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學習的意義光譜(三,完):服務學習的四層意義〉戚本盛

美國全國青年領袖議會(National Youth Leadership Council)就服務學習制訂了不同向度的質素指標,其中一項即「有意義的服務」。概括而言,「有意義服務」這個範疇的關鍵,其實在於意義,在於意義的多少或深淺,可以學生相關和社區需要、及服務的影響力兩個維度來理解。配以上文提過的例子,可如下圖: 「有意義的服務」這概念提醒我們,服務學習不止於義工,其一就在於服務的意義是否學生相關,是否對應社區需要,而且,箇中的「相關」或「對應」是以學生的了解為開始,而服務固然必需,否則就不能稱為服務學習,服務完後,行有餘力,則提升至倡議,甚或變革,起碼對高中學生來說,因應服務的內容,也應有相當適切的可能。 如要改進服務學習,總的原則是超越義工服務,具體的做法,是確保服務前「了解」接受服務者的需要,具體服務的規劃和「行動」,或者更進一層的較宏觀的或會涉及政策的「倡議」,以及政策和行動結合的「變革」。KAAT, Know, Act, Advocate & Transform是可以用來表述這四個層次的縮寫。

Read more

〈服務學習的意義光譜(二):發現社會需要的服務〉戚本盛

學校中的不少服務機會,都是由教師設定的,如果服務是學生發現的、提出的,起碼是在教師促導之下的發現,服務肯定更有意義。例如,鼓勵或引導學生放眼社區的公共空間,當會發現不少深藏社會問題的現象,由北區和鐵路沿線商場的水貨客問題、天橋底、公園裡的露宿者、到佐敦小尼泊爾等少數族裔聚居某些社區、假日在銅鑼灣、中環以至好一些車站、公園聚集不少外傭等,都可以引發學生思考問題所在、社區需要,甚至思索紓緩或解決的方法。 以假日的外傭現象為例,可以先讓學生思考或討論:在公共空間看到外傭在地上或坐或臥的和朋友聊天的環境的原因何在?過程中除作客觀分析,更宜運用同理心的教學設計,讓學生代入思考、發現問題。簡言之,客觀現象的存在雖然都有其理,但不是必然合理,更不等如可以接受。謀求改進是文明發展的原動力,根本就可由身邊生活做起。服務的活動不只是任人的安排,由觀察及思索社區需要做起,從認同、充權的角度來看,都比被動給指派去服務更有意義。 「更有意義」中的「更有」,說出了這意義範疇的一個特性:不同服務之間,意義的區分往往不是有或無,而是大或小,或多或少,不是0和1的黑與白一般可截然劃分的區別,而是0以上至無限的漸進的光譜。在上文的假日外傭現象中,在發現問題後,可以再進一步,鼓勵學生、和學生一起思考如何解決,包括開放學校給外傭是否可行等等,這屬於高小或以上的學生的認知能力所及,到了高中,甚至可以更進一步,組織及推行假日開放學校予外傭休憩的具體安排。這樣的服務由他們研究和倡議,箇中服務的意義當然可有更深的體會。 高中的學生當然在提供上述的服務之餘,可以再進一步思考假日外傭現象的社經因素,了解不同國家經濟發展差異或失衡對人民生活的影響,甚至代入同理情境,反過來思考這種長年累月離開家庭往外地謀生的現象對自己可否接受、是否樂見,同理心的驅使可以令學生更投入和認真,在師長或有相關服務經驗的非政府組織協助下提出倡議,尋找出路,並非絕不可行;指向變革,也非空中樓閣。這樣的服務,意義也就深遠得多,因為,服務不是接受問題必然存在,而是嘗試從源頭思索,解決起碼是消減或舒緩問題。

Read more

〈服務學習的意義光譜(一):逆向服務是服務學習的起點〉戚本盛

服務學習的分析與評鑑,可以有好幾個進路。常見的著眼於推行過程,包括計劃、服務、反思、評鑑、嘉許等不同步驟;也可著眼於情境,例如服務的社、經、歷史、人口及文化背景等。前者較著重推行時的技術或方法,後者則較側重宏觀分析,對相關計劃的宗旨、初衷甚有意義。另一似乎對本地中小學較為陌生的進路,則是把服務學習析為不同範疇來理解,先就現況作定位,然後展望未來的改進,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美國全國青年領袖議會(National Youth Leadership Council)提出的服務學習的質素指標,便屬於這種範疇分析的進路。他們提出的首要範疇,是「有意義的學習」(Meaningful Service),其中的內容,有一些像「符合學生年齡和能力」或「重視的可見的成果」,於教師看來似是老生常談,但「與學生個人相關」和「鼓勵從深層社會問題來理解」等似乎甚有批判教育學(Critical Pedagogy)的味道,則是本地教師較少觸及的。 教育專業上的「批判」,當然不是否定、批鬥那樣的意思。長話短說,批判所指,大抵是反覆的、對話的辯難,然後作出判斷的思想方法或歷程,從這個角度看,「與學生個人相關」和「鼓勵從深層社會問題來理解」便為服務的意義提供了很好的分析據點。 可以相信,一般可以納入服務學習的,無論是捐贈食物到食物銀行,抑或在家幫忙做家務,都有其意義,要是服務的意義也循鷹架的原理逐步提升的話,則由己及他,由個人到社會,便是很適切的遞進路徑。舉例說,幼小學生正在學習或鞏固自我和他者的區別,自理能力也尚待發展,能夠自理而不必他人代勞已經不錯,不要他人服務已是給他人服務,真意不在挖苦,而是實實在在的幼兒成長的印記,打趣說,甚或可稱之為「逆向服務」。 上小學後,社教化漸深,對一己以外的他者世界認識漸多,服務便可進一步,在家做家務,在班做班務,定期清潔課室的桌椅、架櫃,課後拭抹黑板,都是為己為他的服務。當然,在師長帶領下賣旗籌款也很常見,如果學生熟悉籌款的機構,知道甚至認同籌募所得的用途,則對學生來說,賣旗時或更賣力,印象也更深刻,因為,對學生來說,服務的不只是他人,而是價值尋索旅途上的同路人,服務於他,意義便更明顯。

Read more

〈生涯規劃篇:沒有賣不出的房子〉蘇永強

日本製造,對很多人來說是信心的保證。無論汽車、電器、食品、甚至廁所板,日本製造代表著品質、可靠、實用,因而很多都能風行海外。這種現象可歸因於日本人的民族性與注重細節、一絲不苟、追求完美的工作態度。喜歡日本電視劇的讀者,應該會發覺日劇經常會以不同行業作為劇集背景……

Read more

〈生涯規劃篇:《四重奏》與三流演奏家〉蘇永強

日劇《四重奏》由著名編劇家坂元裕二編寫,透過四位三流演奏家相遇和組成樂團的過程,帶出戀愛、婚姻、家庭、興趣、工作等課題。此劇並不是味如快餐食品的肥皂劇,它像在高級餐廳裏享用的晚餐,每一道菜都帶來驚喜,須要用心品嚐,才能欣賞箇中滋味。

Read more

〈一條校規〉趙志成

在學校與學生訪談時,很多都對校規感到不滿,認為各項對髮型服飾的限制很無聊,有Band 1 學生直言:年青人都喜歡獨特些,穿耳環、戴頭飾為甚麼不准,哪會影響學習,我一樣用心聽書。 忽發奇想:假如我是校長,與學生約法三章,讓他們在校內選擇穿或不穿校服,各類展示個性的飾物也可配戴,上課時可以坐、站、踎或趴在桌上,以及吃點零食,悉從尊便。不過要有一個條件,守一條校規。 條件就是要承諾「用心學習,及不妨礙別人學習。」 學生第一時間回應,不是我不想學,上課很悶,又學不到。校長要多一個保證了,老師要教得好、有方法和用心教。 教師的反應更大,這成何體統,課堂會亂七八糟,同學會爭妍鬥麗,競逐名牌,窮學生會自卑等等。不是寫了不妨礙別人學習嗎,所以不能跑跳追逐,喧嘩嬉戲,可吃口香糖,不能食餅乾、糯米雞,因為發出的聲浪與香氣影響別人。炫耀性消費是生活教育問題,可以教,更重要是家長責任;窮學生照穿樸實校服,可以表揚。 還有一條更大的問題:學生們奇裝異服,穿環戴帽,校外人士會側目,影響聲譽,如何收生,誰知道他們在校內用心學,老師用心教? 所以要有一條在校外守的校規:從家回校及放學回家途中要穿着整齊恰當的校服,選擇在校內不穿校服的要早十五分鐘到校、遲十五分鐘放學,方便裝身。 我想不會有學生願意與學校約法,是怕麻煩?根本不想學習?不能挑戰權威? 更不會有學校會如此開放,甚麼才是「好」學校?

Read more

〈不一樣的「學雷鋒」〉趙志成

國內考察德育教育模式,除了課堂教學之外,亦粗略看到在大城市裡受歡迎的重點學校。在這些學校,學習的模式已較互動和多元化,道德教育亦由約束性、單向式轉為發展性、雙向互動式、多樣化和個性化的模式。 在瀋陽的一所中學的班主任課,主題是「傳承雷鋒精神」,我很自然的是聯想到灌輸式、政治化的道德教育,心中自有一套成見。但在教師的教學設計內,卻看到在「設想」教案的一欄內寫上:「當前社會道德教育普遍存在形式化、模式化的問題,而由此問題導致在當代中學生的道德教育過程中存在着知、行分離,致使過於理想化、政治化的教育泯滅了學生接受教育的主體性,導致教育中的個性缺失,從而使道德教育的目標設定乏力」,這是很有力的批判及反思,應與由上而下推動的「學雷鋒」運動有不同,我觀課時也帶著一點期望。 教師在設計上引入兩個元素: 透過多元化的感官刺激及體驗學習,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包括利用歌曲、圖片作導入活動,並讓學生朗誦、表演樂器及舞蹈,展示學生個別才華,及以小組形式演出三個情景劇。我猜想這類設計也認識到中學生已不能接受「乾巴巴」的思想灌輸; 在情景劇上加強了現代性,把社會現象,如在火車站乞丐詐騙的行為,提出來作探索和批判式討論,以使學生找到自己行為的準則。 讀者朋友們沒有在現場觀課的共同經歷,我也不花篇幅在此細意描述,只說幾點可供借鏡及討論的地方: 學生的整體能力水平都相當高,看他們的學習展示常令人讚嘆和欣賞,香港的學生在才華展示方面常有「比不上」的感覺,我常認為是本港的課程結構和聚焦問題,多於學生個人的能力,例如:本港學生所花於學習英文的時間遠超國內學生。 國內大城市的教師的交流機會及經驗已不少,在教育理念和學習模式的知識已經不錯,而且可能課擔不太重,在教師自我發展及能量提升上也相當快;香港的教師能接觸及學習的新教育意念更快更多,可惜在強大的工作壓力下,已沒有足夠時間及空間把學習沉澱及提鍊,在甚麼才是「有為、應為、不為」的判斷上受制度及原有系統,如班級人數及結構、職能分配、課程框架及內容等,被逼放下專業自主的原則,教師能量也沒機會提升。 國內與香港有相近學業水平的中學生,國內的語言表達能力特別好,在小組討論時是最扎實的,可惜我所觀看的課堂,仍止於學生向老師或全體同學表達意見,少於在小組內交換意見而真正建構或總結討論成果,此可能亦因為以往的學習都是教師主導,最後亦只能由老師總結他/她所一早準備的結語。屬於第一組別的香港學生可能在自信心上沒那麼強,在主動和勇於學習上確實要加一把勁。 隨著大量的國內與香港的交流,教師培訓的模式亦大有改變,亦有大學的專家學者到中小學為教師進行工作坊式的培訓,「歷奇式」及「輔導式」工作坊已甚為流行,但如何才能化「形式」為「實在」,仍需要一段時間消化所謂「互動」的意義,及更深層的「內化」體驗活動,包括跟進各類活動在個別學生所發生的影響,及如何把「體驗」結合思考與知識,香港亦然。

Read more

〈她是我的學生,又是我老師〉趙志成

我有一位學生,已有十多年教齡。五六年前轉到一間「屋村名校」任中四、五英文科教師。所謂「屋村名校」,是指主要取錄第一組別學生的EMI中學,學生多來自屋村,成績好,上進心強,動機高,也有一些跟不上學習的亦相當令人頭痛。我學生任教的學校成績非常好,學校和學生就好像為考試而活一樣,學校罰則嚴謹,動輒記過,教學亦較傳統保守,學生有點功利、退縮怯懦,但亦有點反叛。我的學生很守規矩,很怕事,很純,非常勤力,終日埋頭改文改卷,而且改得很細緻,也從不質疑學校的措施是否恰當,學校叫做甚麼就做甚麼。她是訓導組的一員。 我們有時通通電話、電郵,談談教學狀況。 「老師,這兩晚睡不穩,明天會考放榜,我心忐忑不安,怕他們考得不好。」 「很開心哩,同事們都圍著我,恭賀我教的一班成績特別好,去年教『差』班又全班及格及增值,問我有甚麼法寶,哪有呢?看著他們渴望的眼神,我總是覺得不努力便對不起他們。」 「我很替一個女同學高興,人人都認為她必然不及格時,她英文竟得了C,而且很多科也考得好,能升中六,年初我見她科科不及格,與她細談,又知她很喜歡繪畫,我送了一本畫冊給她,她很感激的望著我,說會努力。哈,好夢成真哩。」 「老師,我想我也受學生歡迎的,昨天我到8元店買了很多中秋節的紙花燈給每個同學送一個,他們都非常高興,一齊拍掌歡呼呢!我跟他們說收禮物之前要想一想,願不願意努力讀書,一分鐘後,再舉手示意願意才取得禮物。哈哈,所有手也舉起來,我叫他們互相見證,互相鼓勵後才放下手來。很老套啊!」 「說起鼓掌真激氣,其他老師投訴我班太喜歡鼓掌,要我制止他們。哎!是我鼓勵他們用掌聲肯定同學的表現嘛﹗」 「老師,你有否儲起海嘯等災難的新聞報道,有就寄給我吧,我想給學生看,讓他們多點關心徬徨無助的人。」 「今天開訓導組會議,花了很多時間談欠交多少次功課要記過,如何記錄,通知家長等,我覺得很『無謂』,我自己很少收不到家課,而且我追得緊,鍥而不捨,學生都怕了我,不交功課的同學放學後都要排着隊見我,一是練Oral,一是讀勵志故事,有幾個天天都笑著來、練Oral,真拿他們沒法。」 「老師對不起,這幾晚電話都不通了。我每年都在學生會考前的個多星期,每晚打電話給五、六個學生,給他們一些鼓勵。」 「今天同事又投訴我班了,說課室內、黑板上太多格言,不整齊呢。去年Halloween,我把課室佈置好,以助教學,怎知放學後全給拆下來哩。」 「哈,我班除正、副班長外,還有十七個組長,是不是太誇張呀,不過他們都很興奮,樂意為同學服務哩。」 「同事們問我為甚麼如此有耐性照顧學生,我也不懂回答,可能我從小到大讀書都不出色,沒甚麼老師注意我,沒跟我說多少話,因此我認識這類學生的心理吧。」 「老師,我做事很慢,如何才更有效率呢?」 聽着說着讀着,我眼眶也濕了,也感到汗顏,甚麼發展計劃、行動方案、競爭指標,是為了甚麼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