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公開試評估回饋學與教──以文憑試中文科為例> 袁漢基

現時,學校運用公開試的評估數據及表現回饋教學,日趨普遍。然而,除了現行多側重數據的比較之外,筆者認為評估的檢視和分析可更全面及細緻,好讓評估對學與教的回饋,更臻完善。以下筆者嘗試運用文憑試中文科試卷作為例子,提出幾點運用公開試評估,回饋學與教時值得關注或改進的地方,以供參考:

一,分析試題有助回學與教

一般而言,學校多就官方提供的公開試報告檢視校內學生於不同題目的整體表現,例如學校會參考該校學生跟全港日校學生相關的數據表現,而較少對題目作出細緻分析,試看以下表一的內容:

表一:2019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8、9、10「校」學生與全港日校學生表現數據

由上表可見,對考題的分析相對較少。因此,筆者建議可設定相關項目,然後就題目逐一分析、疏解,以助回饋學與教。以下表二是對公開試考卷題目作不同方面的處理、分析。

 

表二:2019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8、9、10分析

基於以上的處理、分析,我們可以有以下的做法:

  1. 針對考材的體裁和主題,可在日常學與教的材料上,選取一些較具深度,涉及社會、文化、人性、國民性的文章閱讀、設題,藉以提升學生對相關主題的認識及高階思維能力。
  2. 針對試題的考核重點、性質、設題取向,參考公開試的理念、模式,作日常的訓練及測驗、考試等評估的設置,讓學生有更多機會和更全面地掌握不同層次、性質的理解及表達能力,例如綜合、概括、分析、闡述、評價、比較等能力。
  3. 針對題型、內容、難度、分數,在日常課業、評估等適切地布置考問的題型(如填表、短答、長答、多項選擇、三式判斷等)、內容(如考問比喻、人物分析及評價等)、難度及分數,以照顧不同學生的能力和需要。

教師如以團隊形式,仔細分析公開試題目,共同切磋琢磨,相信對公開試的認識及日常教學均能有所提升和改善。

 

二,針對強弱表現揚長補短

在官方給予學校的公開試報告中,有全港日校與「貴校」學生考試表現的比較,從中可看出學生的強弱長短。以下表三的分析中,題14、15、16同樣考問文章中的人物,但重點不同,如與全港日校學生比較,容易發現「貴校」學生表現的強弱所在。

表三:2018文憑試中文科卷一閱讀理解,題14、15、16分析及數

就以上例子,「貴校」學生於分析人物形象題目(題14)的得分百分較全港考生為高,意味「貴校」在這方面的學與教有一定優勢。因此,教師可在原有的基礎上,總結成功的因素及經驗,擴大及發展優勢,令學生在這方面更能發揮所長,於公開試取得更佳成績。

相反,「貴校」學生在理解、分析、說明人物感受方面,表現明顯遜於全港日校考生(見上表題15、16)。因此,教師宜仔細分析原因,會否因為日常在相關方面的學習材料不足,或教學上較少深入分析人物感受,又或校內的評估考問偏於浮淺,以致學生在這方面的能力偏低,表現較遜。上述種種,教師可就相關評估數據,針對學生的弱項,反思學與教,於課程內容、教學方法、課業評估等方面,作適切的補短及改善。

 

三,提出可行有效的改善

善用公開試評估數據及表現,並配合細緻的分析方法,有助提出可行有效的改善建議。以下表四為2018年文憑試中文科指定篇章文言字詞考核的整理分析。

表四:2018文憑試中文科卷一指定篇章文言字詞考核整理分析

就以上的整理,部分學校試提出改善教學的建議,但未必可行有效。以下是甲、乙兩校分別就校內學生表現提出的改善建議:

甲校:印備文言「一詞多義」總表給予學生,共二百個字詞,定期測考。

乙校:加強學生對「古今詞義」、「詞類活用」的認識。

 

上述兩校的改善建議,未必可行有效,原因是甲校提供的字詞數量太多,欠重點、分層,學生要花大量心力、時間應付單一項目,做法有欠實際。能力較低的學生,可能力有不逮,望而生畏,放棄學習;而能力較高的,也可能會考慮付出與收穫未必成正比,從而影響學習的動機。因此,類似的建議可行性較低。

而乙校的改善項目則欠針對性,頗為空泛。雖然「古今詞義」、「詞類活用」就學習文言來說屬於重要項目,但對此類詞解題目幫助不太直接,短期也難見成效。因此,以上皆不算有效的改善建議。

 

筆者認為,就上表而言,其實考核範圍已定,教師可就指定的篇章精取字詞,歸納表列,以便施教與學習。另外,如上表已就題目分析難度,可為不同能力的學生訂立學習目標。具體而言,從十二篇指定篇章精選常見常考的九十個字詞,分高、中、低難度編好,按學生能力,妥善安排學習目標及進度,循序漸進。如此,相信改善建議更見具體可行,成效易彰。

下載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