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寫作動機的小小小點子(三)──把熟悉事物「陌生化」〉黎慧怡

因擔憂學生沒有經驗、沒有觀察、沒有體會,在擬設寫作題目時,我們多半選擇貼近學生生活經驗、讓他們沒法說「未試過、寫不到」的命題,諸如〈中秋記趣〉、〈生病記〉、〈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我是(文具)〉、〈__的鄰居〉、〈雨中的校園〉……這些取材自生活的題目,學生應該不能說沒有經歷吧?可是,寫作的效果如何? 選擇學生熟悉的生活事物作題材,期望他們從生活中觀察,以寫出真切、深刻、生動的文章來,意願良好。可是,換學生的角度思考,他們想到的是,大概是:「每年都有中秋節,反正也只是吃頓飯,有甚麼特別?」、「生病不就是吃藥休息,怎能寫出350字來?」、「一枝筆,有甚麼值得寫?」──太熟悉的題材,學生覺得太普通、沒新鮮感、沒特別,反而更難寫出內容來,怎麼辦? 分享一個教學小小小點子──把熟悉事物「陌生化」。 你覺得自己真的認識你的文具嗎?來玩一個猜謎遊戲吧!請先自選一件文具,然後向大家描述它的特徵,讓大家猜猜看──你可以從不同角度描述,但不能說出它的名字、也不能說出它的功能。開始前,不妨和學生討論一下:不從功能方面說,可以從哪些角度描述?對了,顏色、形狀、物料、結構、使用方法、觸感、氣味、聲音等等皆可。這個看似很簡單的小遊戲,玩起來可不簡單──對「猜」的一方難度倒不大,對「描述」的一方卻不大容易(先請學生以「塗改液/塗改帶」、「釘書機/打孔機」、「圓規」等為題,描述看看,很自然的,他們應會發現自己「詞窮」)。 再多來一個小練習吧!你的筆,除了是寫字的工具外,還是甚麼?試試按這句式造句,看你能想出多少句句子來:「__時,筆變成__。」──其實,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筆,在不同時間、不同的人手上,會有很多不同的面貌,試試追蹤觀察它一天的生活,發掘出它不為人知的一面吧! 這兩個小練習的目的,旨在扭轉學生「一枝筆,有甚麼值得寫?」的想法,把熟悉事物變得新鮮(陌生化)。過程中讓他們學習可從哪些角度描述、煞有介事製造平台讓他們深入觀察,啟動學生對事物特徵的仔細觀察的意識和能力,適時輔以文字輸入(如詞彙錦囊、「悅」讀謎語、相關範文導讀等等)和以小練筆作鞏固(如「文具日記」),讓學生明白「一枝筆並不普通,原來有很多可供寫作的角度/素材」──這種「把熟悉事物陌生化」的活動看來簡單,但達致的效果往往不錯。除了在上述狀物例子外,也可用於記人、寫景等方面,大家不妨試試。

Read more

〈提升學習動機的誤解(四):好奇心?你的課堂有「奇」可「好」嗎?〉梁承謙(一休)

以下兩句說話,哪句更吸引?

1.「平行四邊形的面積,是底乘高。」

2.「之前學過長方形的面積,是兩邊相乘。平行四邊形也是四邊形的一種……嗄?不是兩邊相乘?同是四邊形嘛……與長方形有甚麼不同?」

Read more

〈「小組討論」 VS 「小組聊天」?〉曾秀怡

 一次通識科的同儕觀課,被觀課的兩位都是新老師,同是運用「小組討論」的教學策略,教授同一議題,但效果卻截然不同。老師A的課堂分組討論活動,秩序混亂,學生只顧聊天;相反,老師B的課堂秩序井井有條,學生討論認真,表現投入。兩班的學生都是能力中下的班別,哪為何有如此大的差異? 這可能是與「小組討論」中如何運用「微技巧」有關。 老師A讓學生自由分組,學生「你推我讓」,分組已擾攘一段時間。另外,他全組派發一份閱讀資料後,讓學生在小組討論15分鐘,但部分學生只討論了3至4分鐘完成,其餘時間變為閒談嬉戲。還有,全組只有一張記錄討論結果的工作紙,只需一個同學負責記錄,其餘同學都相當清閒,學習氣氛鬆散,以致小組討論的成效不顯。相反,老師B的課堂分組指引清晰,設有分組名單, 30位學生在7秒成功分組,原來老師B在制定了分組名單後,曾讓學生在限時內(10秒)進行「移桌子」練習,讓他們習慣動作迅速。而且,他把小組討論時間控制於8分鐘之內,在派發討論資料後,各同學先有2分鐘各自閱讀資料,再規定每人在組內均需要發言1分鐘,並設有計時器提示學生的發言時間,讓每位學生都需要參與活動,表達己見。更重要的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每位同學都備有工作紙,方便記錄相互的觀點及鎖緊他們的學習過程。 看過以上例子,有同工提出疑問:「那麼,小組討論是否不可以自由分組? 討論時間是否一定要8分鐘?」其實,是否「自由分組」或討論時間的多寡是不可一概而論,需要按面對的「班情」及課程而定。但協助弱勢學生建立小組常規,當中是有些原則可參考的:第一,教師需要有清晰指引;其次,需要快速轉換任務,因此討論時間不宜過長;再者,任務是學生的能力是可完成的;最後,教師需「高度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了解他們的進度及給予適切回饋。

Read more

〈提升學習動機的誤解(二):「發現」與「教學」〉梁承謙

自己發現的事物,會較印象深刻。這句說話似乎是人人都明白、人人也會相信的老生常談。也曾經有不少教育或心理研究,從不同的角度,印證這個想法。甚至心理治療,也常常採用「非指導式治療」,亦即不會直接地告訴當時人問題出在哪裡,即使在治療師眼中已經清楚不過,他還是要引導當時人自己發現問題,並自己說出「噢,我就是XXX啊!」。 Try的過去式是Tried。Study 的過去式 是 Studied。Dry的過去式是Dried。 任何正常的人,都能看到其共通點。而這一種看得到共通原則的能力,是人能夠學習的一個重要前提。教學,其中一種方法是告訴學生通用原則,例如「過去式要加ed, 如果最後是y便轉i」, 然後提供例子和練習。另一種方法, 則是先提供足夠和合適的例子, 讓學生發現當中的通用原則。當學生明白了通用原則後,才提供讓學生更進一步發現的機會。例如,「那,Stay 的過去式是甚麼呢?」。 聽起來,好像第二種方式較有趣,對不?然而,卻不常被採用?因為上面提及的「足夠和合適」,意味需要老師足夠的經驗,以及充足的時間作準備。 曾經試過,有些學校初小的專題研習是「遊公園」,要教同學「觀察」。於是老師準備了資料詳盡的簡報,教小朋友觀察的技巧,以及公園裡有甚麼會值得觀察。其後,有個老師說,不如這樣吧。我們找兩個不同的公園,讓同學看看兩個公園不同的地方。他們為了「發現不同的地方」,自然會注意值得觀察的地方的了。當然,老師也要準備足夠和合適的例子,讓同學在過程中掌握「觀察的技巧」。前一種做法和後一種做法,老師也是要花時間準備,看官不妨猜想,那一個做法的效果會較成功?

Read more

〈出發前做好準備〉何志明

根據平等機會委員會2012年的調查,本港學校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SEN)的照顧,最常見的三種支援措施之中,於放學後提供額外的學業輔導是其中一種,而就筆者所見,學校普遍透過這種課後支援模式,輔導學生完成功課或協助他們追趕課堂上的學習,採用的趨向「補救」的概念,這種取向可能讓學生感到因為自己的不足,未能追趕課程的要求,而需要將勤補拙。 西方普遍採用的卻是「裝備」的概念,教師會在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學習新課題或課文之前,透過前置活動(Front-Loading Activities),協助他們清楚知道將會學習甚麼重點和內容,以及建立前備知識和技能,包括在新課題或課文中需要掌握的關鍵概念和詞彙。這種取向能讓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建立學習信心,並在足夠的裝備下學習新課題或課文,拉近與原班同儕的學習準備度,讓全班一起探究和學習。 筆者多年前教授小三學生故事結構圖式時,曾經採用「裝備」的概念,效果不錯。筆者在全班閱讀故事書時,先利用兩節課堂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理解故事結構圖式三項基本元素,然後請他們嘗試在故事書內找出角色、時間和場景。筆者又請他們當小老師,擬定相關問題,返回原班時提問同學,並須判斷同學是否答對,藉此建立他們的信心。筆者又可從他們的提問及判斷中,了解他們能否掌握那些基本元素。 接着,筆者會在原班中教授故事結構圖式的另外三項元素,包括困難、解決方法和結局,這些元素對於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而言,相對較難,但由於他們已經掌握故事中的角色、時間和場景,所以更能專注學習,並能與原班學生一起討論。筆者提問同學時,有特殊需要的學生特別留心同學的回答,筆者當時提問一位輕度智障的學生,問他:「同學的答案是否合理?」他回答合理,筆者追問他理由,他亦會重覆同學提及的原因,雖然那些原因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但可見他十分留心同學的回應,而且對於一個小學三年級的輕度智障學生來說,能夠重覆別人的理由,而理由合理,已是相當不錯的表現。再者,這種學習模式帶給全班學生的信息是協作學習,而不會產生標籤效應。 對照西方學習前裝備的支援方式,本地學校多傾向先按課程教授,通過評核了解學生弱項再設法補救。筆者提出中西方之別並非要鼓吹西方一般都是好。然而,中西方法的利弊的確值得反思,在追趕課程進度的同時,該如何優化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學習,以及建立學生信心,如何兼得魚與熊掌,值得思考。 黃柏蕙筆錄

Read more

〈我要飛往天上〉蘇永強

「呀...呀 我要飛往天上,呀...呀 像那天鳥翱翔...」 這是盧冠廷成名作品《天鳥》的其中兩句歌詞,這首歌曲描述歌者嚮往自由,尋找理想國度,希望能找到美妙蓬萊。歌曲當年推出,因為嶄新的旋律,深富意義的歌詞,加上盧冠廷獨特的唱腔,令人一聽難忘。 盧冠廷是香港著名創作歌手,有深厚的音樂根底,身兼電影音樂作曲家、演員、歌手,在音樂領域得獎無數。 他每次表演都信心滿滿,揮灑自如。但原來他在讀書的時候自信心極低,很不喜歡留在學校,這是因為他有讀寫障礙,書寫時經常會將意思搞亂,例如會將300寫成3000,英文字母b和d亦分不清楚,造成學習和生活上很多困難,在考試中從未合格。 但一次的經歷,加上老師的鼓勵,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音樂潛能,從此自信心增加了不少。 盧冠廷在中學的時候,在一次英文課堂中,老師要求每位同學都要朗誦一首英詩。當時他十分喜歡自彈自唱,於是他對老師說:「我朗誦是不行的了,我可不可以將這首詩唱出來?」他的老師想了一想,然後說:「Why not?」於是他選了一首詩,配上旋律,向着全班同學唱了出來。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作曲,唱完之後全班一齊熱烈拍掌。他的老師十分欣賞他的才華,於是將這位小小音樂家帶到第二班,第三班,讓他在其他班上唱出作品。在訪問中他回憶說:「在這次之後,老師給了我無比的信心。我不是什麼也不行,原來有些事情我可以做得很好。」 他雖然先天有着讀寫障礙,但憑着他的音樂天份和不斷嘗試,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音樂造詣不斷增長,令他不停作曲、演唱、為電影配樂,在香港流行樂壇取得獨特的位置。 在每一間學校,我們都會遇到各種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根據教育局的分類,這些學生包括聽覺受損、視覺受損、身體弱能、弱智、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自閉症、溝通困難、讀寫困難、資優。這些分類能夠幫助學校作出評估,然後採取合適的支援方法。根據我過往支援學校的經驗,若要再仔細劃分,特殊學習需要的種類又可止這十類!以視障學童為例,從弱視到失明,視敏度可以有很大的差別,對光和影像的反應亦有很大的不同。再以自閉症為例,每位學童在情緒、語言、溝通、智力各方面都有所不同,因此可以構成很多的組合。校方會因應各種類型的學習障礙設計活動幫助他們學習。例如對於因為眼球控制問題而引致閱讀困難的同學,我們可以透過球類活動和迷宮遊戲等,改善他們的眼球肌肉協調,從而改善閱讀問題。 設計合適活動及選用輔助器材讓同學克服學習困難固然重要,然而如何培養他們的健康心理,突破自身的障礙,更不容忽視。在心理發展方面,他們都有一些共通性:因着身體或智能的障礙,他們的學習進度比一般學童都較為緩慢,因此自我形象、自信心、自我效能感普遍都較低。對老師來說,如何提升他們的自我觀感,幫助他們在充滿困難的學習和人生路上堅持下去,是十分具挑戰性的使命。 根據有關學習動機的理論,我們自我觀的形成,很受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s)對我們評價的影響。老師作為學生成長中的重要夥伴,他在學生面對困難和尋找出路的時候,若能表達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在他們進步時能表示欣賞,會令他們對自己的能力和形象有所改觀,大大增強自信心和學習的動力。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學習困難比常人大,但同時不可忽視的,是他們每個人都有着不同的潛能,有待老師發掘。在照顧這些學童時,除了要了解每一種學習障礙的特性和相應的教學方法外,還須像盧冠廷的英文老師一樣,有着敏感的心、仔細的觀察力,能把握機會讓每個學生都能發揮天份,展示才能,讓他們都能飛往天上!

Read more

〈反思〉趙志成

反思一詞,在中、小學教育領域內,又是洋為中用,譯自reflection,以前我們多用反省,是思考過去的事情,從中總結經驗教訓。現在讀來,反省有自我檢討之意,有點負面,而反思則不一定是過去有甚麼大差錯,只檢視已發生的事而作改善。 以老師為中心的講解式教學仍是主流,只要解說清晰,援例恰當,問題條理分明,輔以影像圖表,是具極高效果的教學,較諸設計混亂、毫無資料輸入的小組活動有效得多;不過,長期的單向講解及線性思維,往往令教師習慣期望學生「要」和「應」跟得上,看不到、及無暇理會學生學習的難點,和學習上的差異。 因此,「反思」這個概念,在教學過程中,變得極為重要,尤其是在不斷趕課程及灌輸大量知識內容予學生的時候。如果教師們能適時地反思教學失效的原因,多問一句我能做甚麼以改善,實踐一個小方法,教與學都會更有效和愉悅。 學生的學習歷程亦應有反思的習慣,多思考學到與學不到的原因,尋找解決困難的方法,不單靠老師的輸入,多與同輩及師長交流討論,自己能總結學習心得,選擇學習策略,才是最優秀的學習者,較奪10A、8A更有意思。 一連寫了「差異」、「增值」、「回饋」、「反思」等幾個在香港教育及教改下的流行語,都是受西方教育詞彙所影響,都是很有意思的觀念,但在落實這些觀念時,卻不能是隨口噏的「套語」,對這些詞彙要有準確的理解,及如何運用於合適的情境上,過猶與不及,都會吃力不討好。

Read more

〈回饋〉趙志成

「回饋」這個中、小學教育常用的新詞彙應是譯自feedback了。漢語大詞典只有反饋,泛指發出的事物返回發出的起點並產生影響。 在探究學生的學習效果時,回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意指學生在學習歷程中,教師在不同階段給予學生的指導。在學位不足、淘汰篩選教育的年代,考試或評核只起着把學生排次序的作用,課程是否太艱深,學習是否太沒趣毫不重要,反正總會揀選到高分學生。隨着社會的發展,多認識學習的理念,多重視個人的潛能和習性,在評核學生的表現後,再給予回饋才能幫助他們學得好。 回饋不是給一個等級、一個分數、一個評語,而是個別或小組指導,而是有跟進習作,有針對學生學習的不足或難點而再教,再評核。評核不再是大考、期中考;也不只是測驗,而是要利用測考、習作、練習、問答等方式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好讓教師調適教學量、內容及進度,新的用語是「評核為了學習」。 學者Hattie搜集了大量、數以萬計有關教學策略及措施是否有效的研究調查,回饋的效果排第一,遠高於學習技巧、補習、能力分班、小班教學等方法。 當學校不斷催迫學生學艱深課程及過多內容,教師不但不能教得透徹,也不能有效的給予學生指導及回饋;當學生人數過多,不能給予學生個別回饋時,小班也就重要了。當家長不理解回饋的重要,以為只要功課夠多、課本要深,就是高水準的學校,一旦子女在學習上受打擊,失去學習好奇及興趣,不會再學。 教師的大、小回饋都常令學生感覺良好和鼓舞,很有用。

Read more

〈教與學都叫苦〉趙志成

中學六年制開始後,教師及學生都叫苦連天,學生能力差距擴大,學習差異也必然出現。舊制度中,中五的退學點沒有了,不能再揀篩選後的學生教;各學科課程的設計要改變、對「全部」學生如何學習要有深切理解,公開試要適切改革以配合學生程度等等,都是需要醞釀、討論、試驗的。新學制其實不是三幾年間就可上馬,可以過渡。 從改革者的角度看,上述的問題不是做了嗎?有新課程、新水平測試、新教師培育課程、新資源等等,要改行新學制自然要有明確目標、行動綱領、策略計劃、時間表等等,過程中遇到問題就解決問題,才是有效率、有成果的改革,不能適應這條改革方程式的人便應受淘汰。 有時很難與不在學校工作的局外人解釋在照顧龐大學習群體時,學校並不是工廠生產線,教育目標亦不能標準化,每個學生的成長和學習亦不是一致的,「好」學校亦有很多類。 新高中學制本來可以減少一次公開試,又讓中學生多讀一年,是良好意願,但實踐起來,為回應家長或社會人士期望,教師已為失去學習動機的中四學生準備應試,為力有不逮的中一學生準備以英語學習,全都是為了送學生入大學而作準備。 例如,很多Band 2、3 學生原本用母語學得好好的,也被迫痛痛苦苦的用蹩腳英語學,偶然或有三、兩位苦學有成,其他則陪讀;教師不斷要有兩套中、英文材料,多手準備,班內中英夾雜、課後補習語文,個別輔導,又要「化時為科」、跨課程英語學習等等,不苦才怪?

Read more

〈新學制「照顧學習差異」文章系列之十: 參觀有道(下)〉陳鴻昌

繼上篇談過參觀專上院校的一些點子,本篇將以參觀職場為例,展示照顧學習差異的參觀設計。 參觀職場的元素 一些較具規模的機構或公司,在安排學生參觀時,可能會設有導賞員,甚或安排某部門的主管及前線員工作分享,即大致如下: 資訊 \ 人物 導賞員 部門主管 前線員工 集團/公司資訊(簡介) x 某部門的資訊 x x 某工作崗位/前線工作的點滴 x x 然而,單憑上述的「標準資訊」,學生在參觀「經歷」後,未必能「學習」。若要化經歷為學習,可考慮加入下列元素: 一、行業資訊 對於學生而言,某行業的資訊比起某一公司的資訊更為重要。而員工在該行業及該公司的成長過程,才是資訊的核心所在。這包括:入職條件、學習及受訓過程、工作上的甜酸苦辣、晉升階梯和行業的前景等。因此在可能的情況下,學校可與有關機構事先溝通,以調適整過參觀過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