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改革 Vs 現實的挑戰〉趙志成

在2010年3月29日香港教育學院舉辦的校長研討會上,筆者以「浪漫的改革Vs學習的現實」為題作了一個小演講,提出了很多教育及課程改革的意念及點子都是美麗而令人憧憬、有良好意願的;但當落實到全港所有學童的學習現實上,「落差」不但極大,而各項改革點子都未必具備基本認知及條件以作實踐,或被「異化」到被胡亂應用、不倫不類、有形無實的狀況。

「落差」大的主要原因是政策推行者無法理解大部分中、下階層家庭兒童的學習目標、心態、能力、條件及困難,很多時都把西方教育的美麗部分及國際化的競爭元素如奉綸音,卻忽略了本土教育情境及教育的改變要在原有基礎上發展。有教育界同工戲(氣)言,教育及課程改革是「上等人」的改革,只會導致中下階層的兒童更處於劣勢。我雖不盡同意,但很多新課程改革的要求,都需要學生有良好的家庭條件及學習環境才會有效,包括自主學習、閱讀、探究專題式學習、IT及各類校本評核等。事實上,西方教育看重個人成長和發展,不需統一處理和標準化學校教育的成果,而東方社會的篩選應試功利式教育卻揮之不去(不單是家長或學生,教師觀念及教學習慣更難改變),處理集體學習、忽視個人變成「常態」。

在學與教方面,各類從「形式」到「意念」的改革點子充斥,又因為學校不斷被監管者催迫要創新和改變,在繁忙(卻未必有效)的恆常教學工作下,便以囫圇吞棗的方式抄襲一、兩個教學形式,應付要求,卻少作教學效果的反思及探究,變得勞而無功。

在研討會上,筆者提出了以下幾個以供討論的意念:

  1. 幾百間小學都在進行小班教學,但不是要尋找一套小班教學的萬應靈丹教學模式。小班教學的效果,仍取決於學習目標是否恰當、多元教學策略能否令學生參與學習、教師的回饋是否適時適當,可參考「重塑」有效教學。我認為,小班教學是提供好教育的必須條件,而小班教學的最大作用是:作為教師,在較佳的教學條件下,我們應該有更強的敏感度,和有較多時間照顧學生,理解他們為甚麼學不到,反思後作更有效的教學。
  1. 學習差異(Learning diversity)是每個教師、每個班級、每間學校都要面對的問題,策略上當然可以在學生分組(grouping)及教學上作調整,但學生學習的進度和差異是揮之不去、永遠須面對的,也不應存有「我只懂教某類型學生、其他學生不應讀我的科」這種教學心態,能面對人的差異就是擁抱「人權」的核心價值。
  1. 「思維」(thinking)不應只是獨立框架式的訓練,而應是配合學習情境(learn in context)及學科知識的層遞學習(scaffold learning)。思維培育有三個組合(components),一種是直接以框架教思維技巧(teaching of thinking),如「六頂思維帽子」、SCAMPER等;第二種是 Teaching for thinking,即教師在學科學習情境的基礎上,設計有層次的提問,提出深一層的延伸問題、拋出困難(pose problem)、提供解難機會、接受學生回應、對學生的回答有良好反應,並鼓勵學生運用其擁有的天賦智能(native intelligence);第三種是teaching about thinking,即鼓勵學生常思考自己為甚麼會如此思考(think about own thinking),多反思學習的困難、自己如何應付學習、運用個人強項等等,也就是meta-cognition(元認知)的觀念。可能因為新高中通識科的考核要求,學校一窩蜂式的教思維框架,我是有點不以為然的。我認為教師要通曉這些框架,但卻須設計在不同學科或單元學習中有選擇地部分運用。同樣,「元認知」是內化的學習,是從小到大長時間的家長與子女、教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的互動而成形,不是「練」和「操」出來的,況且,又是中、上等專業人士家庭的子女較有條件「元認知」,很多時都要大量時間與個別學生及子女作深入傾談及討論才有意思,學校集體式的訓練「元認知」實有點奇怪。
  1. 回歸學本學習的原則:學得到才是學,所以要學得深刻(learn deep);教得有效才是教,所以要教得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