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學習與課堂學習相輔相成> 陳鴻昌

教育局自2000年初的教育改革提倡全方位學習,讓「學生在真實情境中的學習,以達至在課堂學習較難達到的學習目標」(課程發展議會,2017,第七冊,頁4)。過去二十年,學校各自根據校本情況,發展多元化的全方位學習活動。在這期間,QSIP團隊有幸在不同基金會支助下的多個計劃,與前線同行,發展與課程扣連的全方位學習活動,以達官方課程文件中描述的促進(enable)、擴闊(enrich)或延伸(extend)課堂學習(以下簡稱為「3E」)。本文概括地歸納當中重點,讀者也可閱讀團隊同一系列文章及有關網頁,以更深入了解部分活動的細節。

以學科學習主導的全方位學習

其實即使在2000年初教改以前,一直也有以學科主導的全方位學習,例如地理科的田園考察(field trip)、八大學習領域下的學科學會(如數學學會、中文學會)等。這些課堂以外的活動,或多或少也扣連課程,含3E的全部或部分元素。及後,學校發展出更高質素的全方位學習活動,這些活動,重點不單單在外出活動的時段,而是有清晰的「前、中、後」設計,其特質如下:

  1. 活動前的輸入
    由於活動本身是以學科學習為主導,一般在相關學科正規課堂時段,會先作有關活動的知識輸入,並以不同層次的提問,讓學生帶著問題出發。
  2. 活動中的任務
    有關教師大多會在事前作先導實地考察,在親歷其景中設定任務。到學生參與這些外出活動時,除需要運用課堂內的前備知識外,更需要現場細心觀察、記錄,並與在活動前已懷在心中的問題扣連。
  3. 活動後的總結及反思
    在活動後,學生需要整理資料,去解答一些問題,或建立自身的觀點等。視乎現場情況,有些活動上午外出,下午即是整理,並作匯報;有些活動則隨後整理,在一段時間後匯報及產出一些製成品。此外,教師在回到課堂後,還會引導學生作不同層次的反思(下文將談如何設計反思),並扣連正規課堂學習。

其中一個實例,是QSIP團隊,與一所中學合作,以歷史科為主導。由於學校為基督教背景,在中二教授香港史的部分,便以探討教堂歷史,以反映不同年代的社會歷史狀況。教師除了在課堂內教授一些史實作為基礎外,還設定探究任務,為外出觀察作預備。及後QSIP團隊及有關老師更鎖定參觀地點,設計路線及任務,讓學生在參觀時,更深入認認識教堂的歷史、建築風格以配合時代需要等,並容讓學生以視覺藝術手法記錄重要資料。在隨後的歷史課堂,整理資料,反思,扣連所學。教師更把考試題目扣連這個參觀經歷,以展現3E元素,詳情可參考相關網頁(註1)。

從活動出發,滲入學科學習的元素

過去二十年,不少學校也嘗試把課外活動課程化。例如某學校戲劇學會舉辦四社戲劇比賽,若這些劇本與部分學科掛鉤,便有機會促進一些喜愛戲劇但未必善於在課堂環境學習的學生學習這些科目。做得幼細一點,在編寫劇本時,能結合學生當年所學的一些知識便更佳。而也有學校試過,在看戲劇後,主持問一些與學科有關的反思性問題,讓現場觀眾作答,增強氣氛及學習元素。

另一類的實例,是把服務學習課程化。在小學,我們曾刻意設計虛擬的「微城市X貧富宴」社會經歷遊戲,結合常識科及視藝科,讓學生體驗貧富懸殊,以及從多角度探討形成貧窮的背後原因等,其學習層次突破傳統只模擬貧富宴,又或是搜集資料及個案探討等學習方法。而在中學,也有學校有機地結合服務和不同學科的學習,讓同學應用不同學科所學的知識和技能,包括中文科以長者的故事為題的寫作,英文科以記敍探訪老人前後的感受為題的寫作,綜合人文科的社區探究,視藝科的剪紙以作小禮物,並發展STEM創作有利長者使用的產品的模型等,以達跨科及跨範疇學習的目標。這些活動的詳情,可參閱有關網頁(註2)。

學習果效的關鍵:反思

我們知道,單讓學生經歷或體驗一項活動,未必能讓學生有深層次的學習。要增強學習效果,教師宜有系統地引導學生作不同層次的反思。常用的理念框架,除了大家熟悉的庫伯學習循環(Kolb’s Learning Cycle)(註3)外,還有前課程發展議會主席高彥明教授提出的反思六階(Six Levels of Reflection)(註4),也值得參考。

例如某中學安排資訊科技學會學生,設計介紹學校的家長應用程式(apps),在家長日中,協助到校家長安裝在手提電話中,並教導家長使用。QSIP團隊與教師合作,設計反思問題,以強化學生學習:

庫伯學習循環 反思六階 引導學生反思的問題
具體經驗 (II) 把經歷記錄下來 1.  你協助了多少名家長安裝家長應用程式?
反思性觀察 (III) 對經歷的個人感受或觀點 2.  有何事讓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2.1  有關IT 技術的事件/情境

2.2  非技術性事件/情境

3.  甚麼事具最大挑戰性/最困難?
概念化 (III) 對經歷的個人感受或觀點 4.  你從這項服務計劃中學會了甚麼?
再體驗 (V) 在新場景應用經歷所學 5.  若你再做這計劃,你會有何不同,以更完善?
(V)、(VI)

在新場景應用經歷所學、從經歷所學創新

6.  若你發明一個應用程式,供(a)校友、(b) 同區居民使用,讓他們認識學校,你會如何策劃這項計劃?

突破學術與活動的界限

以上例子,皆說明傳統學術的學習,與課堂以外的活動,並非二元對立,而且可融為一體。而事實上,官方課程指引中強調的五種學習基要,皆可以課堂學習及全方位學習模式來設計教學活動:

五種基要

學習經歷

學習模式
課堂學習例子 全方位學習例子
1. 智能發展 一般學科課堂 課室以外的學習活動(例如科學學會或地理學會籌辦參觀濕地公園)
2. 體藝發展 視藝、音樂、體育堂 戲劇、電影、音樂、畫展等觀賞及表演,以及體育堂未有提供的體育活動
3. 社會服務 德育課堂 在真實場景提供服務(例如老人服務),若能提供事前導入及事後反思則更佳
4. 與工作有關的經驗 請嘉賓到校在班主任課堂進行職業講座 參觀職場、影隨工作
5. 德育及公民教育 德育課、宗教課、成長課等課堂 學生自訂班規、模擬法庭等

因此,學校宜多嘗試靈活結合課堂學習及全方位學習模式,以增加教學效能。

註:

      1. https://www.fed.cuhk.edu.hk/qsip/projects/qshk/resources/qshkbhjs/
      2. 小學例子:https://www.fed.cuhk.edu.hk/qsip/qshkpgms/
        中學例子:https://www.fed.cuhk.edu.hk/qsip/projects/qshk/resources/qshkslcss/
      3. 庫伯學習循環(Kolb’s Learning Cycle):
      4. 反思六階(Six levels of Reflection)
        層次 描述 學生角色 反思方向
        I 只有經歷 參與者 回顧

        (looking backward)

        II 把經歷重整及記錄下來
        III 對經歷的個人感受或觀點
        IV 連結這個經歷與過往學習 有效學習者 前瞻

        (looking forward)

        V 在新場景應用經歷所學
        VI 從經歷所學創新 自主學習者

 

下載全文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