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子學生的班級經營〉趙志成

東北哈爾濱一所初級中學的德育活動,令人印象深刻,值得引介。該校以「生態體驗教育」為推廣德育的課研項目,希望在學校文化建設、班級管理以至學科學習上進行探索。 該校在非正確或隱性課程的活動中「建設班級」,跟香港相當流行的「啟發潛能教育」(invitational education)一樣,學校對環境文化的建設極為重視,牆壁上的繪畫、教學樓前的浮雕、走廊上的掛板、字畫、圖片等都出自學生和老師的手筆和心血,處處展現創意和亮麗的風采,這種環境的建設,香港的學校亦做得不錯。在初期常令人有一新耳目之感,但其內涵及持續性更值得我們深思。 該中學最突出的,也是國內慣於集體教育的制度下最優秀的文化體育活動的開展。例如千人同唱一首歌、全班同跳一根繩、多人合作一幅畫之類的活動,使學生體驗運動和藝術之美,也讓學生們找到自信和力量,感受合作和勝利的喜悅,這學校較特別的是堅持每天到操場上、陽光下鍛鍊一小時,進行校園「體育堅尼斯」破紀錄活動。在偌大的操場上,數百人同時間共同進行多類體育活動,確實見證到相互合作中活躍亮麗的學校生活。而千人同唱的歌也不一定是校歌、革命或勵志歌,很多都是各國的民歌,以至電視劇的主題曲等。我在想,這些集體活動在國內有其一定的習慣和文化,在強調個人發展的西方教育,以至受著中西文化衝擊的香港學校教育,有否借鏡及調適轉移的地方。 學校提倡要創建個性化班級、實現管理自治,建立和諧的師生關係,目標也就是希望班級成為學生們心之嚮往、快樂成長的地方。因此每個班級都有自己獨特的班歌、班訓、班徽及要有反映班級精神面貌、富有特色的班級網頁,而每學期初都進行一次重新的設計。這些其實與台灣,以至香港一直進行的「班級經營」工作同出一源,也是我的同事們到前線進行學校改進工作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協助教師們在處理弱勢及失去自信心、缺乏成功感的學生時,如何重塑他對學校的形象及產生好感,重燃學習的心火。這也是我數年前寫了《香港學校改進的關鍵因素及策略》一文時提及對收大量弱勢學生的中學,因傳統「谷」成績的方法無助這些學生學習,需實行一校兩制。為保學校成績,高班可以照樣「補課」,但中一學生一定要從班級經營著手,當他們愛上學校的人和事後,才輔以恰當的課程,強調課堂上的有效學習,才會有真正而持久的改進。不過,哈爾濱這所初中是受歡迎的中學,而我們一級學生的中學,除了保著學生的學業成績外,班級經營之風是否也值得參考呢? 我也總結了幾點反思: 在個人發展和集體活動之間,是互相排斥,還是相輔相成呢? 該初中學校共有七千多人,分四個校區,不在同一位置,我參觀的一個校區只有千多人,只有初中一,分二十多班,學生們在平等和安全的情況下進行學習和集體活動,是否導致其成功的一個因素呢? 大城市的重點中學,學生們都有良好的學習動機,就像香港七十年代的精英學生,在學習及展示時,雙眼都迸發出光芒,又漸漸接受西方式教學法薰陶,可說是未來希望所在。同時,看到不少城鎮及山區在教育上資源的貧乏,不感黯然,貧富差距之大,在教育上更為顯著。

Read more

〈不一樣的「學雷鋒」〉趙志成

國內考察德育教育模式,除了課堂教學之外,亦粗略看到在大城市裡受歡迎的重點學校。在這些學校,學習的模式已較互動和多元化,道德教育亦由約束性、單向式轉為發展性、雙向互動式、多樣化和個性化的模式。 在瀋陽的一所中學的班主任課,主題是「傳承雷鋒精神」,我很自然的是聯想到灌輸式、政治化的道德教育,心中自有一套成見。但在教師的教學設計內,卻看到在「設想」教案的一欄內寫上:「當前社會道德教育普遍存在形式化、模式化的問題,而由此問題導致在當代中學生的道德教育過程中存在着知、行分離,致使過於理想化、政治化的教育泯滅了學生接受教育的主體性,導致教育中的個性缺失,從而使道德教育的目標設定乏力」,這是很有力的批判及反思,應與由上而下推動的「學雷鋒」運動有不同,我觀課時也帶著一點期望。 教師在設計上引入兩個元素: 透過多元化的感官刺激及體驗學習,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包括利用歌曲、圖片作導入活動,並讓學生朗誦、表演樂器及舞蹈,展示學生個別才華,及以小組形式演出三個情景劇。我猜想這類設計也認識到中學生已不能接受「乾巴巴」的思想灌輸; 在情景劇上加強了現代性,把社會現象,如在火車站乞丐詐騙的行為,提出來作探索和批判式討論,以使學生找到自己行為的準則。 讀者朋友們沒有在現場觀課的共同經歷,我也不花篇幅在此細意描述,只說幾點可供借鏡及討論的地方: 學生的整體能力水平都相當高,看他們的學習展示常令人讚嘆和欣賞,香港的學生在才華展示方面常有「比不上」的感覺,我常認為是本港的課程結構和聚焦問題,多於學生個人的能力,例如:本港學生所花於學習英文的時間遠超國內學生。 國內大城市的教師的交流機會及經驗已不少,在教育理念和學習模式的知識已經不錯,而且可能課擔不太重,在教師自我發展及能量提升上也相當快;香港的教師能接觸及學習的新教育意念更快更多,可惜在強大的工作壓力下,已沒有足夠時間及空間把學習沉澱及提鍊,在甚麼才是「有為、應為、不為」的判斷上受制度及原有系統,如班級人數及結構、職能分配、課程框架及內容等,被逼放下專業自主的原則,教師能量也沒機會提升。 國內與香港有相近學業水平的中學生,國內的語言表達能力特別好,在小組討論時是最扎實的,可惜我所觀看的課堂,仍止於學生向老師或全體同學表達意見,少於在小組內交換意見而真正建構或總結討論成果,此可能亦因為以往的學習都是教師主導,最後亦只能由老師總結他/她所一早準備的結語。屬於第一組別的香港學生可能在自信心上沒那麼強,在主動和勇於學習上確實要加一把勁。 隨著大量的國內與香港的交流,教師培訓的模式亦大有改變,亦有大學的專家學者到中小學為教師進行工作坊式的培訓,「歷奇式」及「輔導式」工作坊已甚為流行,但如何才能化「形式」為「實在」,仍需要一段時間消化所謂「互動」的意義,及更深層的「內化」體驗活動,包括跟進各類活動在個別學生所發生的影響,及如何把「體驗」結合思考與知識,香港亦然。

Read more

〈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東北觀課散記〉趙志成

上星期有機會到東北一行,就國內中學推行德育教育模式作考察及交流,這裏所提及的德育是較為廣泛的,包括個人成長如情緒教育,以及培育集體的訓輔紀律方式及班風、班級經營等群育工作。 在哈爾濱市一所相當受歡迎的中學內,看「生態體驗教育」如何推行,我對這些名詞也不大了了,大抵是師與生的學與教關係變得互動、感性、多經歷、生命感動、體驗自然生態,包括環境、人與族群等,我觀看了兩節有關情緒教育的課,也看了在一個下午進行的班會活動。這種管中窺豹的觀課活動很難透徹全面地認識生態體驗模式,更不要說其深層意義,但也就課室教學活動這部分,談一談感受。 第一節是中一的情緒教育課,主題是「作情緒的主人」,有五十多位同學,學生分成兩大組,活動一:是以音樂傳球的方式在各組抽取一人,一個做動作,一個「估詞語」,詞語都是有關喜、怒、哀、懼的,如興高采烈、焦急等,並打在「簡報」(PowerPoint)上,好讓全體同學看得見,一共做了四次,各估五個詞語,孩子們都聰明,各組的成功率都達百分之八十,其他的同學都「看」得很投入,卻沒有角色。 學生情緒越來越激動 活動二:老師先把燈「較暗」了,播出悠揚的背景音樂,着每一位同學回憶生命中一件感動或令自己情緒波動起伏的往事,接着令孩子逐一把故事與全體同學分享,有七八個故事之多,國內的孩子語言表達能力非常強,說到感人之處,都哭起來,一個比一個厲害,情緒都爆發了,老師在點撥與總結時也有點手足無措。 活動三:開始時燈光都關了,亦有背景音樂,孩子們都閉上眼睛,只伸出左手,聽著一段長長的故事,每遇到一個與情緒有關的詞語,便用右手把前面一大疊的書本逐本放在左手上,有同學的左手逐漸支持不住,放棄,有同學堅持,活動完後,約十位同學逐個談感覺,然後老師總結。觀課後與國內四五十位教師一同討論。先由授課教師「說」課,解釋其備課意念,老師說是新嘗試,從未「預演」過,也想不到學生述說故事都哭了,她與課程組同事備課時總記著三個元素: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所以三個活動就衝著三個元素而來,也利用了環境及視聽器材輔助教學。而且多把課堂時間還給孩子,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整堂課其實是非常暢順的,其他觀課教師也覺得孩子們表達能力強,學習有效果。 香港水平高的學生仍遠不及國內的 我分享了我的意見,在課堂教學上,既然學生在學習動機與能力都強, 如何優化每個活動,使其更有趣味,學生參與更多? 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的元素是割裂的,還是以情境把幾個元素連繫起來?亦即是各活動在排列和扣連上有甚麼原則? 孩子感動了,情緒爆發了,有甚麼跟進活動或措施? 我亦簡單的述說了進行各項活動的其他方式,包括把全體同學看兩人估詞語變成多個小組同時活動,及把單手承擔書本的活動變成幾個階段,先是堅持,後是鄰近同學的鼓勵說話,再進而是協作,出手相助到提出解決承擔的步驟。 我亦做了幾點反思: 這批國內教師的學習能量非常高,專注學習,願意接受新觀念; 教師們亦逐漸習慣了「學生為本」、「互動」的學習形式,可能限於班級人數或傳統上老師要傳授一套正確觀念,小組討論後建構觀念的做法不多; 香港學業水平高的學生,平均在表達及組織意念的能力,仍遠不及國內學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