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星星」?--教知識 vs. 引導學生從應用知識中學習知識〉梁承謙

「今天我們教『太空』這一課!」 正當高小的同學們,做定心理準備老師會逐個教甚麼是「恆星、行星、太陽系」等知識--亦即他們根本一早已懂的內容--而這課會悶得發慌時…… 「我們先來探討一個問題。宇宙裡,究竟『發光的星』較多,還是『不會發光的星較多』呢」? 由於老師要求每一位同學都要猜(猜錯也不要緊),以及要有猜想的理據,於是同學們便七嘴八舌討論起來:「天上很多星星發光,所以發光的較多」、「太陽系只有一顆恆星(根本學生一早已知道太陽是恆星),卻有八大行星,所以應該是不發光的較多」、「除了恆星,還有很多發光的星星」…… 就在同學紛紛「應用」自己既有知識的此時,老師適時作出「知識整理」,以及提出「新知識的輸入」。例如,其實「星星」的英文 Star 就即是「恆星」。我們抬頭望天,只見發光的星體,就叫它們作 Star 了。其他還有甚麼「星體」呢?同學們爭相提出「行星」、「衛星」時,老師解說這些就組合了一個「星系」,如「太陽系」。有些星體是與星系沒關的,例如「慧星」等…… 本來相當沉悶的一課,變成「讓學生應用已有知識,同時作知識整理,也有新知的輸入」之後,趣味盎然。注意,當中關鍵的一點是……其實到了最後老師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發光的星星和不發光的星星哪個較多」。在課堂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根本不重要(當然小朋友有興趣可以自己查找),只要它能成功引發討論、學習,便已經發揮了它在課堂上的功效了。

Read more

〈促進 STEM 教育的數學活動〉柯志明

行政長官於2015的施政報告提出推動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STEM)教育。現行小學和中學數學課程的一些如密鋪、繡曲線、幾何構作及變換等課題中,若能善用資訊科技進行一些構作、設計、探究、解難以及編碼(coding)等活動,既可豐富學生對數學的理解,更能培養他們的創意及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達致促進STEM以致STEAM(A: 藝術)教育的目的。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五:如何推行?〉 韓孝述

2015及2016年《施政報告》,均把STEM教育列為重點。推動STEM教育的目的,不是在中小學大搞發明創造,而是要革新現存的課程與教學,在幫助學生打好扎實的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知識的基礎之上,培養其實踐能力和創新思維。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二:目的何在?〉韓孝述

STEM教育源於美國。STEM是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2001年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提出。2007年10月,NSF發表名為《國家行動計劃:應對美國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教育體系的重大需求》的報告,主張在基礎教育及大學本科階段,大力推行STEM教育。2010年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向總統提交報告,認為STEM教育有如下價值……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一:工程在哪裡?〉韓孝述

日前參與一所學校的三年發展計劃討論,學校擬將STEM列為關注項目,討論過程中,一位老師問道:「STEM是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在本港現行的基礎教育課程中,只有科學、科技和數學學科,沒有工程學科,那麼,STEM是否變成三缺一,STEM的E在哪裡?」

Read more

〈「數理科技教育」STEM與科學教育學習領域(小一至中六)課程的更新 〉潘穎程

熱衷關心科學教學的人,對於科學教育學習領域課程的更新與改進,都抱有一點兒渴望與期待。 科學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自二零零二年以來,或是中一至中三科學科中學課程綱要自一九九八年以來,兩份課程文件均經歷過十多年來的實施,科學科老師們熱切期望所更新的課程,能更有效帶引開發學生的科學思維與潛能,培育我們現正需要回應瞬息萬變社會的下一代。 為了追隨外國發展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matics) Education教育的趨勢下,香港亦同時在革新的科學課程中找到了切入點,把數理科技教育(STEM)順理成章的引進科學教育的更新課程部份,期望能培育廿一世紀所需要的創造力、科學應用與解難能力的人才,引發學生具科學創新思維與培養企業家的精神。 就正因為在這大前提下,實在學校抱有很大的意欲與期待進行革新,可惜的是在更新的課程中,未能就推動STEM的部份作出清楚而具方向的課程指引,同時對於推展課程的安排當中,都未能有足夠的資源或設備加以配合。就以課時為例,在初中總學習時間或常識科中科學與科技範疇部份的比例,大部份學校科學科所佔的10-15%課時已達上限,課程鋪排得密密麻麻,老師「趕」教書的狀況屢見不鮮,雖部份學校設有科學日或專題研習設計作為STEM的「彈性」課時,但由於此「彈性」課時不只屬科學科的專利,亦同時讓其他學科進行專題研習或其他學習經歷(OLE)奪去時間,科學科老師們根本很難找到合適的時間推動STEM的教學。 另一問題是課程內容及教學設計的問題。在STEM的教學大前提下,老師對於教授科學(Science)科可算是駕輕就熟,而相對數學科(Mathematics)及科技(Technology)教育的學科,老師亦有機會對這些科目曾有接觸或兼教,不過,當老師要處理對於他們最不熟悉的工程學科(Engineering)的課程與教學部份,便會感到迷失與沮喪。這是由於部份老師並不是工程學科本科出身,老師並没有足夠且相關的教學知識與技能以掌握其教學的要點。故此,科學科老師對此部份向政府人員作出咨詢與提問亦有其原因,不是故作挑釁或惡言相向,不過,如未能清楚向學校老師交代如何就STEM之中的 ”E”, Engineering的教學作澄清或解說,草草只製作一個科學模型或機械人以作為學習的部份。相信在科學教育學習領域中實踐STEM的教學過程中更會舉步維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