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學生,又是我老師〉趙志成

我有一位學生,已有十多年教齡。五六年前轉到一間「屋村名校」任中四、五英文科教師。所謂「屋村名校」,是指主要取錄第一組別學生的EMI中學,學生多來自屋村,成績好,上進心強,動機高,也有一些跟不上學習的亦相當令人頭痛。我學生任教的學校成績非常好,學校和學生就好像為考試而活一樣,學校罰則嚴謹,動輒記過,教學亦較傳統保守,學生有點功利、退縮怯懦,但亦有點反叛。我的學生很守規矩,很怕事,很純,非常勤力,終日埋頭改文改卷,而且改得很細緻,也從不質疑學校的措施是否恰當,學校叫做甚麼就做甚麼。她是訓導組的一員。

我們有時通通電話、電郵,談談教學狀況。

「老師,這兩晚睡不穩,明天會考放榜,我心忐忑不安,怕他們考得不好。」

「很開心哩,同事們都圍著我,恭賀我教的一班成績特別好,去年教『差』班又全班及格及增值,問我有甚麼法寶,哪有呢?看著他們渴望的眼神,我總是覺得不努力便對不起他們。」

「我很替一個女同學高興,人人都認為她必然不及格時,她英文竟得了C,而且很多科也考得好,能升中六,年初我見她科科不及格,與她細談,又知她很喜歡繪畫,我送了一本畫冊給她,她很感激的望著我,說會努力。哈,好夢成真哩。」

「老師,我想我也受學生歡迎的,昨天我到8元店買了很多中秋節的紙花燈給每個同學送一個,他們都非常高興,一齊拍掌歡呼呢!我跟他們說收禮物之前要想一想,願不願意努力讀書,一分鐘後,再舉手示意願意才取得禮物。哈哈,所有手也舉起來,我叫他們互相見證,互相鼓勵後才放下手來。很老套啊!」

「說起鼓掌真激氣,其他老師投訴我班太喜歡鼓掌,要我制止他們。哎!是我鼓勵他們用掌聲肯定同學的表現嘛﹗」

「老師,你有否儲起海嘯等災難的新聞報道,有就寄給我吧,我想給學生看,讓他們多點關心徬徨無助的人。」

「今天開訓導組會議,花了很多時間談欠交多少次功課要記過,如何記錄,通知家長等,我覺得很『無謂』,我自己很少收不到家課,而且我追得緊,鍥而不捨,學生都怕了我,不交功課的同學放學後都要排着隊見我,一是練Oral,一是讀勵志故事,有幾個天天都笑著來、練Oral,真拿他們沒法。」

「老師對不起,這幾晚電話都不通了。我每年都在學生會考前的個多星期,每晚打電話給五、六個學生,給他們一些鼓勵。」

「今天同事又投訴我班了,說課室內、黑板上太多格言,不整齊呢。去年Halloween,我把課室佈置好,以助教學,怎知放學後全給拆下來哩。」

「哈,我班除正、副班長外,還有十七個組長,是不是太誇張呀,不過他們都很興奮,樂意為同學服務哩。」

「同事們問我為甚麼如此有耐性照顧學生,我也不懂回答,可能我從小到大讀書都不出色,沒甚麼老師注意我,沒跟我說多少話,因此我認識這類學生的心理吧。」

「老師,我做事很慢,如何才更有效率呢?」

聽着說着讀着,我眼眶也濕了,也感到汗顏,甚麼發展計劃、行動方案、競爭指標,是為了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