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初探之五:如何推行?〉 韓孝述

2015及2016年《施政報告》,均把STEM教育列為重點。推動STEM教育的目的,不是在中小學大搞發明創造,而是要革新現存的課程與教學,在幫助學生打好扎實的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知識的基礎之上,培養其實踐能力和創新思維。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二:目的何在?〉韓孝述

STEM教育源於美國。STEM是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2001年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提出。2007年10月,NSF發表名為《國家行動計劃:應對美國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教育體系的重大需求》的報告,主張在基礎教育及大學本科階段,大力推行STEM教育。2010年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向總統提交報告,認為STEM教育有如下價值……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一:工程在哪裡?〉韓孝述

日前參與一所學校的三年發展計劃討論,學校擬將STEM列為關注項目,討論過程中,一位老師問道:「STEM是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在本港現行的基礎教育課程中,只有科學、科技和數學學科,沒有工程學科,那麼,STEM是否變成三缺一,STEM的E在哪裡?」

Read more

〈城中好高髻〉韓孝述

豐子愷在1956年畫了一幅漫畫《城中好高髻》,畫面上是三個奇形怪狀的女子,或是髮髻梳得太高,或是眉毛描得太寬,或是衣袖做得太闊。畫上題了歌謠:「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並加說明:「《後漢書.長安城中謠》注云:改政移風,必有其本。上之所好,下必甚焉。」 豐子愷作此畫,是有感於中央政策有所偏差,得不到糾正,反而上行下效,社會上出現了奇形怪狀、變本加厲的情況。以此畫,比近事,如果「城中」是教育當局,「四方」是學校課堂,歌謠說的便是「全港性系統評估」(TSA)了。 華人社會傾向把教育等同應試。這種文化傳統,利弊相生,利的一面是目標明確,師生有一致的努力方向,弊的一面是考試為擇優而設,擬題過深而又產生倒流效應,令學生失去學習動機。設立TSA的初衷,是在小三、小六和中三完結時,依據目標來評估學生的基本能力水平,以改善學與教。為了減少弊的一面,它的原初設計,特別強調兩項特點,一是評估的只是學生的基本能力,二是評估成績不影響學生升學。 現時的問題,表面似是坊間習作質素欠佳,學校又以此大量操練,但追本溯源,是否「城中好高髻」,才是「四方高一尺」的本因?以數學科為例,已有學者和老師在香港數學教育學會期刊《數學教育》上指出,TSA一些題目有擬題過深、評卷過於挑剔、考核內容超出課程要求、考題未能對準考核重點等情況,也就是說,TSA的問題,會不會是名實脫節,評估的已不只是學生的基本能力?  

Read more

〈鷹路向與鴿路向〉韓孝述

教育局2004年開始實施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源自教統會2000年9月發表的《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建議》中清楚說明,系統評估是基本能力評估,其設立有兩個目的,一是「協助教師及家長了解學生的問題和需要,從而及早提供適切的幫助;同時,透過適切的教學措施,讓學生有最大空間發揮潛能,既能保證基本水平,又能發展所長。」二是「為政府及學校管理當局提供全港學校學習範疇水平的資料,以便政府為有需要的學校提供支援和監察教育政策執行的成效。」 上述兩個目的,至今無可非議,問題卻是,一個目的是為了補底,一個目的是為了監察,二者其實存在「內部矛盾」。雖然在設計上,已用了一些措施來緩和矛盾,例如評估的只是學生的基本能力,評估結果只問達標與否而不列等級高低,以及評估成績不影響學生升班升學等,但執行上若對兩個目的不辨主次,「內部矛盾」可以惡化為「對立矛盾」。 筆者試套用黃毅英、林智中和陳美恩(2009)的鷹、鴿之喻,分析TSA出現的問題:當TSA主要用於補底,它先會弄清楚學生在中英數三科需要掌握怎樣的基本能力,考核內容會針對這些能力,它的實施會重視為學校提供支援,協助學校探討成績未逮的原因,謀求改善的方法,這是一條「鴿路向」;當TSA主要用於監察,它會不合理地提高對學生的要求,考核內容會趨向過深過濶,它的實施會強調向學校進行問責,評比校間優劣,甚至把它變成學校存亡的重要指標,這是一條「鷹路向」。 TSA未必是存廢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路向的問題。 參考資料 黃毅英、林智中、陳美恩(2009)。「基本能力」還是「基本」嗎?《數學教育》,第28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