你平日是怎樣學習的?」〉陶亨、李文浩

為了解學校需要,計劃的數據部會透過不同方法收集數據去診斷學生的學習狀況,透過與其他學校比較瞭解學生水平、剖析校內學生差異,所得結果往往也能引證校內教師的觀感。訪談學生是其中一個環節。面對校外人,同學大多都不介意講出他們的心底話,也讓我們更了解冷冰冰的問卷數字,如何體現在一個個活生生的學生身上:

學習動機是其中一個我們最感興趣的主題。何以一些學校的學生朝氣蓬勃,愉快學習,一些學生卻會專心致志,寄望下課鐘之將至?談到學習,除了「三多」(功課多、考試多、活動多)之外,也常常會提到學生同儕之間的壓力。半趴在桌上的學生A說:「有時溫習考試時也想偷懶上一下網,一上Facebook就會見到鄰班的同學post上教科書的照片,加了黑白filter的,caption寫『終於溫完第一次了……』嘩!他們是用『次』來做單位的,我溫到一半都未有。鄰班的朋友又會去like,『好惡頂』。」說到同儕學習氛圍對學生學習動機的利弊,筆者有時會罩上某某理論大傘子,但似乎學生的心底話,更能觸動教師去探視如何引導學生看待學習上的競爭。

對於課堂教學,同學也不缺看法。談到同學們最欣賞的老師,斯文淡定的學生B認真的想了一下,表示他最欣賞地理科教師所整理的講義筆記。那與其他老師大多取材自教科書的筆記不同,這位老師會搜集整合課本外的資料、時事趣聞為素材。當筆者待他繼續說着地理課堂如何如沐春風,一位同班的爽朗女同學大刺刺地打斷:「你唔係真係會睇嗰個阿sir 啲嘢下話?份筆記咁長,溫半個鐘都唔知有幾多考試會出返啦!」學生B看起來不甘心,但也不願爭論,只悻悻的回應:「但這樣才真的會令你明白……」究竟誰是誰非?是老師未清楚學在認知上的需要?抑或在考評壓力下學生變得太功利?筆者未看過那份老師的筆記,對學生的學習狀況也只限於短短的訪談,不敢武斷;只能向教師分享觀察時覆述情節、引證數據、帶動討論,把判斷還給老師。

又有一次,與小學生談到日常溫習習慣,胖嘟嘟的學生C托起擱在鼻樑上大眼鏡框,說起來字字鏗鏘:「做功課啱曬唔等於識曬。功課睇堂上學到嘅嘢可能只有嘅五、六成左右……返到屋企要問自己學咗咩、關鍵在於咩,要概括地寫落筆記。」語畢,筆者驚訝這位小五級學生說着話時的自信及老練;稍回神,同組的學生繼續說着同樣老練的話,筆者彷彿看到學生們身後重重身影,幾多父母的叮囑、老師的教誨、成就的加持……

以上片段,有時候會出現在教師發展日的簡報中。出於好奇,筆者特別留意在席老師聆聽時的反應,高興看到大部分老師都認真地聽,聽着學生心底的話,對事不對人,推想學生想法背後的原因,以及個人教學上及其他因素怎樣影響着他們。大概有一刻,老師心裡想着某一個學生,想像自己也能放下身分和過去,像個朋友,親切的問一問,「同學,你平日是怎樣學習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