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自主學習的進路、策略與再思〉趙志成

教改以來,教師在專業上面對多重衝擊,從早期課改的要求,到新高中課程的巨變,及其他國家地區「新」教育意念的引入,都需要對焦地思考、學習、轉移、總結和內化,才能帶給學生真正的學習效果。近來,推行「自主學習」的風很烈,也就好好整理一下文獻及思緒,希望拋磚引玉。 全文閱讀

Read more

〈自主學習不是填規範表格〉趙志成

學校被要求撰寫三年學校發展計劃及作自我評估時,都要跟從一個模框(template),如學校的「強、弱、機、危」,「三項關注事項」,每項都有「目標、策略、表現指標、成功準則等」,為方便閱讀及比較,本是無可厚非,但一變成規範表格,每所學校的「強弱機危」如出一轍,因學校都不從說自己的故事開始,不從憑證或解難着手;有些重要事項永遠都要做的不列入關注事項,以至每三年都找一個「新名詞」以應付模框上的要求,所以近來無論中、小學,大部份都以推行自主學習作為關注事項,剛剛「自主學習」是一個浪漫、模糊、多種解讀、多樣形式,要長期有效推行,反覆研究檢視才可能產生效果的「東西」,但為了量化成果,要具體地填上「目標、策略、表現指標、評估準則」,也就不能不「製造」大量預習工作紙、導學案、自主學習手冊、翻轉課堂了。又剛剛評量這些自主學習「行為」是長期、複雜而專業的,是否有效和值得都極難判斷。 全文閱讀

Read more

〈學校發展計劃的問題與局限〉趙志成

自二零零年推行教改,早期,一直有幾項極紛擾學校的問責措施,學校發展計劃(School Development Plan)、學校自我評估(School Self Evaluation)及校外評核(External School Review),到現在仍困擾教師。就在這一、兩年,學校發展計劃的三年循環期剛到,學校就忙於「尋找」「新項目」成為關注事項,以填好規範表格,有「強弱機危」、「預期成果」、「實行策略」、「成功準則」、「評估方法」等,上呈、上網,以增透明度。但為甚麼要進行這些「新項目」,要針對學校改進的哪些問題,為甚麼是三年要「尋新」,不是五年十年,項目如何評核其成效等等問題,很多時都因為教務工作繁重下,及在沒清晰及豐厚的知識理解學校改進的理念及策略,也就變成人有我有,走過場式的項目,徒勞無功。 全文閱讀

Read more

〈推行自主學習的進路、策略與再思〉趙志成

教改以來,教師在專業上面對多重衝擊,從早期課改的要求,到新高中課程的巨變,及其他國家地區「新」教育意念的引入,都需要對焦地思考、學習、轉移、總結和內化,才能帶給學生真正的學習效果。近來,推行「自主學習」的風很烈,也就好好整理一下文獻及思緒,希望拋磚引玉。 全文閱讀

Read more

〈自主學習系列二〉趙志成

前篇《自主學習系列一》把在進行中的自主學習粗略分為三個取向:一是從認知發展理論而衍生的自我調適及監控學習的元認知取向;二是課前預習,課內學生如何加強互動,投入學習活動、展示所學的「導學案」取向;及三,如何善於利用資訊及電子科技以增潤學習的取向。以上任何一個取向,理論上都能令學生增強自主學習的能力,但在實踐上,要恰當地推行,卻要對學習情景、學生特性,以至每一策略有專業而準確的理解,才不會勞而無功。本篇續論幾個推行自主學習的迷思,解讀自主學習的實踐策略,並集中討論其中一個最常見策略——預習的作用及效果。 全文閱讀

Read more

〈蝕底〉趙志成

每天早上,到便利店買兩份報紙,偶然多買三、兩本雜誌,一超某付費金額,店員隨即附送「印花」,可貼於咭上,儲夠印花可換取卡通公仔之類;我說不要了,店員有點愕然,後面的一位中年女士,急插口問可否轉送,說不要「蝕底」,今次換禮品不用補錢。 到餐館吃晚飯,鄰座的一對男女,坐下已有十分鐘了,兩對眼晴不在看餐牌,卻盯着窗邊的一列卡位,一見客人「埋單」,立即知會侍應要換位。前面的男客人,蹦着臉的向餐廳部長投訴,說「雜菜煲」味道淡了點,要求另煮一煲。左面的一家四口結帳了,媽媽正在嘀咕為甚麼沒甜品送,爸爸看過單據,掏出信用咭交與侍應時,小男孩急按着爸爸手臂,瞪着他說:「為甚麼不先問有甚麼信用咭有優惠?」 每晚回家,途經超級市場,都買點鮮果,排隊付錢用「八達通」,常覺自己笨,一沒超市儲分咭,二不用信用咭簽帳,少了積分及回贈,只因我人急躁,貪方便又缺耐性。 最「蝕底」的,是受廣告影響,十多年前已擁有飛行哩數優惠咭,每年都有三、數趟長程不一的飛行旅程,記錄時大多忘記號碼密碼、失去票根之類,不知有多少分數,亦從沒兌現過。 原來日日夜夜,我們都受着經濟社會下、「利己主義」意識薰陶和包圍,不單是「攞着數」,而是「怕蝕底」,不要在「消費者權益」的標籤下成為失敗者,才對得住自己。 自我解嘲,對消費的大、小「恩惠」無知,或會活得簡單自然。  

Read more

〈反思〉趙志成

反思一詞,在中、小學教育領域內,又是洋為中用,譯自reflection,以前我們多用反省,是思考過去的事情,從中總結經驗教訓。現在讀來,反省有自我檢討之意,有點負面,而反思則不一定是過去有甚麼大差錯,只檢視已發生的事而作改善。 以老師為中心的講解式教學仍是主流,只要解說清晰,援例恰當,問題條理分明,輔以影像圖表,是具極高效果的教學,較諸設計混亂、毫無資料輸入的小組活動有效得多;不過,長期的單向講解及線性思維,往往令教師習慣期望學生「要」和「應」跟得上,看不到、及無暇理會學生學習的難點,和學習上的差異。 因此,「反思」這個概念,在教學過程中,變得極為重要,尤其是在不斷趕課程及灌輸大量知識內容予學生的時候。如果教師們能適時地反思教學失效的原因,多問一句我能做甚麼以改善,實踐一個小方法,教與學都會更有效和愉悅。 學生的學習歷程亦應有反思的習慣,多思考學到與學不到的原因,尋找解決困難的方法,不單靠老師的輸入,多與同輩及師長交流討論,自己能總結學習心得,選擇學習策略,才是最優秀的學習者,較奪10A、8A更有意思。 一連寫了「差異」、「增值」、「回饋」、「反思」等幾個在香港教育及教改下的流行語,都是受西方教育詞彙所影響,都是很有意思的觀念,但在落實這些觀念時,卻不能是隨口噏的「套語」,對這些詞彙要有準確的理解,及如何運用於合適的情境上,過猶與不及,都會吃力不討好。

Read more

〈回饋〉趙志成

「回饋」這個中、小學教育常用的新詞彙應是譯自feedback了。漢語大詞典只有反饋,泛指發出的事物返回發出的起點並產生影響。 在探究學生的學習效果時,回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意指學生在學習歷程中,教師在不同階段給予學生的指導。在學位不足、淘汰篩選教育的年代,考試或評核只起着把學生排次序的作用,課程是否太艱深,學習是否太沒趣毫不重要,反正總會揀選到高分學生。隨着社會的發展,多認識學習的理念,多重視個人的潛能和習性,在評核學生的表現後,再給予回饋才能幫助他們學得好。 回饋不是給一個等級、一個分數、一個評語,而是個別或小組指導,而是有跟進習作,有針對學生學習的不足或難點而再教,再評核。評核不再是大考、期中考;也不只是測驗,而是要利用測考、習作、練習、問答等方式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好讓教師調適教學量、內容及進度,新的用語是「評核為了學習」。 學者Hattie搜集了大量、數以萬計有關教學策略及措施是否有效的研究調查,回饋的效果排第一,遠高於學習技巧、補習、能力分班、小班教學等方法。 當學校不斷催迫學生學艱深課程及過多內容,教師不但不能教得透徹,也不能有效的給予學生指導及回饋;當學生人數過多,不能給予學生個別回饋時,小班也就重要了。當家長不理解回饋的重要,以為只要功課夠多、課本要深,就是高水準的學校,一旦子女在學習上受打擊,失去學習好奇及興趣,不會再學。 教師的大、小回饋都常令學生感覺良好和鼓舞,很有用。

Read more

〈增值〉趙志成

「差異」這個詞彙談教育的終極目標不在解決差異,而是接受差異,要建基在學生的習性和智能上,令他們進步。看來「進步」是老一輩的詞彙,現在時興說「增值」。 「增值」一詞,古籍未必有,九三年現代漢語詞典解釋為資產價值增加,想是洋為中用,add value 的意思吧。增值應為商業用語,現已在教育界廣泛使用。 我本科修讀經濟,後又讀測試與評量,對增值、標準、效率、成本效益、指標等詞彙不但不陌生,認為是量度效能的關鍵詞。 二十多年前,更曾為這個詞語着迷,緣於與教育界朋友有感於社會人士對甚麼才是好學校缺乏認識,只以學校在公開試中奪取優良和及格的數目及百分比來判斷學校好壞,忽視了學生入學時的基本水平和與畢業時的差距,提出量度這個差距的重要,就是「增值」的概念。簡單點說,當中一時整體學生成績優異,畢業時只是良好,學校不算稱職;中一學生成績差劣,會考竟有80%及格,是高增值學校。教育當局亦立即研究,製作了增值指標,亦確實提供了在學業成績上,非常重要的數據。 原以為這個增值概念,可為收Band 5 學生的學校大平反,肯定了教師提升弱勢學生成績的努力,只怕過分照顧學業,忽略學生在其他各方面的成長,朋友還極具信心,認為日後會發展出教育計量學,在德、體、群、美的範疇上也可計算增值。 現在看來,歷史悠久、收Band 1學生的減值學校門外長龍依舊;收Band 3 學生的增值學校不敢以此招徠;亂催谷增值、漠視學生習性潛能的為數也不少,好意念都異化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