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規劃篇:沒有賣不出的房子〉蘇永強

日本製造,對很多人來說是信心的保證。無論汽車、電器、食品、甚至廁所板,日本製造代表著品質、可靠、實用,因而很多都能風行海外。這種現象可歸因於日本人的民族性與注重細節、一絲不苟、追求完美的工作態度。喜歡日本電視劇的讀者,應該會發覺日劇經常會以不同行業作為劇集背景……

Read more

〈生涯規劃篇:《四重奏》與三流演奏家〉蘇永強

日劇《四重奏》由著名編劇家坂元裕二編寫,透過四位三流演奏家相遇和組成樂團的過程,帶出戀愛、婚姻、家庭、興趣、工作等課題。此劇並不是味如快餐食品的肥皂劇,它像在高級餐廳裏享用的晚餐,每一道菜都帶來驚喜,須要用心品嚐,才能欣賞箇中滋味。

Read more

〈生涯規劃篇:彈性就業大趨勢〉蘇永強

媽媽:「小明,你將來想做甚麼職業?」
小明:「我想做作家、畫家、魔術師、設計師......」
媽媽:「如果只可以揀一樣工作呢?」
小明:「為甚麼只可以揀一樣呢?」

最近有調查報告顯示,香港於 2015年約有五十萬名彈性就業者,佔總就業人數的13.9%,當中15-39 歲彈性就業者約十三萬人,整體彈性就業人口呈上升趨勢。

Read more

〈生涯規劃的規劃基礎〉周富鴻

來勢洶洶的生涯規劃,挾著每年近五十萬元的生涯規劃津貼,其結果如何暫未得知。不過,可以想像這樣一個龐大的計劃若單靠學校的「升學及就業輔導組」來支撐,後果多不理想。 生涯規劃的精神在於令學生知道自己的潛能和興趣,以及理解社會的發展趨勢,並通過理論的學習與實地的體驗,再經過學生互相交流和自行反思,從而因應自己的興趣和能力為未來作好籌劃,並付諸行動。 以上的生涯規劃描述基本上已是學生全人發展的規模,涉及學生成長、輔導、活動規劃、課程設計、紀律培訓等,若不是全校各部門通力協作,以及由中一級開始經營,實在難有好的效果。因此,負責這項大工程的領軍人物必然是校長或至少是副校長,他們必須把生涯規劃納入學校的關注事項內,全校推行。 班級經營是一個重要的推動生涯規劃的途徑。班級經營除了是班級管理外,更重要的是通過班主任的策劃和推動,塑造良好的班級文化,令學生通過班務的分擔、班規的共同建立和遵行、班級活動的計劃和實施等,讓學生親歷承擔、負責、溝通、紛爭處理、與人合作、建立團隊精神等的學習機會。這些都是未來在工作環境裏必須具備的素質。學生若由中一開始便經歷有關活動,發展這些素質,效果自然更佳。此外,生涯規劃涉及不少的活動的參與,活動前的指導及活動後的解構都是引導學生反思的重要部分,班主任對所屬班級的學生理解較深,關係亦較密切,如何布置班主任在其中的角色,發揮他們的功能也是主事者需要考慮的。

Read more

〈哪一天,我們會飛?〉李文浩、朱榮得

最近一套本地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令大家想起青年的夢。 故事背景是90年代一所名校,一班中六同學在那偌大的、充滿自由氣息的校園裏各有夢想,且敢想敢做:手巧的「手工王」盛華包辦學會、校慶的美術工程,想從事室內設計;物理成績超卓的博文埋首機械裝置,盼終有日一飛衝天;鳳芝深知夢想珍貴,思前想後,決定要環遊世界。觀眾特別憐惜主角們那單純的初衷,因為明白長大了必要面對現實的種種限制;也一如電影所交代,幾位主角長大後也沒有完全實現自己的夢想。 電影最令筆者莞爾的,要算那位把「成功」兩個字讀得特別鏗鏘有力的輔導老師。他着中六學生填寫一份「夢想計劃書」,考慮個人志向有否具體回報、實踐上有何長短期目標。結果,一位夢想當「香港馬勒當拿」的男同學,被指導填上有較好回報的「健身教練」;一位想進演藝學院修讀舞蹈的女生,則被勸趁早打消這沒有前途的念頭。這位老師說得不對嗎?這不就是「生涯規劃」想要處理的嗎?他說的某程度上都對,但這亦讓我們思考,生涯規劃的目的是希望學生能發揮潛能,向夢想進發?還是盡早學懂妥協,避免將來碰壁? 筆者想起Linda Gottfredson有關生涯發展的「限制及妥協理論」(Theory of circumscription and compromise)。Gottfredson視限制及妥協為生涯規劃必然的過程,在不同的成長階段,每個人也會按照連串因素,把「不相稱」的生涯目標從自己的夢想清單中剔除。當發展至青年階段,也正好是個體身心逐漸成熟、開始立志和追夢的時候,但有趣的是,種種內在條件(如能力、興趣、價值觀)也不及外在條件(性別角色、社會階層)更能左右一個人的生涯抉擇過程:「這門工作適合男/女孩子嗎?人們認為這行業受人尊重嗎?」若再考慮經濟狀況、就業市場需求等現實環境因素(想想那位語重深長的輔導老師和「夢想計劃書」),那夢想清單應再短幾分,人便會在理智上進行調整,看着那清單上僅存的幾項選擇說「還不錯吧」。 《哪》片主角們是名校生,家庭支援、學習成績不成問題,可他們長大後為着那「還不錯吧」的工作折騰,事業與個人生活也過得浮躁,直至一天才赫然想起自己曾造過夢。劇中博文那句「這裡不是個讓人造夢的地方」是真心話也可以是晦氣話,當面對現實的限制時要作出哪種 / 哪個程度的妥協,大概是每個人都要學習的功課。 筆者思考,這對現時中學進行的生涯規劃輔導工作有何啟示?單是介紹學生升就途徑、介紹不同途徑的資歷門檻是否就足夠?對於暫時未能跨過門檻的學生,怎麼引導學生繼續追尋夢想?如何教會學生在妥協與堅持之間有進有退?筆者淺學,未有什麼實質建議,只想到若成年者看《哪》片會感動、有回憶,也定必是過來人,有什麼比過來人的故事動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