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混合學習」為旗幟的學校改進> 陳鴻昌

在2019冠狀病毒病的影響下,教育界在過去大半年面對翻天覆地的改變。本文就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與教育界前線同行這段艱辛之路的所見所聞,探討學校在疫情下的危機處理中,意外地發現網上學習的一些優點,從而帶動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為旗幟的教育改革。本文嘗試歸納當中的重點,以供業界參考。

不同持分者所發現的網上學習優點

在疫情初期及停課安排下,學校及教師多探討網上教學的平台及工具,以應付當時的需要。隨著在家學習時間延長,教師的關注便漸漸從學習進行網課的電子技術,轉而探討網課的教學方法。這個極速蛻變,實是香港教育界的突破,也是業界共同努力的成就。在這蛻變過程中,不同的持分者皆面對不同程度的困難,並懷著不同程度的憂慮,與不安的感覺共存。但出乎意料之外,無論學生、教師或家長,都非一面倒地把這類網上學習視為全面地劣於實體課堂學習,反而不約而同地察覺一些優點:

一、在學生學習方面,一些強勢學生在沒有正規課堂時間表下自主學習,縱然有些日夜顛倒,但成績竟有進步。與此同時,不少教師都異口同聲地說,發現一些過往在課室內羞於發問的學生,在網課時竟然勇於在聊天室以文字發問,教師亦把握此良機,不介意在網課後以遙距形式,跟進小組或個別學生的問題,讓他們取得顯著的進步。

二、在教師敎學方面,有些學校在網課中試驗同科全級一同參與網上大課,由原來任教該級的其中一位教師主講。在大課後,再把一些課堂轉為導修課,解答學生的疑問,這種大學化的教學方式,大大提升了學習效能。其次,一些教師過往在星期六早上為高中學生補底,補課時間可能只有個半小時,但卻可能需花上近兩小時交通時間,結果花上整個早上。然而,以網上教學,教師在早上九時正開機,完結時只不過是十時半,大大節省了交通時間,卻能達到相近的效果。

三、不少家長發現,一些教師在上載教材及學習資源到網上平台時,順便會給家長一些溫馨提示,例如需要做資源庫中哪些作業,暫不需要做哪些。在網上平台,更可一目了然地看到已派發、欠交及已完成的功課,並可查閱教師已批改的功課,顯著地強化了學校跟家長的溝通,讓家長更易於協助子女學習。

從危機處理到規劃下的轉變

正因上述各種網上學習的優點,各持分者皆想,當一天疫情過去,我們是回到以往的課堂教學模式,還是可以保留網上學習的一些優勢?繼而,業界便討論將來如何結合實體課堂及網上學習的優點。就在這背景下,混合學習便成了業界的熱門話題。學校亦由原來面對危機,漸漸過渡至有規劃地進行轉變(planned change)。這可能是繼新學制以後的一次重大教育改革,對於每一所學校而言,牽涉跨範疇(管理與組織、學與教、學生成長支援)及跨層面(學校層面、科組層面、教師個別層面、學生層面)的轉變,學校宜在整全式學校改進(comprehensive school improvement)的理念下,商討如何改革:

一、在管理與組織方面,學校宜有頂層設計,例如成立推動混合學習的核心小組,提升教師團隊的「資訊科技、教學法及科本知識」(Technology, Pedagogy and Content Knowledge,簡稱TPACK)的素養,以及向教師提供支援。此外,亦要有意識地提升中層人員駕馭轉變的能力,從而帶動整體教師的專業發展。

二、在學與教方面,除了學校層面的政策外,科主任的領導角色尤其重要。各科主任需要在混合學習的理念下,帶領校本課程設計,尤其需要在實體課堂、錄影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取得最優點,從而帶領共同備課、觀課及議課,以及調適評估設計。一般而言,各科組可先由一級起動,累積經驗後再推展至其他級別。(詳情可參閱本團隊「在新常態下科組領導的角色」系列的文章)

三、在學生成長支援方面,宜培育學生在混合學習模式下的學習習慣、技巧及態度,並制訂相對的訓輔政策。此外,學校亦可探討在混合學習下的優勢,如打破時間及地域限制來安排班主任課、學生小組輔導及聯課活動等,以增強培育工作效能及效率。

結語

最後,筆者必須強調,以混合學習為旗幟的改革,絕非單純在原本的實體教學之上加上網上學習,這樣非但令教師及學生同時百上加斤,也無助於增加學習效能及效率。改革的神髓在於結合實體教學及網上學習的優勢,其成功指標在於開發期過後,無論教師及學生的工作量都不應超出過往,但能促進學生有更佳的學習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