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學雷鋒」〉趙志成

國內考察德育教育模式,除了課堂教學之外,亦粗略看到在大城市裡受歡迎的重點學校。在這些學校,學習的模式已較互動和多元化,道德教育亦由約束性、單向式轉為發展性、雙向互動式、多樣化和個性化的模式。

在瀋陽的一所中學的班主任課,主題是「傳承雷鋒精神」,我很自然的是聯想到灌輸式、政治化的道德教育,心中自有一套成見。但在教師的教學設計內,卻看到在「設想」教案的一欄內寫上:「當前社會道德教育普遍存在形式化、模式化的問題,而由此問題導致在當代中學生的道德教育過程中存在着知、行分離,致使過於理想化、政治化的教育泯滅了學生接受教育的主體性,導致教育中的個性缺失,從而使道德教育的目標設定乏力」,這是很有力的批判及反思,應與由上而下推動的「學雷鋒」運動有不同,我觀課時也帶著一點期望。

教師在設計上引入兩個元素:

  1. 透過多元化的感官刺激及體驗學習,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包括利用歌曲、圖片作導入活動,並讓學生朗誦、表演樂器及舞蹈,展示學生個別才華,及以小組形式演出三個情景劇。我猜想這類設計也認識到中學生已不能接受「乾巴巴」的思想灌輸;
  2. 在情景劇上加強了現代性,把社會現象,如在火車站乞丐詐騙的行為,提出來作探索和批判式討論,以使學生找到自己行為的準則。

讀者朋友們沒有在現場觀課的共同經歷,我也不花篇幅在此細意描述,只說幾點可供借鏡及討論的地方:

  1. 學生的整體能力水平都相當高,看他們的學習展示常令人讚嘆和欣賞,香港的學生在才華展示方面常有「比不上」的感覺,我常認為是本港的課程結構和聚焦問題,多於學生個人的能力,例如:本港學生所花於學習英文的時間遠超國內學生。
  2. 國內大城市的教師的交流機會及經驗已不少,在教育理念和學習模式的知識已經不錯,而且可能課擔不太重,在教師自我發展及能量提升上也相當快;香港的教師能接觸及學習的新教育意念更快更多,可惜在強大的工作壓力下,已沒有足夠時間及空間把學習沉澱及提鍊,在甚麼才是「有為、應為、不為」的判斷上受制度及原有系統,如班級人數及結構、職能分配、課程框架及內容等,被逼放下專業自主的原則,教師能量也沒機會提升。
  3. 國內與香港有相近學業水平的中學生,國內的語言表達能力特別好,在小組討論時是最扎實的,可惜我所觀看的課堂,仍止於學生向老師或全體同學表達意見,少於在小組內交換意見而真正建構或總結討論成果,此可能亦因為以往的學習都是教師主導,最後亦只能由老師總結他/她所一早準備的結語。屬於第一組別的香港學生可能在自信心上沒那麼強,在主動和勇於學習上確實要加一把勁。
  4. 隨著大量的國內與香港的交流,教師培訓的模式亦大有改變,亦有大學的專家學者到中小學為教師進行工作坊式的培訓,「歷奇式」及「輔導式」工作坊已甚為流行,但如何才能化「形式」為「實在」,仍需要一段時間消化所謂「互動」的意義,及更深層的「內化」體驗活動,包括跟進各類活動在個別學生所發生的影響,及如何把「體驗」結合思考與知識,香港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