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全式學校改進(三):裏應外合> 陳鴻昌

本文承接上期[1],結合文獻與QSIP的實踐經驗,討論校內能動者(Internal change agents,簡稱ICA)與校外能動者(external change agents,簡稱ECA)在推動學校改進的過程中,分別擔當的角色。

過往一些大型的整全式學校改進計劃(如美國的ASP[1]、英國的IQEA[2]、香港早年的ASQEP[3]及QSP[4]等),都期望學校於啟動階段便能成立具代表性的核心小組,成為主要的ICA,與ECA保持緊密的溝通,推動及監察施行改進方案,在不同時段提供行政支援。

根據QSIP的經驗,在學校與QSIP合作的過程中,一般而言,學校領導層及一些因應校情而挑選的核心小組成員,便是主要的ICA。然而,近年亦有一些學校校長或副校長本身有較清晰的構思及部署,他們會以個人方式主導聯繫QSIP,然後根據不同時段的發展需要加入不同教師參與策劃,這種彈性而浮動的核心小組,也是有效的。在這種情況下,校長或副校長作為ICA的角色,便更為突出。而作為ECA的QSIP團隊,一般會擔當多重角色,主要包括技術專家、促導員、諍友及知識傳遞者等[2]。下文將沿上期的思路,依據下圖,簡述在整全式學校改進的三個階段,ECA及ICA分別擔當的角色。

啟動改進

在啟動改進的階段,QSIP團隊會擔當技術專家的角色,為學校把脈。由於團隊沒有校內人士的各種工作關係,能較中立地看出問題,更準確地排列問題的優次,從而提供初步的改進方案。而學校領導的優勢,是高度熟悉校內的人事關係及歷史因素,知所進退,能減低發生各種不必要衝突的風險。因此QSIP與學校領導聯手制訂學校改進方案,方為上策。

正如上期談及QSIP團隊會把握機會,在啟動階段初步透過全體教師工作坊及會議,輸入有關技術。這時,QSIP團隊仍主要擔當技術專家的角色。而核心小組的角色,便是在事前作行政配套,例如安排教師發展日,以及初步商討教師工作坊的主題及流程。不過更重要的是,核心小組在事後推動教師,嘗試實踐教師發展工作坊的意念,或推動科組領導或功能組別負責人帶領其組別作試驗,這是外人無法替代的。

 

實踐改進

踏入第二階段,QSIP團隊會按校情與選定一個或多個組別協作,以實踐在第一階段引進的理念及技術。校內核心小組會調配資源,例如減低主要參與教師的其他工作量,為會議、共同備課等活動規劃時間,鼓勵選定組別教師作出新嘗試。在試驗過程中,QSIP團隊會因應教師的前備知識、技能及態度,遊走於技術專家與促導員的角色之間,逐步進行技術轉移。在QSIP的個案中,一些學校發展主任(SDO)保持外人的中立身份,方便解決或舒緩各種內部矛盾;另一方面,一些SDO會融入作為校內的一份子,與教師一起面對由試驗產生的困難,成為他們的同行者。

在試驗期間,學校領導適宜擔當監察者及行政支援者的角色,一方面確保選定的教師走在試驗的軌道上,另一方面要為試驗列車除去路軌上的沙石,例如各項工作的「撞時」及「撞人」等,以增強他們對試驗的信心。而SDO則會擔當諍友的角色,為教師的試驗提供意見及促進反思。更重要的是,SDO會比校內人士更敏感於捕捉「小成功」以及歸納其成功因素,並促成校內分享階段性的成功經驗,以鼓勵更多教師試驗。

 

鞏固改進

踏入第三階段,SDO會更著重技術轉移,為「撤退」鋪路。SDO一般會與有關教師合作總結經驗,繼而在校內擴散優良策略。另一方面,學校領導層需要把握時機,把優良做法制度化,成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如此同時,學校領導要團結各試驗小組,發展成為一個或多個學習社群(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ies),以持續檢討及優化各項工作。SDO也會抓緊時間,為後續發展提供顧問意見。

 

結語

上述只是大約地描述ECA及ICA的主要角色,這些角色皆沒有必然的公式,而是因應校情及當時各人的互動而變化,也可能出現更多不同的角色。然而,神髓不在於ECA及ICA角色的多少,而是ECA及ICA分別發揮各自的優勢,並因應情況而相互配合,才能促進持續的學校改進。讀者可參考本團隊另文變革能動者的角色與互動〉[3],以透過實例,更了解當中描述的角色。

 

附註

註[1]:可參閱〈整全式學校改進(二):改進的階梯〉 https://cutt.ly/ZxDmOpN

註[2]:根據外國文獻(Ainscow & Southworth, 1996;; Harris, 2001; Kuijpers, Houtveen, & van de Grift, 2019; Smeed & Bourke, 2012; Tajik, 2008)及本地著作(梁歆、黃顯華,2010;陳可兒、李文浩、黃顯華,2010;黃琳,2013;Chan, 2009; Chiu, 2004; Lee, 2004),以及QSIP的經驗總結,ECA擔當以下主要類別的角色:

技術專家(technical expert) 分析資料、判別學校的強弱項、提議具體的改革策略及方法、為學校注入新理念及技術等。顧問(consultant)、權威指導(authority)也屬於這類別。
促導員(facilitator) 引導學校領導人及教師找出問題及尋求解決方法,而非直接提供答案,過程中培養教師對新方法的擁有感,以促使教師發揮創意及提升教師工作動機。
諍友(critical friend) 有技巧地給予學校領導人及教師建設性的回饋,或促使他們自行檢討,以認識他們自身的問題所在。
知識傳遞者(knowledge transferrer) 這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促成校內教師分享,第二類是跨校交流。除了刻意創設交流平台,ECA在各校工作的過程中吸收及衍生大量知識,到其他學校工作時,已無形中帶着這些知識和技術到校支援,形成隱性的知識傳遞。

註[3]:可參閱〈變革能動者的角色與互動〉 https://cutt.ly/0xDmDI0

 

Reference:

梁歆、黃顯華(2010)。大學與學校協作下學校發展主任的理念、策略與角色——香港優質學校改進計畫的個案研究。《教育研究集刊》,第56輯第1期,頁99-126。

陳可兒、李文浩、黃顯華(2010)。大學與學校協作下學校發展主任的角色:「專家」與「夥伴」的再探。《教育學報》,第38卷第2期,頁41-69。

黃琳(2013)。影響持續學校改進的因素:變革能動者的角色(未出版博士論文)。香港中文大學,香港。

Ainscow, M., & Southworth, G. (1996). School improvement: A study of the roles of leaders and external consultants. School Effectiveness and School Improvement, 7(3), 229-251. doi: 10.1080/0924345960070302

Chan, H. Y. P. (2009, May). Expert? Collaborator? Or a pair of hands? Autobiography of an external change agent accounting for the process of role negotiation in the context of university-schools partnership. 3rd Cross-strait School Improvement and University-School Partnership Conference, Macau, China. Retrieved from http://www.fed.cuhk.edu.hk/~cthk/paper/issue2009/04.pdf

Chiu, C. S. (2004). School improvement through a university-school partnership: A case study in a Hong Kong primary school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Durham, England.

Harris, A. (2001). The role of external change agents in school improvement. Improving Schools, 4(1), 20-23.

Kuijpers, J. M., Houtveen, A. A. M., & van de Grift, W. J. C. M. (2019). Effects of professional support in school improvement. Educational Studies, 45(1), 113-130. doi: 10.1080/03055698.2018.1443798

Lee, J. C. K. (2004). Accelerated schools for quality education: Initial experiences of school change. In J. C. K. Lee, L N. Lo & A. Walker (Eds.), Partnership and change toward school development (pp.53-79).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Smeed, J., & Bourke, T. (2012). Teachers' perceptions of the use of an external change agent in school curriculum change. The Australian Educational Researcher, 39(2), 207-220.  doi:10.1007/s13384-012-0059-7

Tajik, M. A. (2008). External change agents in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Improving Schools, 11(3), 251-271. doi: 10.1177/1365480208098390

 

[1] ASP: Accelerated School Project

[2] IQEA: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for All

[3] ASP: Accelerated School of Quality Education Project 香港躍進學校計劃

[4] QSP: Quality School Project 優質學校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