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東北觀課散記〉趙志成

上星期有機會到東北一行,就國內中學推行德育教育模式作考察及交流,這裏所提及的德育是較為廣泛的,包括個人成長如情緒教育,以及培育集體的訓輔紀律方式及班風、班級經營等群育工作。

在哈爾濱市一所相當受歡迎的中學內,看「生態體驗教育」如何推行,我對這些名詞也不大了了,大抵是師與生的學與教關係變得互動、感性、多經歷、生命感動、體驗自然生態,包括環境、人與族群等,我觀看了兩節有關情緒教育的課,也看了在一個下午進行的班會活動。這種管中窺豹的觀課活動很難透徹全面地認識生態體驗模式,更不要說其深層意義,但也就課室教學活動這部分,談一談感受。

第一節是中一的情緒教育課,主題是「作情緒的主人」,有五十多位同學,學生分成兩大組,活動一:是以音樂傳球的方式在各組抽取一人,一個做動作,一個「估詞語」,詞語都是有關喜、怒、哀、懼的,如興高采烈、焦急等,並打在「簡報」(PowerPoint)上,好讓全體同學看得見,一共做了四次,各估五個詞語,孩子們都聰明,各組的成功率都達百分之八十,其他的同學都「看」得很投入,卻沒有角色。

學生情緒越來越激動

活動二:老師先把燈「較暗」了,播出悠揚的背景音樂,着每一位同學回憶生命中一件感動或令自己情緒波動起伏的往事,接着令孩子逐一把故事與全體同學分享,有七八個故事之多,國內的孩子語言表達能力非常強,說到感人之處,都哭起來,一個比一個厲害,情緒都爆發了,老師在點撥與總結時也有點手足無措。

活動三:開始時燈光都關了,亦有背景音樂,孩子們都閉上眼睛,只伸出左手,聽著一段長長的故事,每遇到一個與情緒有關的詞語,便用右手把前面一大疊的書本逐本放在左手上,有同學的左手逐漸支持不住,放棄,有同學堅持,活動完後,約十位同學逐個談感覺,然後老師總結。觀課後與國內四五十位教師一同討論。先由授課教師「說」課,解釋其備課意念,老師說是新嘗試,從未「預演」過,也想不到學生述說故事都哭了,她與課程組同事備課時總記著三個元素: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所以三個活動就衝著三個元素而來,也利用了環境及視聽器材輔助教學。而且多把課堂時間還給孩子,孩子說得多,老師說得少。整堂課其實是非常暢順的,其他觀課教師也覺得孩子們表達能力強,學習有效果。

香港水平高的學生仍遠不及國內的

我分享了我的意見,在課堂教學上,既然學生在學習動機與能力都強,

  1. 如何優化每個活動,使其更有趣味,學生參與更多?
  2. 活動、生命感動和體驗的元素是割裂的,還是以情境把幾個元素連繫起來?亦即是各活動在排列和扣連上有甚麼原則?
  3. 孩子感動了,情緒爆發了,有甚麼跟進活動或措施?

我亦簡單的述說了進行各項活動的其他方式,包括把全體同學看兩人估詞語變成多個小組同時活動,及把單手承擔書本的活動變成幾個階段,先是堅持,後是鄰近同學的鼓勵說話,再進而是協作,出手相助到提出解決承擔的步驟。

我亦做了幾點反思:

  1. 這批國內教師的學習能量非常高,專注學習,願意接受新觀念;
  2. 教師們亦逐漸習慣了「學生為本」、「互動」的學習形式,可能限於班級人數或傳統上老師要傳授一套正確觀念,小組討論後建構觀念的做法不多;
  3. 香港學業水平高的學生,平均在表達及組織意念的能力,仍遠不及國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