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學習:以香港非物質遺產為主題> 曾秀怡

全方位學習:以香港非物質遺產為主題 近年,不少學校是推行全方位學習主題時,其選擇的主題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下稱「非遺」)。學校期望透過全方位的體驗式學習,讓學生了解及欣賞中華文化及歷史價值,並有機地結合不同學科的學習及價值教育,讓學生在學習活動中培養共通能力,並在日常生活動增加對社區的歸屬感,建立社區的身份認同及人文關懷。 香港現存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已達480個,其中有十項更屬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例如粵劇、涼茶等)。這些非遺項目包括香港地道的傳統手工技藝、節慶活動、表演藝術、口頭傳統等,都是在日常生活中隨到處見。筆者過去數年曾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課程與全方位學習活動結合的設計,在此,期望與讀者交流在學校推行相關學習活動時的留意事項。 如何選擇非遺項作學習內容 非遺項目超過四百項,花多眼亂,選取哪些項目作為學習內容,往往是教師的一大難題。歸納這數年的經驗,可以有些原則幫助考慮,包括社區、校情及學生的情況。 社區:由於非遺項目隨處可在,因此,選擇的主題若可配合學校的社區環境及特色,學生相對較有興趣,從熟悉的環境開始探究,切身性較大。例如有學校座落在屏山文物徑附近,於是探討圍村文化(例如食盆、紮作技藝等);有學校位於薄扶林,其主題就定是薄扶林舞火龍。學校若善用社區網絡或資源,既可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又可培養學生了解及關心自己社區。 校情:學校可根據辦學理念、該年的發展目標和關注事項等,選擇能配合的非遺項目,例如有學校希望培養學生的「美感」,則選擇透過「粵劇」讓同學們接觸中國傳統美學的特色。 學生:可考慮學生興趣、年級、前備知識,選擇合適的非遺項目。普遍而言,學生對於可以「動手」的項目較有興趣 (例如:紮作技藝、粵劇(學習表演)、功夫等);另外,對於對「食物」的項目(點心、食盆) 興趣較濃厚,因為他們可試吃及可以動手製作;但值得留意的是,雖然學生喜愛「動手」,在體驗「動手」學習的同時,需緊扣非遺項目與中華文化知識的關係,或當中滲透的價值觀(例如透過紮作,體驗到「堅毅」的精神)。 結合不同學科學習 全方位學習強調學習內容要跟課程結,讓學生在真實的情景中學習,體會另類學習機會。有些學校是推行全方位活動時,是以主題週方式進行,一般進行3-5天,學校可以按本身可安排的日數去決定學習內容的廣度與深度。在數天的全方位學習過程中,部分學校會把非遺的學習與學科的學習有機結合。舉例:有學校進行「粵劇」主題的全方位活動,在學習過程中,視藝科負責教授面譜、 中文科負責改寫劇本、音樂科負責教授鑼鼓節奏等,而學生的最終的學習成果是以小組為單位,按自己小組改編的劇本,配以學習的鑼鼓音樂,進行粵劇表演。從以上例子可見,選取非遺項目作學習內容時,可結合學科學習,讓學生進行體驗學習。 其實不少「非遺」項目的學習內容和中文科、常識科/通識科、音樂科、視藝科體育科和當中的不少課題內容,都十分匹配。有教師提出跨學科的非遺全方位學習活動如何執行? 另外,教師的會否增加很多工作量? 在執行方面,當選取非遺項目後,統籌教師(們)需考慮這課題涉及哪些科目,在設計時便需有該涉及科目的教師參與,共同商議自己學科承教項目的哪部分、施教時間的先後等等。一般而言,任教教師只要共同備課3-4次,主題周式的全方位學習便可不錯的教學成效。 教師常見疑問 非遺項目往往涉及歷史、文化、技藝等多方面知識,不少教師擔心自己對項目的不掌握(特別是「技藝」),難以施教。但是,全方位的學習時間只是短短1天或長至一周,我們的目的只是想讓同學們「初階」了解相關非遺項目,並非要他們成為相關項目的專家,我們的原則只是讓學生只是淺嘗當中的技藝。 若非遺項目涉及技藝等,而技藝是教師難以個人掌握的,可請外間的師傅協助。例如希望學生欣賞正規「粵劇」、「皮影戲」、「功夫」等專業表演,可請師傅直接表演、示範或教授學生。但需要留意的是,外間師傅是絕不能取代老師的,由於師傅們並接受過師訓,他們一般講解及示範都較快及較深,未必掌握到學生的學習難點,因此,教師的角色是很重要的,教師宜引導師傅抽取技藝的重點,而在學生的體驗過程中,教師宜協助師傅引導同學們探究及反思,並把相關的知識和技能作歸納及總結,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 有些學校會請師傅/支援專家先教老師相關技術,以皮影戲為例,師傅/支援專家會教教師如何製作「皮影偶」、表演的注意事項,教師掌握後,再自己在課堂上教授學生,往往更容易掌握學生的學習難點,至於正規「皮影戲」劇場表演就由師傅進行。不少同工擔心,教師先學,再教學生的做法是困難及花費時間很長。筆者數年經驗所見,教師大多是用一個至兩工作坊(2小時),就可掌握當中技藝簡化後的精華。不同學校的教師分別就「花牌製作」、「麵塑」、「奶茶」、「皮影戲」、「粵劇」、「太極」等學習內容,自己學習後親自教授學生,成效也相當不錯。

Read more

〈「小組討論」 VS 「小組聊天」?〉曾秀怡

 一次通識科的同儕觀課,被觀課的兩位都是新老師,同是運用「小組討論」的教學策略,教授同一議題,但效果卻截然不同。老師A的課堂分組討論活動,秩序混亂,學生只顧聊天;相反,老師B的課堂秩序井井有條,學生討論認真,表現投入。兩班的學生都是能力中下的班別,哪為何有如此大的差異? 這可能是與「小組討論」中如何運用「微技巧」有關。 老師A讓學生自由分組,學生「你推我讓」,分組已擾攘一段時間。另外,他全組派發一份閱讀資料後,讓學生在小組討論15分鐘,但部分學生只討論了3至4分鐘完成,其餘時間變為閒談嬉戲。還有,全組只有一張記錄討論結果的工作紙,只需一個同學負責記錄,其餘同學都相當清閒,學習氣氛鬆散,以致小組討論的成效不顯。相反,老師B的課堂分組指引清晰,設有分組名單, 30位學生在7秒成功分組,原來老師B在制定了分組名單後,曾讓學生在限時內(10秒)進行「移桌子」練習,讓他們習慣動作迅速。而且,他把小組討論時間控制於8分鐘之內,在派發討論資料後,各同學先有2分鐘各自閱讀資料,再規定每人在組內均需要發言1分鐘,並設有計時器提示學生的發言時間,讓每位學生都需要參與活動,表達己見。更重要的是,在討論的過程中,每位同學都備有工作紙,方便記錄相互的觀點及鎖緊他們的學習過程。 看過以上例子,有同工提出疑問:「那麼,小組討論是否不可以自由分組? 討論時間是否一定要8分鐘?」其實,是否「自由分組」或討論時間的多寡是不可一概而論,需要按面對的「班情」及課程而定。但協助弱勢學生建立小組常規,當中是有些原則可參考的:第一,教師需要有清晰指引;其次,需要快速轉換任務,因此討論時間不宜過長;再者,任務是學生的能力是可完成的;最後,教師需「高度監控」學生的學習過程,了解他們的進度及給予適切回饋。

Read more

〈「以強帶弱」的關鍵〉曾秀怡

在某校中一觀課時,觀察到學生在小組學習的過程中,互相協作、有商有量,學習氣氛濃厚。心想這必是精英班的表現,但詫異發現他們能力只屬中等。「這班的學生學習差異很大,所以我們採用異質分組的學習方式,以強帶弱。」班主任陳老師徐徐道出。「不少學校均採用此方式,但很少如此成功,有甚麼秘訣嗎?」 「可能與『師徒制』有關,由於異質分組,組內有強有弱的學生。4人小組內有2位強生為師父,2位弱生為徒弟,以『一帶一』方式進行學習,若徒弟在考試時,分數有進步,師父會感到自豪。若整個小組在測驗或考試達至某一分數,便會集體獎勵,例如邀請他們到我家中作客,他們都是很期待的。『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這可能是當中的關鍵。」陳老師嘗試解答我心中疑問。 「師徒制」及「小組集體獎勵」都以「獎勵」作為刺激學生的學習動機。而「獎勵」不一定是物質,但必需是學生在乎的。其實,「獎勵」本身並非陳老師所說「以強帶弱」的關鍵,真正的關鍵是「陳老師本人」。若沒有他悉心經營班級,營造友愛互助的學習氣氛,有多少學生仍會如此在乎「師徒情」? 有多少學生仍會期望作客他家 ? 因此,「以強帶弱」的前題是透過班級經營,創設安全包容的學習環境。

Read more

〈明年不再見〉曾秀怡

由於工作關係,近兩三年的暑假多了與學校協助進行「中一適應課程」。不同學校的「中一適應課程」有不同的目標,而較弱勢的學校主要是希望透過進行一些級際及班際的團隊活動,帶出對學生在學業及校園生活上的期望及要求,從而增加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凝聚團隊氣氛,達成在暑假前的「班級經營」。 在多所學校的協作經驗中,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所較弱勢學校的一位留班男生。該校的「中一適應課程」是一連三天,甫在第一天,我已留意到他,胖胖矮小的身型、白淨的皮膚,典型可愛稚氣的中一學生。但留意到他並非因為他的外型,是因為他特別離群,加上「嬲爆爆」的眼神,在人群中特別突出。還記得在第一天的活動中,有教師訪問過他對於個別活動的反思,他表現得非常不耐煩,差點拒絕回答。但到了第三天的活動,他已是他班中的小領袖,很多環節都極力為班中出謀獻策,令人刮目相看。我們在學校走廊與他相遇,他主動向我們表示:「老師,明年不會再見到我了。」「為什麼?」「因為我明年會升中二,不會再留班的」。簡單的幾句說話,讓人感動,因為看到他對自己的信心及目標。 較弱勢學校的學生缺少的是學習的信心,所以透過這類「中一適應課程」,將學習融入活動,為他們創設一連串的成功經驗,目標旨在帶出一個訊息:升上中學,學業是可以重新開始的,而「你」是可以做到的。讓他們愛上學校,學上學習,也是我們最期望的。 2015年10月5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