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隨觀課〉陳礎月

近兩年,經常進行影隨觀課。影隨觀課,簡單來說就是由學校發展主任與科主任共同進行觀課,然後就課堂要求、回饋技巧等進行專業交流。 過程中,常與科主任談及觀課的目的。觀課,尤其由科主任或校長進行時,當然具有一定「評核性」,但即令是考績觀課,也不可忘卻觀課的「發展性」才更重要。 考績,一如學生的考試,不應為考而考,不應為「分數」而考,乃應為求改進而考。既然如此,目的當是通過評估及回饋,找出可作改進和提升的方向及方法。 責之所在,科主任難免想把觀課所見所感,當為當不為,一一述說清楚。任教者,無論是如何虛心受教的人,聽取首一二意見,尚會欣然聽受。但若從教學流程至工作紙設計,大大小小的不斷被「給意見」,多少會有些被人「雞蛋裏挑骨頭」之感;再者,重點反倒模糊了,也難以記全,反而有礙達至有效的改進和提升。 回饋教師,一如教導學生:教得多,不就代表學得多;說了多少不最重要,對方能接收多少才更重要。當中須顧及其接收能力和心態,意見「不以多為美,不以高為美」,應以切合「該」教師的「現況」為最大考量點。

Read more

〈那一年,我遇到的聽障學生〉陳礎月

看了德叔的教育心語,勾起了多年前於聽障學校任教的感受。學生聽障程度不同,但大多都影響發音準確度,說話真如小兒牙牙學語,聽到的是一堆不明所以的斷續發音。還有就是令人眼花繚亂的雙手快速舞動,而且往往不只一人,而是數個在「說」。這個剛拉你一把,要你「聽」他,那個欲作回應,又拉你一把,要你轉過頭來「聽」他的,其實,一個都沒「聽」懂。入職前後都沒受過甚麼專業訓練,開學初期,處於學生群中,就似到了言語不通的化外之地,真有些惶恐不安,不知如何自處。 幸好,學生們沒嫌棄過我,漸漸跟他們學會了一些基本手語。接觸多了,對他們的「發音」也習慣了,真能溝通起來。課堂上是不可以打手語的,校方希望學生能學習和常人溝通,要學聽學說。儘管課室有輔聽器材,學生還是學得很困難,很辛苦。很困難,除了字音字義的難於掌握,還因為手語的語法有別於正常文法,這對他們學習語文造成了干擾;很辛苦,因為聽障學童不都是處於完全寂靜的世界,他們可能是對某些音頻的接收出了問題,所以不是完全聽不到,而可能是聽到一些既難受又無意義的「嘈音」。所以他們有時會在課堂上大發脾氣,拔下耳筒,合上雙眼,伏在桌上,把自己關進那個別人無法進入的世界裏。 學期末的一天,有個小女生提着飲管跳到我面前,說要教我用飲管摺小星星。這些小手工是我的弱項,她卻很溫柔很熱心,坐到我大腿上,倚在我胸前慢慢教着我,讓我成功摺了人生第一顆飲管小星星。 任教一年就離開了,在這裏,覺着特別的被需要,也覺着特別的無力。看見他們進步了,聽到他們和常人無異的歡笑聲,心中卻會鬱悶,會想哭,因為知道他們要走比別人艱難的道路。懦弱的我還沒這種心理質素陪他們一直走下去…… 不同的學生在能力和需要上存在極大的差異,要照顧其中的差異,除了專業認知,還要心理質素。當年的我敗陣下來,慶幸的是,還有不少從事特殊教育的同工仍堅守崗位,照顧着走在艱難道路上的學生們! 2015年10月3日

Read more

〈中國語文教學的實用性──「反問」〉陳礎月

據同一出版社課程,「反問」分別出現於小學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及初中第一冊(中一)及高中第二冊(中四)的課程中。理念上,這種重覆是為了體現能力的進階和進行深化。除了高中第二冊在辨識題中要求學生分析句子的表達效果,其他級別都是作定義的重申,然後進行句子的辨識或改寫。這些練習重點多放在句形上,且由於多以句子作為練習單位,內容的背景有限,這對學生掌握反問的深層運用不無影響。 反問其實是甚具威力的說話方式,它不但反映了問者本身的立場,其實也在影響對話者的立場。「難道『X』不是這樣的嗎?」這不是在詢問對話者的看法,而是告訴對話者「應有」的看法,只是出之以委婉的語句。除非對話者持有南轅北轍的固有看法,否則一般不易挑起對話者即時的強烈反彈;若對話者本就沒有既定看法,往往不會提出反對,含糊和應,這已可以被理解為認同說話者立場的了。 這種「取得認同」在游說中很重要。說話人看準對話者還沒有明確立場,仍在猶豫之際,一句語氣委婉的反問,只要對話者略一遲疑,不作反對,就已經是某程度的認同,說話人已初步把己方立場加諸對方身上,朝這方向「說」下去,游說也就成功在望。善用反問可以發揮極高的說服效力。關鍵是,必須先掌握對話者的想法,看準時機,再輔以恰當語氣,這才奏效。最擅於此道者,莫過於營銷人員:「難道女人真有不想美麗的嗎?……」「你輪廓真好看,讓膚質影響了,多不值,不是嗎?」「這品牌,不過五千元,難道還會算貴嗎?」由此可見,「反問」根本就不是問句,而是包含了說話人立場的「說辭」。運用得宜,能把別人一步一步拉到自己的立場上;但運用不當,卻可能令對話者產生強烈反彈。說話人若不察時機,不辨明對話者的立場,妄用反問,企圖把意願硬加諸別人身上,則不但不能說服對方,反而會引發對話者強烈反對,把對方推到更對立的位置,因此,老練的營鎖員絕對會先鑒貌辨色才決定用哪一套說辭。 要能達至這樣靈活運用的程度,教學目標就不能只停留在句子的改寫和辨識上。練習也要從句子延伸至段落,甚至情境;從寫延伸至說,真正做到能力進階和深化;否則,不同年級重覆著模式相近的練習,學生不見其中意義,便會感到沉悶及無聊。教師若能在詳細分析反問句的作用及運用方法和情景後,帶領學生從「呈現句式」的層次,進入至「呈現作用」的層次,這才能做到真正啟迪學生。 中國語文科常給人和生活脫節之感,有人歸咎於「能力導向」,認為使得本科考試主導,內容不切實際。其實,在應付公開考試之餘,中國語文的教學自應具有其實用性。語文能力本就是溝通能力,其中不同的能力點,不但應體現在「文本」之中,也應體現在生活之中;語文能力的提升,不單有助學生取得更好成績,也有助學生更好地了解他人,表達自己;更好地融入社會,創建未來。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