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把選擇權還給孩子──談寫作指導問題〉 黎慧怡

客廳裏,孩子在堆疊積木,爺爺說:「不是這樣堆的!你要先用黃色作地基,再用紅色做城牆……」 餐廳裏,孩子說:「我想吃紅豆冰。」媽媽說:「這個不好!你再想想看吧……我看,就選鮮橙汁好了!」 你曾見過類似的片段嗎? 可以想像,如果成人不斷在旁替孩子做決定,久而久之,孩子不會再願意費心做選擇,也會慢慢失去做抉擇的信心和興趣,尤甚者,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學懂如何做決定。這是我們的希望嗎? 想起有同工跟我談孩子的寫作問題: 「不知怎的,孩子日常的作文分段沒問題,大致也能寫出『像樣』的文章;但到了考試,又回復『一段到底』或胡亂分段的情況,慘不忍睹。」 詢問日常寫作指導的方法:原來自小二起,每次寫作前,教師會不厭其煩地跟學生講解(重溫)範文的「三段」結構:「文章要有三段。第一段緊記要用四素句。第二段是『動態段』,必須要用上人看、人動和人說句。最後一段必須用人感句作結……」 「每次都要這樣提示學生?」我問。 「對啊!不然學生根本不會記得文章的基本結構。你知道,孩子的記性薄弱嘛……」 想想看:記敘文的開首不寫事件的基本記敘元素,而用問句、用對話或用感受等展開話題,有何不可?最後不直接用寫感受,而以反問句帶出感慨作結,又是否不可接受?為甚麼不可以把如何展開話題/如何發展/如何結束話題這些選擇權還給孩子? 寫得不好,也許是因為孩子的記性薄弱,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不知道有其他的可能性,更有可能是缺乏選擇的空間和機會,腦袋長期墜入「不用選擇、不用思考」這個惰性陷阱。 2015年10月15日 延伸閱讀: 〈雙乘文摘40:關於寫作教學的指導問題——談「寫作框架」〉 洪蘭(2014),〈都替孩子做,孩子愈不會做〉,收錄於《自主學習,決定未來:從陪伴孩子到放手單飛的教養守則》,台北:天下文化。

Read more

40〈關於寫作教學的指導問題——談「寫作框架」〉黎慧怡

近年與小學前線同工協作的過程中觀察到有一種為學生提供「寫作框架」的趨勢。比方說,為幫助初小學生從寫句寫段過渡至寫文章,教師會先給予相關範文,教導學生記敘文最少有三段,然後於寫作工作紙上提供了「四素段(或稱背景段)動態段人感段(或稱總結段、感想段等)」大綱供學生模仿,著學生把曾學習的句式套用於段落中。順利寫出具基本結構的記敘文後...... 下載文章

Read more

32〈寫作教學的指導取向〉鄭美儀

日常生活中,我們往往有實際的需要,進行不同形式的寫作,例如撰寫電郵、應徵信、通告、報告、會議紀錄,以及填寫表格等,當中涉及多項的寫作能力。然而,傳統的寫作教學卻未能配合真實寫作環境的需要,總是讓學生感到寫作是應酬教師的功課,為了寫作而寫作,缺乏真正的寫作動機和需要,內容千篇一律,遑論寫作能力的遷移。因此...... 下載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