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師專業發展日陪學生上課〉趙志成

在觀課的討論中,提到人有我有、應付式的、敷衍式的觀課,重點似變為「為記錄而記錄」,既花了時間,卻起不到提升教學效能的作用,毫無意義。當筆者到學校作教學上的專業支援時,常被要求在兩方面提供協助:

  1. 如何評核一堂課,有甚麼最完整、認受性最高的觀課表格以供觀課者填寫;
  2. 在觀課時,對教學策略或學科內容不大懂得時,如何提出令人接受的專業意見?

上述兩點是學校領導關心的問題,很多時想有一些量化的表現指標作客觀的評核,這種想法是從考績評核的公平性出發,就等如在教育學院實習時的評核表,或是領導評核下屬時的準則依據。事實上,校外評核亦以觀課評核表判斷施教者的表現,在所列出的項目(教態、組織、管理、教學策略)之下的細項上(表達能力、問題技巧、示範)打分,想「量化」表現。

評分加總 最不可取

我對這些細緻化、形容詞式的評核量表沒甚麼意見,隨便在任何有關教學及觀課的書本上,也可找出千千萬萬近似的表格和準則,也沒甚麼最具認受性的觀課表,反而很多時學校及教師誤以為把細項的分數加起來成為總分,排列教師的表現優次,最不可取。因為各細項在學習效能的重要性上不一樣,是不能簡單相加的,但當觀課的主要目的是考績,而不是為教師發展或專業成長的話,便墮入以量化、細緻的評分標準,套入需要質化分析的課堂表現了,我不反對量表式的評核,但不需太刻意,其實很多量化指標與整體教學表現的粗略專業判斷,都得出近似的結果。我較看重的仍然是學生的整體學習效果、他們投入學習的程度,參與課堂學習的時間及形式。當然,對新教師來說,具普遍性的表現細項亦有助他們設計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