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層層疊(下)〉蘇永強

小休完結,現在我們繼續課堂。

我在上文〈提問層層疊(上)〉列出了桑德爾教授在課堂中的兩條問題,當他的學生解釋完答案後,他將場景改變,從火車軌轉到醫院,繼續提問:

問題三:

你是急症室的醫生,急症室來了六位火車意外受傷的病人。一人情況嚴重,五人傷勢中等。若你照顧那重傷的病人,另外五人會因為缺乏照顧而死亡,反之亦然。

你會照顧那些傷勢中等的病人,還是那位重傷的病人?

問題四:

你是器官移植醫生,有五位病人正在等待不同的器官移植,包括:心臟、肺臟、腎臟、肝臟、胰臟。若沒有人願意捐出器官,他們很快便會死去。

你突然想到,隔壁病房有一位來身體檢查的病人,他正在小睡,你可以靜悄悄地拿走他的器官。這人當然會死去,但能救活另外五個人。

你會這樣做嗎?

桑德爾教授在課堂中先後提出了這四條問題,他的問題設計和鋪排令我有以下的啟發:

情景的設計(set the scene)

情景的設計在提問中十分重要。以上四條問題雖然都可以簡化為「你是否願意犧牲一個人的生命,救回五個人的生命」,但若沒有不同的情景,便不能突顯我們在作決定時的矛盾和掙扎,亦不能讓學生不斷反思自己是基於怎麼原則來作決定。我在觀課時,看到不少老師在提問時,都只是提出一些過於簡單,或者過於抽象的問題,學生因而很難運用他的生活經驗或者想像力來回答,減低了回答問題的動力。

角色的設定(assign the role)

以上四個問題,除了場景不同外,還包括了不同的角色,例如火車駕駛員、旁觀者、急症室醫生、器官移植醫生。不知大家可有發現,四條問題中,桑德爾教授都是問「你」會如何決定,這更能幫助同學代入角色,設身處地,思考在作決定時要考慮甚麼因素。

鼓勵生生互動(encourage student-student interaction)

我們可以從桑德爾教授的課堂中,學習如何增加課堂的互動。他在每一課堂中,都會邀請學生回答問題,在他們回答問題後,他通常都不會即時作出判斷,而會問其他同學是否有不同意見,並請每人都提出理據支持自己的決定,並且作出辯解,課堂氣氛輕鬆之餘,又能讓大家的思想互相碰撞。

我認為桑德爾教授的課堂,讓我們學習到如何將直接講授與提問結合,提高教學效果。很多時當我到學校觀課,老師都會問:「我是否要做一場『大龍鳳』?」每一次我的答案都是:「不需要。」採用甚麼教學活動是一門藝術,不論是直接講授或小組討論,都應該根據教學目標、場地、時間、人數等決定。如採用直接教學方法時,若講解清晰、援引例子恰當、問題鋪排層次分明,這必然是一堂好的課堂!

最後,我鼓勵大家在網上搜尋優秀的教學片段,仔細觀看和分析,相信必定可以從中學到一招半式,提高自己的教學表現!

延伸閱讀:

Sandel, Michael J. (2009)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