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組討論」 VS 「小組聊天」?〉曾秀怡

 一次通識科的同儕觀課,被觀課的兩位都是新老師,同是運用「小組討論」的教學策略,教授同一議題,但效果卻截然不同。老師A的課堂分組討論活動,秩序混亂,學生只顧聊天;相反,老師B的課堂秩序井井有條,學生討論認真,表現投入。兩班的學生都是能力中下的班別,哪為何有如此大的差異? 這可能是與「小組討論」中如何運用「微技巧」有關。 老師A讓學生自由分組,學生「你推我讓」,分組已擾攘一段時間。另外,他全組派發一份閱讀資料後,讓學生在小組討論15分鐘,但部分學生只討論了3至4分鐘完成,其餘時間變為閒談嬉戲。還有,全組只有一張記錄討論結果的工作紙,只需一個同學負責記錄,其餘同學都相當清閒,學習氣氛鬆散,以致小組討論的成效不顯。相反,老師B的課堂分組指引清晰,設有分組名單, 30位學生在7秒成功分組,原來老師B在制定了分組名單後,曾讓學生在限時內(10秒)進行「移桌子」練習,讓他們習慣動作迅速。而且,他把小組討論時間控制於8分鐘之內,在派發討論資料後,各同學先有2分鐘各自閱讀資料,再規定每人在組內均需要發言1分鐘,並設有計時器提示學生的發言時間,讓每位學生都需要參與活動,表達己見。更重要的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每位同學都備有工作紙,方便記錄相互的觀點及鎖緊他們的學習過程。 看過以上例子,有同工提出疑問:「那麼,小組討論是否不可以自由分組? 討論時間是否一定要8分鐘?」其實,是否「自由分組」或討論時間的多寡是不可一概而論,需要按面對的「班情」及課程而定。但協助弱勢學生建立小組常規,當中是有些原則可參考的:第一,教師需要有清晰指引;其次,需要快速轉換任務,因此討論時間不宜過長;再者,任務是學生的能力是可完成的;最後,教師需「高度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了解他們的進度及給予適切回饋。

Read more

〈你有沒有見過咸蛋超人飛天?〉朱榮得

你有沒有見過咸蛋超人飛天? 我見過!我真的見過!但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 每當在電視或影院中看到這些天馬行空的情節,你會否想想背後的科學原理? 你有沒有想過「怪獸噴火又是否合乎生物學」,或是「駕駛機械人會否暈車浪」? 這些問題驟眼看很無謂,但其實卻可以用很多科學的原理去解釋或驗證。日本作家柳田理科雄就出版了一系列名為《空想科學讀本》的科普書籍,以科學的原理解釋一些我們在動畫或電影中看到的現象。 以咸蛋超人飛天為例,作者便計算出以咸蛋超人的3萬5千噸的體重,速度需要10馬赫(即音速的10倍)才能像片集般一飛沖天。書中更比較了其它動畫或電影的飛行裝置,如機械人的噴射器、或是多啦A夢的「竹蜻蜓」等,看看哪種方法更有效。 雖然作者最終證實很多電視電影的情節原來在科學上並不可行,但這種科學探究的精神,正正是這套書最吸引我的地方。 香港政府積極推動創新科技,而創新很多時都是從探究身邊的事物開始。當學生進行科學探究,大都是從一個有趣的問題開始。要提升學生對科學的興趣,不妨從他們的興趣,如卡通、劇集等入手,培養他們對身邊的事物的好奇心,再探求背後的科學原理,讓他們感受到「格物致知」的樂趣。

Read more

〈「以強帶弱」的關鍵〉曾秀怡

在某校中一觀課時,觀察到學生在小組學習的過程中,互相協作、有商有量,學習氣氛濃厚。心想這必是精英班的表現,但詫異發現他們能力只屬中等。「這班的學生學習差異很大,所以我們採用異質分組的學習方式,以強帶弱。」班主任陳老師徐徐道出。「不少學校均採用此方式,但很少如此成功,有甚麼秘訣嗎?」 「可能與『師徒制』有關,由於異質分組,組內有強有弱的學生。4人小組內有2位強生為師父,2位弱生為徒弟,以『一帶一』方式進行學習,若徒弟在考試時,分數有進步,師父會感到自豪。若整個小組在測驗或考試達至某一分數,便會集體獎勵,例如邀請他們到我家中作客,他們都是很期待的。『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這可能是當中的關鍵。」陳老師嘗試解答我心中疑問。 「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都以「獎勵」作為刺激學生的學習動機。而「獎勵」不一定是物質,但必需是學生在乎的。其實,「獎勵」本身並非陳老師所說「以強帶弱」的關鍵,真正的關鍵是「陳老師本人」。若沒有他悉心經營班級,營造友愛互助的學習氣氛,有多少學生仍會如此在乎「師徒情」? 有多少學生仍會期望作客他家 ? 因此,「以強帶弱」的前題是透過班級經營,創設安全包容的學習環境。

Read more

〈填充迷思〉周富鴻

下列兩題都是填充題,它們在難度上有分別嗎? 戰國七雄中,最後(秦)滅六國,統一天下。 全文主旨是抒發出對母親的(感激與憐惜),並藉記母親年輕時照顧家人和兒女的事情,更能(突顯主題)。 第1題考核學生的歷史知識,答案只有一個可能性。第2題考核學生對課文的理解能力,答案有多個可能性(當然,如果這題要求學生背誦已有的答案則作別論)。事實上,這類答案多樣性的填充題往往受制於設題的用語或前文後理,反而容易令學生感到困惑,因而偏離了原定的評估目的。例如題2的第一項填空前有「抒發出對母親的」的詞組,學生因而估計到答案與對母親的感情有關。但第二項填空前只有「更能」一詞,由於這詞語指涉過於迂闊,學生因此感到疑惑,不知道要填什麼才好。倘若把有關的填充題轉換成短答題:「為什麼作者要記述母親年輕時照顧家人和兒女的事情呢?」就更能準確評估學生對文章的理解能力了。 我們一般都以為填充是較容易的題型,因而廣泛用於課業或考核內。有時老師為了方便出題或設計工作紙,往往把出版社的問答題遮去某些關鍵字詞變成填充題。從上可知,填充題若缺乏精心設計,只會變成困惑學生和失掉評估效能的題目而已。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

〈我要飛往天上〉蘇永強

「呀...呀 我要飛往天上,呀...呀 像那天鳥翱翔...」 這是盧冠廷成名作品《天鳥》的其中兩句歌詞,這首歌曲描述歌者嚮往自由,尋找理想國度,希望能找到美妙蓬萊。歌曲當年推出,因為嶄新的旋律,深富意義的歌詞,加上盧冠廷獨特的唱腔,令人一聽難忘。 盧冠廷是香港著名創作歌手,有深厚的音樂根底,身兼電影音樂作曲家、演員、歌手,在音樂領域得獎無數。 他每次表演都信心滿滿,揮灑自如。但原來他在讀書的時候自信心極低,很不喜歡留在學校,這是因為他有讀寫障礙,書寫時經常會將意思搞亂,例如會將300寫成3000,英文字母b和d亦分不清楚,造成學習和生活上很多困難,在考試中從未合格。 但一次的經歷,加上老師的鼓勵,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音樂潛能,從此自信心增加了不少。 盧冠廷在中學的時候,在一次英文課堂中,老師要求每位同學都要朗誦一首英詩。當時他十分喜歡自彈自唱,於是他對老師說:「我朗誦是不行的了,我可不可以將這首詩唱出來?」他的老師想了一想,然後說:「Why not?」於是他選了一首詩,配上旋律,向着全班同學唱了出來。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作曲,唱完之後全班一齊熱烈拍掌。他的老師十分欣賞他的才華,於是將這位小小音樂家帶到第二班,第三班,讓他在其他班上唱出作品。在訪問中他回憶說:「在這次之後,老師給了我無比的信心。我不是什麼也不行,原來有些事情我可以做得很好。」 他雖然先天有着讀寫障礙,但憑着他的音樂天份和不斷嘗試,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音樂造詣不斷增長,令他不停作曲、演唱、為電影配樂,在香港流行樂壇取得獨特的位置。 在每一間學校,我們都會遇到各種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根據教育局的分類,這些學生包括聽覺受損、視覺受損、身體弱能、弱智、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自閉症、溝通困難、讀寫困難、資優。這些分類能夠幫助學校作出評估,然後採取合適的支援方法。根據我過往支援學校的經驗,若要再仔細劃分,特殊學習需要的種類又可止這十類!以視障學童為例,從弱視到失明,視敏度可以有很大的差別,對光和影像的反應亦有很大的不同。再以自閉症為例,每位學童在情緒、語言、溝通、智力各方面都有所不同,因此可以構成很多的組合。校方會因應各種類型的學習障礙設計活動幫助他們學習。例如對於因為眼球控制問題而引致閱讀困難的同學,我們可以透過球類活動和迷宮遊戲等,改善他們的眼球肌肉協調,從而改善閱讀問題。 設計合適活動及選用輔助器材讓同學克服學習困難固然重要,然而如何培養他們的健康心理,突破自身的障礙,更不容忽視。在心理發展方面,他們都有一些共通性:因着身體或智能的障礙,他們的學習進度比一般學童都較為緩慢,因此自我形象、自信心、自我效能感普遍都較低。對老師來說,如何提升他們的自我觀感,幫助他們在充滿困難的學習和人生路上堅持下去,是十分具挑戰性的使命。 根據有關學習動機的理論,我們自我觀的形成,很受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s)對我們評價的影響。老師作為學生成長中的重要夥伴,他在學生面對困難和尋找出路的時候,若能表達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在他們進步時能表示欣賞,會令他們對自己的能力和形象有所改觀,大大增強自信心和學習的動力。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學習困難比常人大,但同時不可忽視的,是他們每個人都有着不同的潛能,有待老師發掘。在照顧這些學童時,除了要了解每一種學習障礙的特性和相應的教學方法外,還須像盧冠廷的英文老師一樣,有着敏感的心、仔細的觀察力,能把握機會讓每個學生都能發揮天份,展示才能,讓他們都能飛往天上!

Read more

〈以跑為喻〉湯才偉

在公園的跑道上,每天早晨都有各式各樣的人在跑步。年輕的一身專業運動裝束,擺手提腿,一圈又一圈地鍛鍊着;年長的只穿一身輕鬆的便服,三三兩兩,在內圈不疾不徐地按着自己的規律走着;有趣的往往是那些中年男士,挺着肚腩,一時想追趕青年的步速;可不一會又慢下來,走在年長一群的左右。 用這畫面來比喻教學上的差異也算貼切。首先,誰都有使用跑道的權利;我們不能因為某人的能力問題而將他們摒諸門外。只要跑得慢的在內圈,跑得快的在外圈,各有各的節奏;當你有信心的時候,不妨往外圈跑快一點;當力有不逮時,也可以退回內圈回口氣。最重要的是,每一位都願意落場走一走,不顧快與慢,始終能做一點運動,總比坐着不動的好。 面對學生的差異,當教師的不應期望每一位學生都健步如飛。就某些學生來說,輸在起跑線上已是不爭的事實。如何鼓勵這些學生重回跑道、重拾跑步的信心才是當下重要的目標。每節課能夠學到一點東西,總要比原地踏步的好;所以不妨放下課程、考試的要求,多從學生能力的起點來為他們設計學習的內容。趕課程,也只不過是求教師個人的心安。對那些能夠在自己步速下前進的,我們都必須給予他們肯定和讚賞。跑步貴乎找到自己的節奏。當然,在整個跑步過程中,若能有一位教練從旁指導,提升技術,將不單止使人願跑、能跑,而且可以跑得更快。 原載明報〈教育心語〉2015/11/28

Read more

〈成功乃成功之母〉黃偉賢

  「黃 Sir,你放棄我得嘞」,這個初升中學一個星期多的女孩子對我說。 「放棄你?為甚麼?」 「我小學三年級開始數學一直不及格,所以你放棄我得嘞,我不及格不關你的事!」 「為甚麼要告訴我?」 「因見你幾好人,上堂『笑口噬噬』,所以告訴你我不及格不關你事,免得你怪責自己。」 這個女孩子真夠義氣!但她的數學根基確是弱,前兩天問她 – 5 – 3 是多少,她說是 – 2 ,我告訴她答案不對,她即時更正說是 + 2,還補充一句「負負得正」,真激死數學老師。不過她上數學堂還算是留心,可能是因我未被她激死且還對著她微笑罷。 明天小測了,我放學特別找她問: 「–

Read more

〈文言教學解難之道〉周富鴻

上次談過文言教學的難處,現在想談談解難之道。文言教學離不開趣味性和老師因應學生學習需要的教學設計。 學生初上中學,沒甚麼文言基礎可言,老師必須在教學上作出鋪墊,令學生有所憑藉,讓他們可以逐步拾級而上。在教材的選取上,宜選用篇章較簡短而富趣味性的文言文(約百多字),例如是成語典故或是寓言故事。這類文言篇章故事性較強,能夠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而其中涉及的成語或熟語又多是學生日常生活中接觸過的,令他們有熟悉感,減低學習新事物的心理障礙。與其一開始便教授一篇長而陌生的文言篇章,不如由多篇簡短的文言故事作開始,作為基礎的鞏固,這對弱生尤其有效。 在教學方法上仍以趣味為主,老師與其乾巴巴的逐字逐句解釋,不如先用說故事的方式向學生說明篇章的內容,而對於能力較強的學生,可以由他們說出有關的故事。老師可根據故事內容,聚焦於篇章中一些文言字詞或句式作為教學重點。除了說故事外,老師亦可以採用角色扮演,請學生演繹故事中的一些情節,讓他們感受文言文中字詞的含意,這尤其可以幫助學生理解一些深字難詞。 虛字變化大,數量又多,成為了學生學習文言文的難點。老師可以在教學上每次只集中於幾個虛字,例如是「之」、「其」、「者」等,讓學生掌握好了,才開始去學習新的虛字。學習虛字有時像學習英文的生字一樣,切忌抽出來死記硬背,必須把虛字放在情境(context)中學習,才容易令學生記憶和提取。而在新的學習上又可以隨時重溫己學習過的虛字,並加上新的用法,令虛字的學習可以系統化。另外,在實詞的認識上亦切忌過急,可以在每篇篇章選出三個實詞要學生記誦,如此日積月累,數量亦相當可觀。    

Read more

〈文言教學之難〉周富鴻

古代典籍是中國文化的瑰寶,內藏豐富的智慧,能有效學習文言文就如手握了開啟這寶山的鑰匙。然而,許多學生卻認為這鑰匙實在太沉重,寧可放棄不要,實在可惜。學生害怕學習文言文的心態,造成老師在教學上先天性的困難。 無可否認,文言教學之難首在字、詞、句的掌握。一詞多義、一字多音、通假字、容易令學生感到莫衷一是,至於古文經常出現的缺主語句式,又會令他們混淆說話者的身份,愈讀愈糊塗。另外,古人的生活習慣,以至於文化思想、典章制度又與現代人相隔太遠、落差太大,逾越這鴻溝實在不易。最後,要學好文言文又離不開背誦這種笨功夫,這也是造成學生畏懼學習文言文的原因。 今年高中新設12篇指定考核文言篇章,要在高中三年教授12篇文言篇章看似不難,但考核的其中一項要求是要學生背誦其中的精華片段。所謂精華片段人言言殊,最安全莫過於全部都精記熟背,這不獨令學生感到吃力,同時亦耗費不少課時。對於較主動的學生而言,要求他們背誦問題尚不太大,但對弱生而言,卻是莫大的難處,也是製造師生衝突的導火線。 無可否認教師要處理文言教學實在不容易,我將在未來的幾篇文章談談自己一些用過的方法,期望可以把這些難處稍為降一點。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

〈備課心中應有誰(四) — 備課不是要逐一訂造〉戚本盛

教師專注於異數的認知偏差,是可以矯治的。 矯治這種偏差,要細微得不為意識察覺,例如加以制約(conditioning),訓練至厭惡表情自動視而不見,這是直搗黃龍,做「裡意識」的工作。旁人口頭勸說,說到口水乾也毫無作用,因為那只是由上而下的從意識入手,離由下而上的「裡意識」尚遠。 專注於「異數」是一種焦慮嗎?下結論前須視乎輕重吧,誠然,以上的修正認知偏差的方法,或難逃「洗腦」之譏,怎樣才應動用,是一個專業上的嚴肅判斷,輕忽不得。我關心的是教師的專注:無論備課、教學甚至評鑑成效時,都應優先專注於學生的共通之處,而不必強求給每一個學生度身訂造。 在照顧差異和不放棄每一個學生的口號下,不度身訂造的想法可謂大逆不道,或者這樣說吧,專注於學生共通之處,不表示放棄某些學生,雖或不夠逐一度身訂造理想,但比起專注於科目內容知識,比起只專注於「異數」,是更為可取的。 假如說,教學多少有點演藝的成份,則教師像不少藝人一樣,有着追求完美,攫得每一粉絲支持的焦慮,久而久之,這種追求進入「裡意識」了,也實在熬人。教師備課時,心中應該有着誰,也許是一個值得關懷的小課題。(《教學的腦神經》之四) 2015年10月19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