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一樣的觀課」提升專業能量> 陳鴻昌

緣起

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團隊在過往大量支援學校的經驗中發現,自2000年初教育改革以來,絕大部分學校已發展校本觀課制度,教師大多參與不同形式的觀課活動。然而,部分學校的教師每年合共花費大量時間及精力於觀課,卻未必達到學校領導層預期的效果,實是可惜。有見及此,QSIP團隊與一些學校合作,期望突破此關口,讓教師投放在觀課活動的精力,用得其所。本文總結有效的經驗,讓讀者參考。

 

觀課模式的演化

考績式的觀課由來已久,觀課者是授課者的上級人員,目的在於評核教師表現。隨著2000年初教育改革,不少學校開始發展同儕觀課,目的在於促進專業發展。在推行初期,不少學校期望每名教師每年可觀一名同事的課堂,而每名教師亦需要開放一堂,讓同事觀課。這種「觀一堂、被觀一堂」的模式曾經流行一時,可說是啟動了同儕觀課的意念。及後,不少學校陸續發展出更具焦點的觀課模式,包括:

一、課題式觀課:通常是數名同科教師組成小組,針對某些課題進行研討,甚或共同備課,隨後才觀課。這類觀課的焦點不是評核個別教師的教學表現,而是檢視共同商討的教學策略是否有效,一般會在互相觀課後進行檢討會,以優化該課題的教學方法。

二、教學法式觀課:通常是在全校或某科組推行某種教學方法下而進行的觀課,目的是增加教師交流機會,讓他們更能掌握該種教學方法。例如早年不少學校嘗試推動合作學習,因而安排這類觀課。及後十數年,進行這類觀課的目的多與推動學校的關注事項掛鉤,例如照顧學習差異、促進自主學習等。這類觀課的焦點尚算清晰,而且除了同科同事觀課外,亦可擴展到跨科觀課。

三、自我觀課:這類是拍攝自己的課堂,由教師自行觀看,進行反思。部分教師認為,若不需要呈交拍攝片段給上級,反而有利教師真實面對自己的課堂,對促進自我改善的效果更佳。

 

以上各種焦點式觀課,在效能上已有所提升。然而,觀課者大多坐在課室較後位置,雖偶有巡視學生狀況,但不少觀課者心態上仍以觀看教師表現為主。而被觀課的教師,仍覺得觀課者是來觀察自己的表現為主。

 

不一樣的觀課

隨著教改的發展,世界各地皆倡議「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隨即也發展出「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這類觀課,與上述觀課有以下區別:

一、觀課者的行為:觀課者大多沒有固定座位,大部分時間站在課室不同角落,或在巡視,以觀察教師授課期間,不同學生的即時反應,例如他們與同學的對話,或是他們在筆記記下的東西。

二、觀課者的心態:觀課者的目的,是協助授課者找出學生在課堂上遇到的困難,從而在議課時,共同商討如何調適教學,以改善學生學習。因此,觀課者提出的建議,應是建基於現場所見學生的反應而提出,而非直接推介觀課者過往自身教學經驗所得的「良好教學法」。觀課者目的也不是要查找授課者的不足,在議課時的對話,大多以學生的情況或問題出發。

 

換言之,觀課者與授課者其實是合作夥伴,期望共同找出學生在教師施教時的困難,一同商討如何解決,以優化教學方法。一些學校的科組,結合「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與「課題式觀課」,非但能提升參與教師的教學效能,還把議課檢討會議上的討論重點,以不超過一頁紙的點列方式記下,讓明年教授同一課題的教師參考;這是累積科組知識的有效方法之一,長遠能提升整個科組團隊的教學效能。而學校亦可善用「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配合關注事項,增強教學效能。

 

結語

其實,如何觀課,當然有校本及科本的考慮。然而,最重要的是能締造開放的學校文化,教師視觀課為日常促進教學工作的一部分,在同儕之間建立觀課者與授課者的夥伴關係,而非一件「額外」工作。這樣,無論觀課者與授課者,皆能善用觀課及議課時間,達到提升教師團隊專業能量的目的。

 

下載全文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