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趙志成

「差異」這個詞彙談教育的終極目標不在解決差異,而是接受差異,要建基在學生的習性和智能上,令他們進步。看來「進步」是老一輩的詞彙,現在時興說「增值」。

「增值」一詞,古籍未必有,九三年現代漢語詞典解釋為資產價值增加,想是洋為中用,add value 的意思吧。增值應為商業用語,現已在教育界廣泛使用。

我本科修讀經濟,後又讀測試與評量,對增值、標準、效率、成本效益、指標等詞彙不但不陌生,認為是量度效能的關鍵詞。

二十多年前,更曾為這個詞語着迷,緣於與教育界朋友有感於社會人士對甚麼才是好學校缺乏認識,只以學校在公開試中奪取優良和及格的數目及百分比來判斷學校好壞,忽視了學生入學時的基本水平和與畢業時的差距,提出量度這個差距的重要,就是「增值」的概念。簡單點說,當中一時整體學生成績優異,畢業時只是良好,學校不算稱職;中一學生成績差劣,會考竟有80%及格,是高增值學校。教育當局亦立即研究,製作了增值指標,亦確實提供了在學業成績上,非常重要的數據。

原以為這個增值概念,可為收Band 5 學生的學校大平反,肯定了教師提升弱勢學生成績的努力,只怕過分照顧學業,忽略學生在其他各方面的成長,朋友還極具信心,認為日後會發展出教育計量學,在德、體、群、美的範疇上也可計算增值。

現在看來,歷史悠久、收Band 1學生的減值學校門外長龍依舊;收Band 3 學生的增值學校不敢以此招徠;亂催谷增值、漠視學生習性潛能的為數也不少,好意念都異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