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組討論」 VS 「小組聊天」?〉曾秀怡

 一次通識科的同儕觀課,被觀課的兩位都是新老師,同是運用「小組討論」的教學策略,教授同一議題,但效果卻截然不同。老師A的課堂分組討論活動,秩序混亂,學生只顧聊天;相反,老師B的課堂秩序井井有條,學生討論認真,表現投入。兩班的學生都是能力中下的班別,哪為何有如此大的差異? 這可能是與「小組討論」中如何運用「微技巧」有關。 老師A讓學生自由分組,學生「你推我讓」,分組已擾攘一段時間。另外,他全組派發一份閱讀資料後,讓學生在小組討論15分鐘,但部分學生只討論了3至4分鐘完成,其餘時間變為閒談嬉戲。還有,全組只有一張記錄討論結果的工作紙,只需一個同學負責記錄,其餘同學都相當清閒,學習氣氛鬆散,以致小組討論的成效不顯。相反,老師B的課堂分組指引清晰,設有分組名單, 30位學生在7秒成功分組,原來老師B在制定了分組名單後,曾讓學生在限時內(10秒)進行「移桌子」練習,讓他們習慣動作迅速。而且,他把小組討論時間控制於8分鐘之內,在派發討論資料後,各同學先有2分鐘各自閱讀資料,再規定每人在組內均需要發言1分鐘,並設有計時器提示學生的發言時間,讓每位學生都需要參與活動,表達己見。更重要的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每位同學都備有工作紙,方便記錄相互的觀點及鎖緊他們的學習過程。 看過以上例子,有同工提出疑問:「那麼,小組討論是否不可以自由分組? 討論時間是否一定要8分鐘?」其實,是否「自由分組」或討論時間的多寡是不可一概而論,需要按面對的「班情」及課程而定。但協助弱勢學生建立小組常規,當中是有些原則可參考的:第一,教師需要有清晰指引;其次,需要快速轉換任務,因此討論時間不宜過長;再者,任務是學生的能力是可完成的;最後,教師需「高度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了解他們的進度及給予適切回饋。

Read more

〈「以強帶弱」的關鍵〉曾秀怡

在某校中一觀課時,觀察到學生在小組學習的過程中,互相協作、有商有量,學習氣氛濃厚。心想這必是精英班的表現,但詫異發現他們能力只屬中等。「這班的學生學習差異很大,所以我們採用異質分組的學習方式,以強帶弱。」班主任陳老師徐徐道出。「不少學校均採用此方式,但很少如此成功,有甚麼秘訣嗎?」 「可能與『師徒制』有關,由於異質分組,組內有強有弱的學生。4人小組內有2位強生為師父,2位弱生為徒弟,以『一帶一』方式進行學習,若徒弟在考試時,分數有進步,師父會感到自豪。若整個小組在測驗或考試達至某一分數,便會集體獎勵,例如邀請他們到我家中作客,他們都是很期待的。『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這可能是當中的關鍵。」陳老師嘗試解答我心中疑問。 「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都以「獎勵」作為刺激學生的學習動機。而「獎勵」不一定是物質,但必需是學生在乎的。其實,「獎勵」本身並非陳老師所說「以強帶弱」的關鍵,真正的關鍵是「陳老師本人」。若沒有他悉心經營班級,營造友愛互助的學習氣氛,有多少學生仍會如此在乎「師徒情」? 有多少學生仍會期望作客他家 ? 因此,「以強帶弱」的前題是透過班級經營,創設安全包容的學習環境。

Read more

〈明年不再見〉曾秀怡

由於工作關係,近兩三年的暑假多了與學校協助進行「中一適應課程」。不同學校的「中一適應課程」有不同的目標,而較弱勢的學校主要是希望透過進行一些級際及班際的團隊活動,帶出對學生在學業及校園生活上的期望及要求,從而增加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凝聚團隊氣氛,達成在暑假前的「班級經營」。 在多所學校的協作經驗中,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所較弱勢學校的一位留班男生。該校的「中一適應課程」是一連三天,甫在第一天,我已留意到他,胖胖矮小的身型、白淨的皮膚,典型可愛稚氣的中一學生。但留意到他並非因為他的外型,是因為他特別離群,加上「嬲爆爆」的眼神,在人群中特別突出。還記得在第一天的活動中,有教師訪問過他對於個別活動的反思,他表現得非常不耐煩,差點拒絕回答。但到了第三天的活動,他已是他班中的小領袖,很多環節都極力為班中出謀獻策,令人刮目相看。我們在學校走廊與他相遇,他主動向我們表示:「老師,明年不會再見到我了。」「為什麼?」「因為我明年會升中二,不會再留班的」。簡單的幾句說話,讓人感動,因為看到他對自己的信心及目標。 較弱勢學校的學生缺少的是學習的信心,所以透過這類「中一適應課程」,將學習融入活動,為他們創設一連串的成功經驗,目標旨在帶出一個訊息:升上中學,學業是可以重新開始的,而「你」是可以做到的。讓他們愛上學校,學上學習,也是我們最期望的。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