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對觀課的一些基本思考〉湯才偉

一直以來,觀課多作為一種評核的措施,以判斷授課者的教學表現。近年,由於協作學習、外評、校本管理等新觀念和措施的引入,觀課漸被視為提升同儕間專業能力的一種行為。結果,觀課的評核和學習意義便混為一談。情況就如期望孩子在收到成績單後便會有好的學習表現,最終卻是緣木求魚。所以在推動觀課的時候...... 下載文章

Read more

〈教學難度遠超做好這份工〉趙志成

觀課之前,教師應先重溫學生在學習時的體驗,每一位教師都應坐在課室後做一天學生,感同身受,並觀察學生如何學習;同時又可觀察同事如何教學,易地而處,向他們學習,捨短取長。在談各種觀課形式之前,我在這裡提出的6個問題,說一說看法和觀感。 你坐在課室後面一整天,有甚麼感覺? 坐在課室後面觀課一整天,其實是極為辛苦的,尤其是當學習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聽教師講授知識的時候。撇開學習不談,單坐在那些硬板座椅上半個小時,我已有如坐針氈的感覺。「左移右動」與「打瞌睡」其實是常態,當你坐上三節後,就感受到學生們為何如此期待小息的來臨,亦理解小息時的躁動和忘我狀態。你也會知道,侵蝕學生小息時間時,學生心中為何嘀咕和不快。做教師的都覺得自己的說話很重要,不停的要求學生聽,不斷的重複,不停的囉嗦,佔用小息或其他老師上課的時間,其實是不專業的表現。 學生的課堂學習是雀躍還是苦悶,學了多少? 假如你肯問一問學生,他們都會告訴你上課真是「很悶」,不過他們被要求要做「乖」學生的角色,通常不會說甚麼,也不太懂分析學習的量和質。當然,已養成惡劣學習態度的學生就甚麼也跟你抬槓。 在不是我任教的科目,我聽得明,學得到嗎? 我的科學知識最差,如果聽懂一堂中四物理或化學課,我會雀躍半天,教我的肯定是好老師。我五音不全,所以極為尊敬那位連我也教會投入快樂地唱歌的老師。 同一班學生面對不同的教師,有甚麼不同的表現? 為甚麼同一班學生上不同老師的課時,有截然不同的表現,這不單是學科的特性問題,是教態(嚴寬有度)、師生關係(不是嬉戲,是由衷的關愛),與教學多元化(趣味與挑戰性)的結合體。有時,學生都很「醒 目」和「功利」,知道誰是副校長,誰是訓導主任,對操他們生殺之權的老師會噤若寒蟬,不一定是因為「教得好」。但年資淺的教師都不用沮喪,要建立校內地位,還是要靠個人在教學上的努力。在校內建立好口碑的話,幾年後就成為資深好老師,就算較頑皮的學生也受其他師兄師姐的口碑影響,既忌憚三分,更渴望受你所教。 同一位教師教不同的班級有甚麼不同? 如果校內有一位教師能使不同班級、不同學習態度、不同能力的學生都貼貼服服,要不斷向他/她多學習了。 不同的教師教同一個課題有甚麼不同? 如果有機會在同一個課題,看不同的教師教學演繹,我們都應該能看出甚麼才是較有效的方法吧! 教師們其實都很盡責,教好每一課,更是每位教師夢寐以求的事,正因為教學工作不是只做好這份「工」,學生學不到時特別感到沮喪,做好「工」只要依指引辦事,循規蹈矩不出錯就可以了。我們多了以學生為本(即要照顧每一個的差異)及「育」人的意義,其難度是遠超做好份「工」這麼簡單。 其實,教師都很想學習好教學,有好課堂可觀是特別興奮的,此亦解釋了為甚麼每到海外,甚至本地學校交流,最渴望的是進入課堂觀課。反而在自己學校內,教師們都有點不好意思,怕開放課堂,又因教擔太多,匆匆忙忙的一課又無甚可觀。因此,互相學習的觀課文化,既要建立,更重要的是要「有為」(有目的)、有意義、有益和值得的觀課。 如果觀課的宏觀目標是為了教師發展,我們可以分為以下的幾種方式: 選任何一位同事互觀 選任何一位同科同事互觀 同科組同事全部互觀

Read more

〈在教師專業發展日陪學生上課〉趙志成

在觀課的討論中,提到人有我有、應付式的、敷衍式的觀課,重點似變為「為記錄而記錄」,既花了時間,卻起不到提升教學效能的作用,毫無意義。當筆者到學校作教學上的專業支援時,常被要求在兩方面提供協助: 如何評核一堂課,有甚麼最完整、認受性最高的觀課表格以供觀課者填寫; 在觀課時,對教學策略或學科內容不大懂得時,如何提出令人接受的專業意見? 上述兩點是學校領導關心的問題,很多時想有一些量化的表現指標作客觀的評核,這種想法是從考績評核的公平性出發,就等如在教育學院實習時的評核表,或是領導評核下屬時的準則依據。事實上,校外評核亦以觀課評核表判斷施教者的表現,在所列出的項目(教態、組織、管理、教學策略)之下的細項上(表達能力、問題技巧、示範)打分,想「量化」表現。 評分加總 最不可取 我對這些細緻化、形容詞式的評核量表沒甚麼意見,隨便在任何有關教學及觀課的書本上,也可找出千千萬萬近似的表格和準則,也沒甚麼最具認受性的觀課表,反而很多時學校及教師誤以為把細項的分數加起來成為總分,排列教師的表現優次,最不可取。因為各細項在學習效能的重要性上不一樣,是不能簡單相加的,但當觀課的主要目的是考績,而不是為教師發展或專業成長的話,便墮入以量化、細緻的評分標準,套入需要質化分析的課堂表現了,我不反對量表式的評核,但不需太刻意,其實很多量化指標與整體教學表現的粗略專業判斷,都得出近似的結果。我較看重的仍然是學生的整體學習效果、他們投入學習的程度,參與課堂學習的時間及形式。當然,對新教師來說,具普遍性的表現細項亦有助他們設計教學。

Read more

〈「我觀你,你觀我,都幾好」 ──談觀課目的〉趙志成

教師都知道,無論有多麼美麗的教育改革願景、多麼完備的課程架構和指標、多麼多元化的戶外學習、多麼豐富的課外活動,最重要的仍然是課堂上的教學效能和學習成果。學校整體改進的終極目標亦是要回歸課堂,教好每一節課。每次有機會到學校提到這點時,學校教師認同感最大,頻頻點頭,表示同意。可是,受著政策與制度的驅使,市場式篩選的競爭行為,使很多教育工作者「不務正業」,把精力都放在非專業的工作上,這是很可惜的。 因此,「共同備課」、「觀課」、「評課」、「說課」等等亦成為很多學校改進教學的行動計劃。從廣義的目標來看這些行動,都是值得欣賞和效法的。就以「共同備課」為例,學校可以匯聚任教該學習單元教師的智慧,發揮各自的專長,多一點人手搜集材料,團隊的共同力量凝聚了,學習型組織的平台建構了等等。筆者常認為,在學校教育事務上,每一個行動計劃都有其良好的意願、美麗的目標,但最重要的不是有否這些行動,「口號」是不是響亮,而是這些行動的推行究竟是否恰當和有效。 我們有考慮到推行前的先設條件、提供足夠空間嗎? 有理解教師的專業強項、相互關係、分享意願嗎? 校內有否課程領導、教學領導以提升整體教師的能量? 在行動計劃中,教師們是否有所學習、有所得著、相互欣賞呢? 對很多教師來說,所有的改善教學計劃,直覺上看,都是「花」時間的,無必要的。正因如此,學校領導更要警惕、充分理解這種心理,令計劃做出成效,或能探究出推行過程中導致失效的原因,加以改善。  

Read more

〈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東北觀課散記〉趙志成

上星期有機會到東北一行,就國內中學推行德育教育模式作考察及交流,這裏所提及的德育是較為廣泛的,包括個人成長如情緒教育,以及培育集體的訓輔紀律方式及班風、班級經營等群育工作。 在哈爾濱市一所相當受歡迎的中學內,看「生態體驗教育」如何推行,我對這些名詞也不大了了,大抵是師與生的學與教關係變得互動、感性、多經歷、生命感動、體驗自然生態,包括環境、人與族群等,我觀看了兩節有關情緒教育的課,也看了在一個下午進行的班會活動。這種管中窺豹的觀課活動很難透徹全面地認識生態體驗模式,更不要說其深層意義,但也就課室教學活動這部分,談一談感受。 第一節是中一的情緒教育課,主題是「作情緒的主人」,有五十多位同學,學生分成兩大組,活動一:是以音樂傳球的方式在各組抽取一人,一個做動作,一個「估詞語」,詞語都是有關喜、怒、哀、懼的,如興高采烈、焦急等,並打在「簡報」(PowerPoint)上,好讓全體同學看得見,一共做了四次,各估五個詞語,孩子們都聰明,各組的成功率都達百分之八十,其他的同學都「看」得很投入,卻沒有角色。 學生情緒越來越激動 活動二:老師先把燈「較暗」了,播出悠揚的背景音樂,着每一位同學回憶生命中一件感動或令自己情緒波動起伏的往事,接着令孩子逐一把故事與全體同學分享,有七八個故事之多,國內的孩子語言表達能力非常強,說到感人之處,都哭起來,一個比一個厲害,情緒都爆發了,老師在點撥與總結時也有點手足無措。 活動三:開始時燈光都關了,亦有背景音樂,孩子們都閉上眼睛,只伸出左手,聽著一段長長的故事,每遇到一個與情緒有關的詞語,便用右手把前面一大疊的書本逐本放在左手上,有同學的左手逐漸支持不住,放棄,有同學堅持,活動完後,約十位同學逐個談感覺,然後老師總結。觀課後與國內四五十位教師一同討論。先由授課教師「說」課,解釋其備課意念,老師說是新嘗試,從未「預演」過,也想不到學生述說故事都哭了,她與課程組同事備課時總記著三個元素: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所以三個活動就衝著三個元素而來,也利用了環境及視聽器材輔助教學。而且多把課堂時間還給孩子,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整堂課其實是非常暢順的,其他觀課教師也覺得孩子們表達能力強,學習有效果。 香港水平高的學生仍遠不及國內的 我分享了我的意見,在課堂教學上,既然學生在學習動機與能力都強, 如何優化每個活動,使其更有趣味,學生參與更多? 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的元素是割裂的,還是以情境把幾個元素連繫起來?亦即是各活動在排列和扣連上有甚麼原則? 孩子感動了,情緒爆發了,有甚麼跟進活動或措施? 我亦簡單的述說了進行各項活動的其他方式,包括把全體同學看兩人估詞語變成多個小組同時活動,及把單手承擔書本的活動變成幾個階段,先是堅持,後是鄰近同學的鼓勵說話,再進而是協作,出手相助到提出解決承擔的步驟。 我亦做了幾點反思: 這批國內教師的學習能量非常高,專注學習,願意接受新觀念; 教師們亦逐漸習慣了「學生為本」、「互動」的學習形式,可能限於班級人數或傳統上老師要傳授一套正確觀念,小組討論後建構觀念的做法不多; 香港學業水平高的學生,平均在表達及組織意念的能力,仍遠不及國內學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