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前做好準備〉何志明

根據平等機會委員會2012年的調查,本港學校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SEN)的照顧,最常見的三種支援措施之中,於放學後提供額外的學業輔導是其中一種,而就筆者所見,學校普遍透過這種課後支援模式,輔導學生完成功課或協助他們追趕課堂上的學習,採用的趨向「補救」的概念,這種取向可能讓學生感到因為自己的不足,未能追趕課程的要求,而需要將勤補拙。 西方普遍採用的卻是「裝備」的概念,教師會在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學習新課題或課文之前,透過前置活動(Front-Loading Activities),協助他們清楚知道將會學習甚麼重點和內容,以及建立前備知識和技能,包括在新課題或課文中需要掌握的關鍵概念和詞彙。這種取向能讓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建立學習信心,並在足夠的裝備下學習新課題或課文,拉近與原班同儕的學習準備度,讓全班一起探究和學習。 筆者多年前教授小三學生故事結構圖式時,曾經採用「裝備」的概念,效果不錯。筆者在全班閱讀故事書時,先利用兩節課堂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理解故事結構圖式三項基本元素,然後請他們嘗試在故事書內找出角色、時間和場景。筆者又請他們當小老師,擬定相關問題,返回原班時提問同學,並須判斷同學是否答對,藉此建立他們的信心。筆者又可從他們的提問及判斷中,了解他們能否掌握那些基本元素。 接着,筆者會在原班中教授故事結構圖式的另外三項元素,包括困難、解決方法和結局,這些元素對於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而言,相對較難,但由於他們已經掌握故事中的角色、時間和場景,所以更能專注學習,並能與原班學生一起討論。筆者提問同學時,有特殊需要的學生特別留心同學的回答,筆者當時提問一位輕度智障的學生,問他:「同學的答案是否合理?」他回答合理,筆者追問他理由,他亦會重覆同學提及的原因,雖然那些原因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但可見他十分留心同學的回應,而且對於一個小學三年級的輕度智障學生來說,能夠重覆別人的理由,而理由合理,已是相當不錯的表現。再者,這種學習模式帶給全班學生的信息是協作學習,而不會產生標籤效應。 對照西方學習前裝備的支援方式,本地學校多傾向先按課程教授,通過評核了解學生弱項再設法補救。筆者提出中西方之別並非要鼓吹西方一般都是好。然而,中西方法的利弊的確值得反思,在追趕課程進度的同時,該如何優化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學習,以及建立學生信心,如何兼得魚與熊掌,值得思考。 黃柏蕙筆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