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寫作動機的小小小點子(二)──煞有介事為孩子製造經歷〉黎慧怡

上一篇短文為學生視「寫作」為「交差」式課業提供了「展示所學」這個小點子。其實,要根治問題,單靠提供展示機會這一點並不足夠。試想想:學生慣於對周遭的人事物漠不關心,缺乏觀察、缺乏感受、缺乏情感表達的動機,文字基礎再好,文章也難寫得動人。要讓學生有表達的動機,我們先要在擬題方面下功夫……

Read more

〈提升寫作動機的小小小點子(一)──讓孩子走上展示的舞台 〉黎慧怡

為着學生常把「應該」寫成「認該」,我曾和她們有過以下小小的對話:

「明知道『認』是別字,為甚麼仍常犯這個錯誤?」
「反正我的文章只有你一個人看,你明白就好啦!有甚麼所謂?」

那一剎間,錯別字頓變成微小的問題,「反正只有你一個人看/有甚麼所謂」這句話讓我開始思考較重要的教學問題。

Read more

〈填充迷思〉周富鴻

下列兩題都是填充題,它們在難度上有分別嗎? 戰國七雄中,最後(秦)滅六國,統一天下。 全文主旨是抒發出對母親的(感激與憐惜),並藉記母親年輕時照顧家人和兒女的事情,更能(突顯主題)。 第1題考核學生的歷史知識,答案只有一個可能性。第2題考核學生對課文的理解能力,答案有多個可能性(當然,如果這題要求學生背誦已有的答案則作別論)。事實上,這類答案多樣性的填充題往往受制於設題的用語或前文後理,反而容易令學生感到困惑,因而偏離了原定的評估目的。例如題2的第一項填空前有「抒發出對母親的」的詞組,學生因而估計到答案與對母親的感情有關。但第二項填空前只有「更能」一詞,由於這詞語指涉過於迂闊,學生因此感到疑惑,不知道要填什麼才好。倘若把有關的填充題轉換成短答題:「為什麼作者要記述母親年輕時照顧家人和兒女的事情呢?」就更能準確評估學生對文章的理解能力了。 我們一般都以為填充是較容易的題型,因而廣泛用於課業或考核內。有時老師為了方便出題或設計工作紙,往往把出版社的問答題遮去某些關鍵字詞變成填充題。從上可知,填充題若缺乏精心設計,只會變成困惑學生和失掉評估效能的題目而已。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

42〈戲解文言(一)〉呂斌

為了減低學生對文言文學習的抗拒,增加課堂的互動,許多教師在教授文言篇章的過程中都會運用戲劇教學法,例如教授《楊修之死》時,讓全班學生分組分別演繹「闊門事件」、「一合酥事件」等七件事,藉此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及動機。的確,這種戲劇教學法有助學生理解文言篇章的基本內容,更能有效加深學生對文章內容的記憶。但是,因為中學文言學習要求學生對文言字詞有一準確的認知,因此,在實際施行過程中,有些細節宜多加留意,以免減弱實際學習成效…… 下載全文

Read more

〈文言教學解難之道〉周富鴻

上次談過文言教學的難處,現在想談談解難之道。文言教學離不開趣味性和老師因應學生學習需要的教學設計。 學生初上中學,沒甚麼文言基礎可言,老師必須在教學上作出鋪墊,令學生有所憑藉,讓他們可以逐步拾級而上。在教材的選取上,宜選用篇章較簡短而富趣味性的文言文(約百多字),例如是成語典故或是寓言故事。這類文言篇章故事性較強,能夠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而其中涉及的成語或熟語又多是學生日常生活中接觸過的,令他們有熟悉感,減低學習新事物的心理障礙。與其一開始便教授一篇長而陌生的文言篇章,不如由多篇簡短的文言故事作開始,作為基礎的鞏固,這對弱生尤其有效。 在教學方法上仍以趣味為主,老師與其乾巴巴的逐字逐句解釋,不如先用說故事的方式向學生說明篇章的內容,而對於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由他們說出有關的故事。老師可根據故事內容,聚焦於篇章中一些文言字詞或句式作為教學重點。除了說故事外,老師亦可以採用角色扮演,請學生演繹故事中的一些情節,讓他們感受文言文中字詞的含意,這尤其可以幫助學生理解一些深字難詞。 虛字變化大,數量又多,成為了學生學習文言文的難點。老師可以在教學上每次只集中於幾個虛字,例如是「之」、「其」、「者」等,讓學生掌握好了,才開始去學習新的虛字。學習虛字有時像學習英文的生字一樣,切忌抽出來死記硬背,必須把虛字放在情境(context)中學習,才容易令學生記憶和提取。而在新的學習上又可以隨時重溫己學習過的虛字,並加上新的用法,令虛字的學習可以系統化。另外,在實詞的認識上亦切忌過急,可以在每篇篇章選出三個實詞要學生記誦,如此日積月累,數量亦相當可觀。    

Read more

〈文言教學之難〉周富鴻

古代典籍是中國文化的瑰寶,內藏豐富的智慧,能有效學習文言文就如手握了開啟這寶山的鑰匙。然而,許多學生卻認為這鑰匙實在太沉重,寧可放棄不要,實在可惜。學生害怕學習文言文的心態,造成老師在教學上先天性的困難。 無可否認,文言教學之難首在字、詞、句的掌握。一詞多義、一字多音、通假字、容易令學生感到莫衷一是,至於古文經常出現的缺主語句式,又會令他們混淆說話者的身份,愈讀愈糊塗。另外,古人的生活習慣,以至於文化思想、典章制度又與現代人相隔太遠、落差太大,逾越這鴻溝實在不易。最後,要學好文言文又離不開背誦這種笨功夫,這也是造成學生畏懼學習文言文的原因。 今年高中新設12篇指定考核文言篇章,要在高中三年教授12篇文言篇章看似不難,但考核的其中一項要求是要學生背誦其中的精華片段。所謂精華片段人言言殊,最安全莫過於全部都精記熟背,這不獨令學生感到吃力,同時亦耗費不少課時。對於較主動的學生而言,要求他們背誦問題尚不太大,但對弱生而言,卻是莫大的難處,也是製造師生衝突的導火線。 無可否認教師要處理文言教學實在不容易,我將在未來的幾篇文章談談自己一些用過的方法,期望可以把這些難處稍為降一點。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

〈請把選擇權還給孩子──談寫作指導問題〉 黎慧怡

客廳裏,孩子在堆疊積木,爺爺說:「不是這樣堆的!你要先用黃色作地基,再用紅色做城牆……」 餐廳裏,孩子說:「我想吃紅豆冰。」媽媽說:「這個不好!你再想想看吧……我看,就選鮮橙汁好了!」 你曾見過類似的片段嗎? 可以想像,如果成人不斷在旁替孩子做決定,久而久之,孩子不會再願意費心做選擇,也會慢慢失去做抉擇的信心和興趣,尤甚者,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學懂如何做決定。這是我們的希望嗎? 想起有同工跟我談孩子的寫作問題: 「不知怎的,孩子日常的作文分段沒問題,大致也能寫出『像樣』的文章;但到了考試,又回復『一段到底』或胡亂分段的情況,慘不忍睹。」 詢問日常寫作指導的方法:原來自小二起,每次寫作前,教師會不厭其煩地跟學生講解(重溫)範文的「三段」結構:「文章要有三段。第一段緊記要用四素句。第二段是『動態段』,必須要用上人看、人動和人說句。最後一段必須用人感句作結……」 「每次都要這樣提示學生?」我問。 「對啊!不然學生根本不會記得文章的基本結構。你知道,孩子的記性薄弱嘛……」 想想看:記敘文的開首不寫事件的基本記敘元素,而用問句、用對話或用感受等展開話題,有何不可?最後不直接用寫感受,而以反問句帶出感慨作結,又是否不可接受?為甚麼不可以把如何展開話題/如何發展/如何結束話題這些選擇權還給孩子? 寫得不好,也許是因為孩子的記性薄弱,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不知道有其他的可能性,更有可能是缺乏選擇的空間和機會,腦袋長期墜入「不用選擇、不用思考」這個惰性陷阱。 2015年10月15日 延伸閱讀: 〈雙乘文摘40:關於寫作教學的指導問題——談「寫作框架」〉 洪蘭(2014),〈都替孩子做,孩子愈不會做〉,收錄於《自主學習,決定未來:從陪伴孩子到放手單飛的教養守則》,台北:天下文化。

Read more

〈中國語文教學的實用性──「反問」〉陳礎月

據同一出版社課程,「反問」分別出現於小學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及初中第一冊(中一)及高中第二冊(中四)的課程中。理念上,這種重覆是為了體現能力的進階和進行深化。除了高中第二冊在辨識題中要求學生分析句子的表達效果,其他級別都是作定義的重申,然後進行句子的辨識或改寫。這些練習重點多放在句形上,且由於多以句子作為練習單位,內容的背景有限,這對學生掌握反問的深層運用不無影響。 反問其實是甚具威力的說話方式,它不但反映了問者本身的立場,其實也在影響對話者的立場。「難道『X』不是這樣的嗎?」這不是在詢問對話者的看法,而是告訴對話者「應有」的看法,只是出之以委婉的語句。除非對話者持有南轅北轍的固有看法,否則一般不易挑起對話者即時的強烈反彈;若對話者本就沒有既定看法,往往不會提出反對,含糊和應,這已可以被理解為認同說話者立場的了。 這種「取得認同」在游說中很重要。說話人看準對話者還沒有明確立場,仍在猶豫之際,一句語氣委婉的反問,只要對話者略一遲疑,不作反對,就已經是某程度的認同,說話人已初步把己方立場加諸對方身上,朝這方向「說」下去,游說也就成功在望。善用反問可以發揮極高的說服效力。關鍵是,必須先掌握對話者的想法,看準時機,再輔以恰當語氣,這才奏效。最擅於此道者,莫過於營銷人員:「難道女人真有不想美麗的嗎?……」「你輪廓真好看,讓膚質影響了,多不值,不是嗎?」「這品牌,不過五千元,難道還會算貴嗎?」由此可見,「反問」根本就不是問句,而是包含了說話人立場的「說辭」。運用得宜,能把別人一步一步拉到自己的立場上;但運用不當,卻可能令對話者產生強烈反彈。說話人若不察時機,不辨明對話者的立場,妄用反問,企圖把意願硬加諸別人身上,則不但不能說服對方,反而會引發對話者強烈反對,把對方推到更對立的位置,因此,老練的營鎖員絕對會先鑒貌辨色才決定用哪一套說辭。 要能達至這樣靈活運用的程度,教學目標就不能只停留在句子的改寫和辨識上。練習也要從句子延伸至段落,甚至情境;從寫延伸至說,真正做到能力進階和深化;否則,不同年級重覆著模式相近的練習,學生不見其中意義,便會感到沉悶及無聊。教師若能在詳細分析反問句的作用及運用方法和情景後,帶領學生從「呈現句式」的層次,進入至「呈現作用」的層次,這才能做到真正啟迪學生。 中國語文科常給人和生活脫節之感,有人歸咎於「能力導向」,認為使得本科考試主導,內容不切實際。其實,在應付公開考試之餘,中國語文的教學自應具有其實用性。語文能力本就是溝通能力,其中不同的能力點,不但應體現在「文本」之中,也應體現在生活之中;語文能力的提升,不單有助學生取得更好成績,也有助學生更好地了解他人,表達自己;更好地融入社會,創建未來。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

41〈建立語文科科本學習習慣——以「做筆記」為例〉黎慧怡

經常到校主持學生學習技巧工作坊,發現在一輪活動過後,學生大都能明白有關技巧的重要;然而,若干時間後再次訪校,學生又多半會回復固有的學習模式,有些更會把當天工作坊所得的正面感覺,化成「毫無用處」的負面印象。究其原因...... 下載文章

Read more

40〈關於寫作教學的指導問題——談「寫作框架」〉黎慧怡

近年與小學前線同工協作的過程中觀察到有一種為學生提供「寫作框架」的趨勢。比方說,為幫助初小學生從寫句寫段過渡至寫文章,教師會先給予相關範文,教導學生記敘文最少有三段,然後於寫作工作紙上提供了「四素段(或稱背景段)動態段人感段(或稱總結段、感想段等)」大綱供學生模仿,著學生把曾學習的句式套用於段落中。順利寫出具基本結構的記敘文後...... 下載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