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趙志成

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是評估十五歲學生,在閱讀、數學和科學能力三個基本範疇能否達到國際水平。自2000年起,PISA每三年舉行一次,除上述主要範疇外,亦會旁及自我概念、學習動機及態度、解決問題能力等。

09年的一屆測試,上海學生在三個基本範疇上都名列第一;在過去幾屆,在各範疇上位列前茅的差不多全是亞洲國家及地區,包括星加坡、香港、南韓、台北及日本等,唯一躋身前列的是芬蘭,而美國、英國則大約排在二、三十名之間。

PISA應是一個低風險的測試,不需操練,亦不會反映個別學生成績,為何亞洲地區學生成績較好,是因為教育或考試制度的成功、對測考的重視程度,還是東、西方文化、政經制度的差異所做成,要留待學者們作更深入的研究。

美國的政界、商界精英相信市場競爭,認為評估分數是反映教育成效的證據。教育改革以「沒藉口」(no excuses)為名,矛頭直指學校及教師,學生測考低分唯教師是問,高分獎賞、低分殺校,以特許或直資學校(Chartered School)取代公營學校;奧巴馬政府,亦引述PISA成績,以解釋美國不能不重視分數,而全人教育、多元智能等進步主義觀點全都靠邊站。

美國教育不濟,自不能向二、三世界的亞洲地區學習,芬蘭教育便成學習對象。怎知,芬蘭的成功,剛剛與美國商、政精英的理念相反,芬蘭制度極重視和尊重教師專業性,強調不斷改進的教學團隊,置承責(responsibility)及信任先於問責(accountability),學生的統一測試減至最少,提供公平學習機會,照顧差異,個別指導,也就是杜威的教育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