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考相配」想起〉黃偉賢

我是教育迷,尤其喜愛數學教育。試過有一次有朋友約我去看電影(他是正宗影迷),但我不應約,反而選了去用額外時間教學生。這並不是職業上的要求,而是當我能將一個學生由不懂如何做數變成能解決困難,當中帶給我的快樂和滿足,比看一場戲更大更多,也更持久。 因一直以來多是教一些低組別學生,要教得學生明白一些數學概念或能運用一些數學技巧並不是容易的工作,所以多年來不斷要鑽研如何去教以致使學生能明白。經不斷的嘗試實踐,也從很多成功和失敗的經驗中總結心得,我對很多頗艱深的課題也常找出一些竅門。其實要找這些竅門的竅門就是要找出學生不明白的原因,而針對學生面對的難點作出突破(但這可能是不少數學老師的困難,因數學老師多是聰明敏捷,以致很多時不明白學生不明白甚麼或為甚麼不明白)。 不過這些努力有時也得不到長久的回報,試過有一兩個課題我找到一些有效的教學方法,但後來課程更新時這些課題卻刪掉了,刪掉的原因往往是教師反映這些課題學生難以明白。為此我有時感到有些失望,努力鑽研的成果變成英雄無用武之地了。也為學生感到不值,因這些課題往往帶著一些重要的概念或一些精彩的數學方法,但學生卻再無緣一睹了。事實上,很多數學老師都同意這數十年間,香港中小學的數學方程是愈來愈淺,當然,這是由精英教育邁向普及教育的必然歷程,但我們仍應反思,有些被認為學生難以學習而被刪掉的課題,是真的難以學習,還是祇不過是我們未有找到有效的教學方法呢? 這兩年我經常到學校主講「數學科的評估素養」,因此有機會接觸很多學校的試卷,也試過幾次發覺有些課題的一些重要概念或運算技巧沒有在試卷中出現,於是我就問老師課堂中有沒有教授這些課題。好幾次老師都有相近的答案,就是有教,但發覺好像很多學生不能掌握,故此在考試中避開這些題目,以免為學生帶來失敗感。不錯,避免為學生帶來失敗感是好的,但如此避過的話,學生對這些重是的課題就更加不掌握,而結果往往就是影響下一階段的學習,因數學內在的結構和連繫十分強,這個課題不能掌握,往往就會影響後面多個課題的學習。我就進一步問老師如何教這課題,他們回覆他們是如此如此的教(通常是一些大路的教法或跟足教科書的教法)之後,我常會回應何不試試那般那般的教,如此學生可能會較容易學得懂,而在試卷中這樣這樣的出題,學生就可以應用學習所得解答到,那就不單沒有失敗感,反而是有成功感了(因學生得到成功感,他就會更樂於學習及主動學習,如此的話,這份試卷就成了促進學習的評估)。結果好幾次「評估素養」的講座幾乎變了共同備課(不過這是好現象,反映很多老師都渴求有好的教學方法去幫助學生學習)。 教了而不考是不配合「教考相配」這個教師琅琅上口的詞語,但很多時我們想「教考相配」時卻走錯方向了:變成因為覺得學生在考試中有困難而避而不教,這種「教考相配」不能將學生的能力作最大的提升。我認為最好的做法是將每個課題的核心和重要概念清楚列出,而且必然放在考核之內(因這是量度是否達到教學目標的途徑),然後老師互相合作,透過研討及課堂學習研究,一同鑽研多幾套教學法(事實上,沒有一套教學法是絕對好的,不同的學生很多時會接受不同的教學法。所以我經常告訴老師:我所分享的教學法不會是最好的教學法,但作為老師,多幾個教學法傍身時,就更有把握去幫助不同類型的學生)。而且多認識不同的教學法,也會令老師更有能力去再設計新的教學法,如此老師的教學效能也會不斷提升。 當然教學法祇是其中一個幫助學生學習的元素,學生要解決的學習困難仍有很多(例如學習動機,學習習慣等),篇幅所限,不能在此一一討論。但教學法的增加或增強卻是老師最容易開始的地方,我深願以後不再聽到老師說「這個學生沒有辦法教」或「這個課題沒有辦法教」,而是改說「我仍未找到教這個學生或這個課題的方法,但我會繼續努力鑽研和嘗試」。

Read more

〈最愛測驗的學生〉黃偉賢

我在上篇文章「教育生涯中最重要的晚宴」(http://edtalkqsip.org/wp/?p=923)提及那位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的學生,他在初中階段經常逼迫我,不斷要我出小測,我後來有機會問他: 「你為甚麼經常要我出小測?人人怕測驗,你卻惟恐沒有測驗!」 「我喜歡測驗,因有獎品可拿。」 「你拿的單行簿(獎品)遠遠超過你所需,要這麼多單行簿做甚麼?」 「多出來的可賣給同學,幫補幫補。」 「......」我不懂如何接下去,換了另一些人,我會笑他貪錢市儈。但我知他出身公屋基層家庭,但品性純良,這些獎品,或許真能幫他減輕家庭負擔呢! 「老師,告訴你多一件事,當年你不單測考有星星(儲夠一定數量的星星可換單行簿),功課做得好亦有星星,還有上堂能答問題也有星星,為了得到這些星星,當年我會預習你將要教的課題,還預先估計你會問甚麼問題,一早想好答案,所以當年沒有同學及得我這麼快舉手答問題,這方面也拿不少星星呢!」 「這樣說,我當年不單培養你的數學基礎,還培養了你的生意頭腦,怪不得你今天利用科研成果創業那麼成功,當年你已懂得如何將知識化作金錢呢!」說完我們也忍不住笑。 想不到這位傑出青年當年是個自主學習的先鋒呢!物質獎勵真的能引起學生主動學習的動機嗎?我相信在某一階段是需要的。心理學大師Maslow 也曾指出人有不同階段的需求,但當一些生理或物質需求滿足之後,人就會尋求高層次的滿足。老師有時會從外在獎勵先引起學生動機,但要有意識地逐漸引導學生從著意於外在獎勵走向內在的滿足。在我仍是數學老師的時候,有同工曾懷疑地問:「學生做對一題數就請學生吃朱古力,會否令學生變成依賴外在獎勵?且根據回報遞減理論,他們對物質的要求會愈來愈高呢!」 我當時回答說:「有可能!所以我要很小心地運用。我用朱古力吸引學生領略數學之美妙,我有信心當學生領略到之後,會反過來請我吃朱古力呢!」 今天我真正經歷到,我這位傑青學生,沒有請我吃朱古力,卻請我出席了我教學生涯中最重要的晚宴。他早年的商業頭腦為他帶來成功,但他並不以物質的回報為唯一的目標。我相信在他人生中一直有很多良師益友,啟發他去尋求內在的滿足,使他在事業開始有成的日子,就已經願意付出他的時間、金錢、心思等去回饋社會。 能見到學生對社會作出比自己巨大得多的回饋,實在是一個老師最大的內在滿足。

Read more

〈教育生涯中最重要的晚宴〉黃偉賢

上一篇文章「成功乃成功之母http://edtalkqsip.org/wp/?p=856 」提及一個由小學三年級已放棄數學的女同學如何在中一重拾對數學的信心和興趣的事蹟,其實同級有另一個男同學也有值得和大家分享的事情。該男同學對數學很早就顯示出很大的興趣,而且每次小測都幾乎全部答對;事實上我所設計的小測只是考核基本能力,目的是要找出不達標(即連最基本的概念和技巧都未能掌握)的學生去進行補底的工作,對一些稍強的學生,要達到高分實在不是難事。不過我也用獎賞的方法去鼓勵這些稍強的學生全力攀赴高峰(當時我任教的學校多是中下組別,只有少數第二組別學生(當時全港學生按其區內成績排名分為五個組別)),獎品就是一些單行簿(用來做我所指派的大量堂課和家課),儲滿一個數量的星星就可以領取,而這些星星可以透過大小測驗、考試、家課甚至堂上答問題表現獲取。這位男同學取得星星數量可算全班之冠,領取的單行簿肯定超過所需之用量,但他仍常走來向我催促:「老師,為何最近沒有小測?我喜歡多些小測啊!」我從未見過有學生會壓逼老師出測驗。 我教了他中一和中二兩年數學,其後我轉往他校任校長職,但也得知他後來在公開試的數學科考獲佳績並升讀大學,也有一兩次他和其他同學來我家聚會,傾談中知道他繼續深造,在本地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再後來大家之間聯絡不多,反而在報章和大學的校友通訊中得知他應用一些研究成果開拓一些產品,並且在一些科技比賽中獲獎,最後更在報章中知悉他因能成功將科研應用於開創產業及在社會上參與很多服務,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 在為他高興的日子中,突然接到他的來電。 「老師,某日是十大傑出青年頒獎晚宴,是我一生其中一次最重要的晚宴,我想邀請你出席,因你是我的啟蒙老師。」 「我?我只教了你兩年初中數學,只是『濕濕碎』的基礎概念而已,何足掛齒?」 「非也!我在研究生階段取得優良成果,全因我在數學方面掌握得好,而這些就是你早年教我數學的成果,所以我很想邀請你出席這晚宴,分享這個成果。」 「初中數學真有咁重要?」 「很重要的,所以請你出席!」 作為教師,很早知道自已不會飛黃騰達,但想不到有一天有個飛黃騰達的學生會為我的工作給予這麼大的肯定。 這晚宴,不只是我這個青出於藍(事實上遠勝於藍)的學生的生命中一次重要晚宴,也是我教育生涯中最重要的晚宴。  

Read more

〈成功乃成功之母〉黃偉賢

  「黃 Sir,你放棄我得嘞」,這個初升中學一個星期多的女孩子對我說。 「放棄你?為甚麼?」 「我小學三年級開始數學一直不及格,所以你放棄我得嘞,我不及格不關你的事!」 「為甚麼要告訴我?」 「因見你幾好人,上堂『笑口噬噬』,所以告訴你我不及格不關你事,免得你怪責自己。」 這個女孩子真夠義氣!但她的數學根基確是弱,前兩天問她 – 5 – 3 是多少,她說是 – 2 ,我告訴她答案不對,她即時更正說是 + 2,還補充一句「負負得正」,真激死數學老師。不過她上數學堂還算是留心,可能是因我未被她激死且還對著她微笑罷。 明天小測了,我放學特別找她問: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