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學習篇:費曼學習法〉蘇永強

優質中學將於聖誕假後進行上學期考試,小明現在已經開始溫習。他看完一遍經濟科教科書內容後,發覺有一些概念還不太弄得清楚,於是去求問經濟科張老師。 小明:「張老師,這個學期你教的內容有些我現在還不太清楚,請問你可否解釋多一次?」 張老師一向認為小明是可造之才,對他期望甚殷,想起「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認為正好藉此機會教授他一些學習方法,讓他終身受用。他即時想到了以諾貝爾物理學得奬者費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為名的費曼學習法(Feynman Technique)。費曼除了學術成就超卓之外,他還善於運用簡單、生動的語言,合適的例子來闡述艱深的理論。他對周遭事物充滿好奇,熱愛教學,認為教學能刺激思考;每次在準備課堂內容時,都加深了他對課題的了解,學生的提問往往能幫助他發掘新的研究題目。 張老師:「我現在比較忙,不如這樣吧,你跟隨我的方法先再溫習一次,若還有不明白的地方,你遲些再找我吧。我應承你,到時我會再教你一次。你現在先找你的妹妹,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幫到你。」 小明:「我的妹妹?她現時只是讀中三,怎麼可以幫到我呢?」 張老師:「相信我,她一定可以幫到你,但你要跟着我的步驟去做。第一步,向你的妹妹講解一遍課本的內容,看看她能不能了解你所說的。」 小明:「他現時只是初中學生,怎麼會明白我現在所學的經濟概念呢?」 張老師:「我也有教你的妹妹,她雖然是初中生,但理解能力不錯;第二步,當你解釋完給她聽之後,找出你覺得很難向她表達的概念和她不明白的地方,這些應該就是你對課本內容了解不夠透徹之處。第三步,重看課本,看看有那些你還未真正明白的地方,再嘗試以簡單的語言和例子,向你的妹妹再解釋多一次。」 小明:「就是這麼簡單?」 張老師:「就是這麼簡單!完成這三個步驟,你再來找我吧。」 兩天之後,小明再來找張老師,他正在準備下星期的教學內容。 小明:「謝謝張老師!我已經弄清楚這學期你教的內容,不用再麻煩你了。」 張老師:「真的嗎?這真是太好了!若果下次你用這個方法,還有不明白的地方,隨時來找我吧!」 小明:「再見張老師!」 張老師:「再見小明!」 張老師帶着滿足的微笑,繼續埋首備課,同時也盤算著下次可以教導小明那種學習技巧,幫助他在學業上更進一步。

Read more

〈「都叫你要勤力啲讀書,為什麼總是做不到?」〉胡翠珊

很多老師或家長都希望尋求靈丹妙藥,希望在短時間內有效改變學生的學習習慣。有專家曾指人們要連續做同一件事21天,才能養成一個新習慣。要即興嘗試一件新事物並非困難,但要堅持每天都做該事,需要的就是堅毅和紀律。

Read more

〈教溫習〉朱榮得

管子在約三千年前便已經在《弟子職》中提到朝益暮習對成績的重要。學生不單上課要留心專注,課後亦要用功溫習,方能學有所成。但有不少老師反映,學生根本未建立良好的溫習習慣,甚至連溫習意識也欠缺。 當然,以往學校甚少有老師向學生講解如何溫習,我們唯有自行領悟適合自己的溫習方法。但亦有學校期望能較有系統地建立學生溫習的習慣及培訓溫習的策略,便邀請我們到校為學生進行工作坊,讓學生了解如何安排溫習時間、整理學習材料、製作溫習筆記等。 不單止初中生未能掌握這些溫習的「基礎知識」,老師指高中生也有很多不懂得如何溫習,很擔心他們未準備好面對公開試。對這班面對文憑試的高中學生,老師的評語是他們未有經歷過會考的洗禮,因此久久未進入備戰狀態,也未掌握基本的應試技巧及溫習策略。為此,我們便準備了一個給中五的工作坊,希望能協助學生更好的為公開試作準備。其中一個部分,我們講到怎樣更有效運用公開試題(past paper)作練習。 說到運用公開試卷作練習,由於發現學生在考試時的時間管理普遍欠佳,我們便特別設計一活動,把一份通識卷一的試卷派發給學生,而任務是要求學生在一條120分鐘(與通識科文憑試卷一的應考時間相等)的時間軸上,填上他們會怎樣分配時間。結果發現,有很多學生只是單純把時間分為3等份(因卷一有3條題目),而且都是由第1題順序做至第3題。這反映學生沒有先閱讀試卷的意識,也沒有按不同題目佔的分數、難度調節答題的時間及先後次序。 另外,學生很多在做完公開試卷後,只是單純的計總分、算級別,卻未有分析自己在哪個課題、哪種題目方式表現較弱,然後針對弱點多加操練。其實很多老師,甚至坊間筆記、手機軟件都已把公開試卷的題目逐題分類,以便學生在溫習時能更容易檢視自己的強弱項。 當然,我們的介紹只能帶來短暫的刺激,要令學生持之以恆把學到的溫習方法實踐,還需要他們自己的堅持及老師對學生的鼓勵與期望。

Read more

〈新學制「照顧學習差異」文章系列之八: 在帶領學生預備公開考試中 照顧個別差異(下)〉陳鴻昌

若我們能跟進個別學生的進度,度身訂造個別的溫習策略,當然是最理想的,但在學校現實的人力資源下,幾乎可說是沒有可能的事。因此,我們要想的是:如何在集體溫習中照顧個別差異?上篇末談及的補課安排,在構思上是希望不需要大量增加教師工作量的,若能加上其他配套策略,應能發揮一定的功效,以下將談細節。 在集體溫習中照顧個別差異 筆者過往在公開研討會及數十所中學的教師發展日中談過,現時學校的溫習設計,基本上是以「科目為本」的,即各科組各自商討為當屆學生溫習的策略,繼而由個別科任教師在其任教的班別中執行。科與科之間多無溝通(事實上也沒有這樣的平台),以至任教同一班別的各科教師在「搶學生時間」,希望學生在其任教科目中取得最好的成績,但這良好意願,卻未必能達到。理由很簡單,當一個精英學生在面對不同科目教師的「催谷」時,他或能應付,並持續進步。然而,若一個能力稍遜的學生,在各科教師「拉扯」的情況下,可能「虛不受補」,結果可能科科皆做得不好,又或出現錯配的成績,因而影響他們繼續升學的機會。因此,面對能力稍遜的學生,教師宜作出引導,讓他們想清楚自己的方向,讓他們依據自己的能力、興趣和意願,在修讀高中的最後階段(中五暑假開始),選取個人的「重點科目」,目標是在這些重點科目中取得較好的成績(比如是第3級或以上),而其他科目則達到一定的基準(比如是第2級)。有了這個清晰的目標,學生便不會在集體溫習中迷失方向。 在具體運作上,教師需要作出相應的配合。例如中五班主任可在學年末與學生商討,並諮詢科任教師的意見,引導個別學生訂立他的「重點科目」(這其實也是上篇談及的「介入」工作之其中一類),之後便需要把全班的資料集成一表(例子見附註),發放給所有任教該班的教師。當個別科任師收到這樣的資料後,便清楚知道那些學生視其任教科目為「重點科目」,那些不是。而科任教師便需要在最後階段的功課及補課留有彈性。比如說,有些練習是基本功,所有學生皆必須完成,而有些練習則是為期望在該科考取更好成績的學生而設計的,讓那些視該科為重點科目的學生完成。類似地,操練式或深化式的補課(即非因為追趕一般課堂進度而設的補課),也可是為選擇該科為重點科目的學生而設的,當然其餘學生也可選擇性地參與。下表概括地展示這構思: 參與者 練習類別 補課類別 全體學生 基本功 追趕一般課程 (如有需要) 視這科為「重點科目」 的學生 深化式 額外操練、深化或 只教授最艱深的課題 其實過往很多教師也以深淺程度把練習分類,而補課也一向有「追趕課程」及「額外操練」兩類。即是說,教師在有沒有學生「選擇重點科目」這回事的情況下,也有做上述的工作,分別只是過往所有學生皆須參與全部項目,現在建議有部分學生可選擇性地參與,在備課的工作量應不會因此而大量增加(原本沒有需要因追趕課程而補課的教師,當然也沒有需要刻意因此而變得需要補課才能完成課程)。 總結:從「科目為本」到「學生為本」 要實行上述的方法,基本條件是學校要作出觀念上的轉變。過往學校以「科目為本位」的思維,未必適用於新學制的時代。筆者在上篇及本篇提出以「學生為本位」的方法,是希望學校能引領每名學生達到「個別最優化」的結果。換言之,筆者是希望學校能把「學生的成就」,凌駕在「科目的成就」之上;而教師也可視其「班主任」的身分,凌駕在其「科任教師」的身分之上。在現實的情況下,如我們真的要看「量化指標」,也希望教育屆的同工,可視有多少名學生能尋找他們的出路(例如能升讀學士課程的人數、升讀副學位課程的人數等),看得比個別科目的合格率及優良率更有價值。在這種思維下,學校才可使一群專業教師攜手合作,為每屆的每名學生尋求最大的利益,使每名學生也可因應個別的能力和興趣,尋找適合自己的出路,持續進步,這也是照顧個別差異的意義所在。 附註:

Read more

〈新學制「照顧學習差異」文章系列之七: 在帶領學生預備公開考試中 照顧個別差異(上)〉陳鴻昌

在舊學制下,大多學校有一套方法帶領學生預備公開考試。在學校層面的行政措施而言,常見的有課後及長假期的「中央補課時間表」。而各科組則「各自各精彩」,盡用正規課堂時間及補課時段,希望及早「教完書」,隨即為學生安排一連串的溫習及測驗,希望學生能取得最好的成績。但在新學制下,這套方法還有效嗎? 過去的成功方法未必繼續有效 憑著上述舊方法而成功的學校及教師,大有人在。然而,新學制最少有兩點不同,導致上述方法未必有效。其一是過往不論是中五會考或中七高考,溫習範圍只涉及兩年(實際是年半)的課程,但現在要溫習的範圍卻是三年(實際是兩年半)的課程,過往「及早完成課程,最後三個月溫習」的方法,卻未必能應用於全體學生。一般而言,根基越弱的學生,這種「一次過」的溫習方法的成效可能越低。其二是新的中學文憑考試,深度超過會考,但全體學生應考,則教師需要把部分等同過往高考深度的課題教給更多的學生,當中比從前更需要處理學習差異的問題。過往齊一式的集體溫習方法,效能往往未如理想。 分段式的溫習及「介入」 上述第一個問題,相對簡單,因為我們可作分段式的溫習,例如我們可在中四學期末、中五下學期及中六下學期皆預留溫習時段,例如:   上表中的推動式「介入」,是指為不同能力的學生提供輔導及方向。在舊學制下,有很多學校會為中六及中七學生安排參觀大學,以增加學生的「爭取入大學的意欲」,但在新學制下,學生除了進入大學修讀學士學位課程外,還有不同程度及能力的學生有其他需要,單是參觀,也要有不同的種類,而有些學生更需要及早認識不同行業,以推動他們看見求學的需要,這實是在新學制下生涯規劃教育的重要環節,以照顧不同學生的需要。 而在中四及中五學年末的「介入」,是指引導學生看清自己的方向,適當地作改選或退修科目。比如在中四升中五時,有些學生可能適合退修某一選修科,改修應用學習課程,有些則索性少讀一科。這當然影響他們在中四升中五及中五升中六間的暑假溫習安排。而因應不同學校學生的特性,有些學校可能需要在中五下學期預留較長時間的溫習期,以協助學生重整中四及中五所學的內容。但這樣做,實際的教學時間會更少,可能又會衍生大量為追趕課程而設的補課。因此,若教師任教的學生並非全為精英,需要對補課的安排有所調適。 補課轉移 過往若教師因未能追上教學進度而補課,其中一個因由是學生學習進度未如理想,唯有在課堂上拖慢進度,希望更多學生學會教學內容,最終導致趕不上進度。若添加上述由溫習期而產生的補課,便是雪上加霜了。因此,我們宜回想,每當遇上艱深課題時,是否無論如何教得「慢」,其實也只得三、五個學生明白,其餘大部分同學則「陪太子讀書」?在這種情況下,若未有信心刪減課程,我們可嘗試把部分特別艱深的課題抽起,讓正常課堂的施教過程更暢順,而在補課時段(如有需要)才教授那些艱深課題。這樣,這類補課的潛藏對象其實是那些精英學生(但我們卻不宜禁止其他學生參與)。若能配合適當的行政安排,可讓學生選擇性地參與這類補課。這一來可避免在正規課堂出現大量同學「陪讀」的情況,二來可減少全體教師為全體學生大量補課的惡性局面,下期將續談這類照顧學習差異方法的細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