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甚麼是與眾不同的?〉-「發現」乃(學習的)「喜悅」之母(之二)〉梁承謙

與某小學進行共備,旨於在課堂中引入「讓學生們『發現學習』的教學策略」。 題目是「奇妙的人體」,內容教授人體的不同器官。目標是讓同學們認識到不同器官的特徵、功能等。由於只是小學,其實並不期望學生需要學得很深入。 由於大家都知道,這次共備的目的,其實是教師培訓,想「強迫」老師們不可以「依書直說」。於是,這批很用功的老師們,出現了很常見的「老師職業反應」,就是找來了很多很多、關於各個器官的資料,然後讓學生們「發現」。而且,更設計了工作紙,讓學生把「發現到的資料」抄出來。 這個做法,只會讓學生們被淹沒在「資訊大海」之中(連「知識大海」也不是)。「發現」不等於「找資料、抄資料」。「發現學習」是製造一個可以讓學生「咦!」的過程給學生。 有一個很簡單的教學策略,就是讓學生「比較」,從而留意「與眾不同」之處。於是,該校老師們,後來改為讓每組的同學負責一個器官,當老師提供關於各種器官的資訊時,他們的任務,是要找出他們覺得自己負責的器官「與眾不同」的一些特點。於是「血管極長」、「腸有毛」、「心臟從不休息」等,陸續被「關注」。把學習任務作了一個簡單的調節,「發現學習」的效能便大大不同。 小孩子們,都總喜歡「找不同」,更加喜歡發現自己「與眾不同」。

Read more

〈甚麼是「星星」?--教知識 vs. 引導學生從應用知識中學習知識〉梁承謙

「今天我們教『太空』這一課!」 正當高小的同學們,做定心理準備老師會逐個教甚麼是「恆星、行星、太陽系」等知識--亦即他們根本一早已懂的內容--而這課會悶得發慌時…… 「我們先來探討一個問題。宇宙裡,究竟『發光的星』較多,還是『不會發光的星較多』呢」? 由於老師要求每一位同學都要猜(猜錯也不要緊),以及要有猜想的理據,於是同學們便七嘴八舌討論起來:「天上很多星星發光,所以發光的較多」、「太陽系只有一顆恆星(根本學生一早已知道太陽是恆星),卻有八大行星,所以應該是不發光的較多」、「除了恆星,還有很多發光的星星」…… 就在同學紛紛「應用」自己既有知識的此時,老師適時作出「知識整理」,以及提出「新知識的輸入」。例如,其實「星星」的英文 Star 就即是「恆星」。我們抬頭望天,只見發光的星體,就叫它們作 Star 了。其他還有甚麼「星體」呢?同學們爭相提出「行星」、「衛星」時,老師解說這些就組合了一個「星系」,如「太陽系」。有些星體是與星系沒關的,例如「慧星」等…… 本來相當沉悶的一課,變成「讓學生應用已有知識,同時作知識整理,也有新知的輸入」之後,趣味盎然。注意,當中關鍵的一點是……其實到了最後老師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發光的星星和不發光的星星哪個較多」。在課堂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根本不重要(當然小朋友有興趣可以自己查找),只要它能成功引發討論、學習,便已經發揮了它在課堂上的功效了。

Read more

〈促進 STEM 教育的數學活動〉柯志明

行政長官於2015的施政報告提出推動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STEM)教育。現行小學和中學數學課程的一些如密鋪、繡曲線、幾何構作及變換等課題中,若能善用資訊科技進行一些構作、設計、探究、解難以及編碼(coding)等活動,既可豐富學生對數學的理解,更能培養他們的創意及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達致促進STEM以致STEAM(A: 藝術)教育的目的。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五:如何推行?〉 韓孝述

2015及2016年《施政報告》,均把STEM教育列為重點。推動STEM教育的目的,不是在中小學大搞發明創造,而是要革新現存的課程與教學,在幫助學生打好扎實的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知識的基礎之上,培養其實踐能力和創新思維。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二:目的何在?〉韓孝述

STEM教育源於美國。STEM是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2001年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提出。2007年10月,NSF發表名為《國家行動計劃:應對美國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教育體系的重大需求》的報告,主張在基礎教育及大學本科階段,大力推行STEM教育。2010年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向總統提交報告,認為STEM教育有如下價值……

Read more

〈STEM初探之一:工程在哪裡?〉韓孝述

日前參與一所學校的三年發展計劃討論,學校擬將STEM列為關注項目,討論過程中,一位老師問道:「STEM是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四門學科英文首字母的縮寫,在本港現行的基礎教育課程中,只有科學、科技和數學學科,沒有工程學科,那麼,STEM是否變成三缺一,STEM的E在哪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