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改進的七項原則> 林錦芳

香港自2001年開始推行教育改革,一方面官方在課程與教學層面,引進不少革新方案,包括先後納入四個關鍵項目(德育及公民教育、從閱讀中學習、專題研習和運用資訊科技進行互動學習)[1]、推行新學制及新高中課程等,另一方面民間也隨著教育改革的浪潮,採用適異策略以照顧學習多樣性(如合作學習、通達學習和分層課業)及以教學設計來促進學生的自主學習(如翻轉課堂、導學案、學思達教學法及各式認知和元認知策略)。這些方案各有特色,但學校不可能照單全收,全盤採用,而要因校制宜,決定優次和有所取捨。

 

Guskey總結的七項學校改進原則

美國學者Block、Everson和Guskey在1995年編有School Improvement Programs: A Handbook for Educational Leaders一書,邀請了多位專家就學校、教學、學習及評估四個層面,對西方社會當時最流行的十八個革新方案,分析其理論基礎和實施成效。Guskey為全書作總結時提出了七項原則,期望學校留意。這些原則對香港學校的革新改進,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第一項原則是「大處著眼,小處著手(Think big, but start small)」。「大處」指學校的辦學宗旨和發展計劃,「小處」指革新方案在某個學科、某個年級或某個課題的實踐應用。對於陌生的方案,學校應有試點的觀念,透過較小規模的實施,總結經驗,解決困難,看其成效,再作推廣。學校改進是在頂層的規劃下,由點到面的逐步推展,不可能一步到位,也不適宜一下子就全面舖開。

第二項原則是「轉益多師(Stand on pretty tall shoulders)」。學校改進不能「土法煉鋼」,胡亂推行。每種方案都有其理論基礎和實施細節,教師對理論要有所了解,對細節要有所把握,才能有效地執行工作。課程與教學改革,是科學化的煉鋼,而不是大躍進式的盲幹,否則費了氣力,得到的只是廢鐵。

第三項原則是「校本試驗,循證為本(Field-tested and evidence-based)」。由於每所學校都有其獨特性,改革必須聯繫實際情境,對引進方案的內容作出調整和修訂,並以實證來檢視成效。

第四項原則是「充實而非取代(Enhancement, not replacement)」。引進革新方案,是要彌補現行方法之不足,迎新不一定要棄舊,而是在新舊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點。近年有些課堂,盲目抄襲外來的教學模式,例如不理會課題的需要,隨便採用合作學習,課堂表面上熱熱鬧鬧,但學習的含金量十分稀少。

第五項原則是「博採眾長(Integrate innovations)」。革新方案的提倡者,每每揚己抑人,誇大自身方案的成效,而貶低其他方案的可行性。Guskey指出,教與學的過程涉及許多環節,每個方案在設計上,都會針對特定的環節(例如合作學習適用於議題討論、通達學習適用於基本知識的檢測),教師因應特定的課題和學習任務,採用合適的教學方法,才可提高學與教的成效。

第六項原則是「團隊協作(Work in teams to maintain support)」。在改革過程中,經常會遇到障礙,教師組成學習共同體,交流意見,集思廣益,效果勝於單打獨鬥。

第七項原則是「聚焦學習(Have a clear focus on learning and learners)」。學生在學習上的進步,是檢視學校改進成效的主要標準,這方面要有量化的資料(如學生成績及APASO等情意數據),也要有質化的分析(如教師對學生表現的恆常觀察)。

 

結語

教育局在2003年制訂的「學校發展與問責架構」,建議學校須以「策劃、推行、評估」(Planning-Implementation-Evaluation,簡稱PIE)循環,編訂和執行發展計劃,並定期檢視各項工作的成效。Guskey提出的七項原則:改革要有試點、有理論基礎、循證為本、新舊方法結合、課題與教學法相配、團隊協作及聚焦於學生的學習,可納入PIE循環之中應用,令學校得以聚焦、深化和持續改進。

 

參考文獻

Block, J. H., Everson, S. T., & Guskey, T. R. (1995). School improvement programs: A handbook for educational leaders. Scholastic.

課程發展議會(2017)。《中學教育課程指引》。課程發展議會。

[1] 課程發展議會(2017)及後把四個關鍵項目改稱為:「德育及公民教育:加強價值觀教育」、「從閱讀中學習:邁向跨課程閱讀」、「專題研習:達至跨學科整合及應用知識與技能」、「運用資訊科技進行互動學習:促進自主學習」。

下載全文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