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二):問問自己是否懂得怎樣問?> 梁承謙

上文1提到,要把「課堂提問」當作是一門技能來學習。先不講學校要怎樣配合, 教師要經歷甚麼樣的學習過程,本文先談談「學成之後,究竟是會擁有甚麼原本未有的能力?」。教師都知道, 提問有不同深淺程度、不同類型。參考Bloom、Anderson、祝新華等各式各樣的分類模式,可以把問題分成不同的層次。相關的知識,教師都已經學過了,在此不贅。然而,若「提問」不是知識,而是技能的話,試試做一個練習:先設定某個要教的內容,問一問自己「是否可以在不假思索下,便可以就自己正準備要教的內容,問出一道應用題?又或者是分析題?甚至是要求學生評鑑的問題?在課室裏,沒有人會「請教師把問題分類」,只會「請教師問出當刻最有利學生學習的問題」。所以實際應用是「教師能配合實際情況發問不同層次的問題」,而不是「有能力把問題分類」。如果教師只是不能即時想到問題, 但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做到, 那就說明這能力尚未熟練到可以在不假思索間運用出來, 教師便需要在備課時就預先想好問題。再退一步,如果不是有關問題的「層次」,只是問題的「難度」呢?問問自己,可以在電光火石之間,改變以下問題的「深淺程度」嗎? 「消化系統包含甚麼器官?」 上面這道問題,可能較難讓很多人作答,往往就變成教師要請一位學生起身作答的結果。如果問題變成「胃是消化系統的器官嗎?骨呢?」,學生即使靠點頭搖頭示意都可以參與。如果是變成「食物經過了胃之後,會去到腸,還是肝?」,那就即使學生不懂,至少可以二選一地「猜想」,其時全班參與也可以。如果變成「消化系統中有個器官空間較大、有個則很長,哪個是胃、哪個是腸?」的話,則是一道「有一定挑戰性難度」的「容易作答」題目。 為甚麼要把問題變淺?這樣就可以讓不同能力的學生都能夠參與作答,對提升課堂參與度有很大的幫助。然而,若果問題內容真的很顯淺,學生又可能會覺得作答很無聊。所以,上面列舉的例子,都是提問內容並非淺得無聊,但是在題型上選用了是非題、選擇題或配對題,教師早已把答案「藏」在問題中,所以作答的難度便會降低了許多。 課堂有時需要提問較淺的問題,有時需要具挑戰性的問題。以提升課堂參與度的角度來說,需要的是教師能把問題隨心所欲地變淺或變深,才能在有需要的時候問出最恰當的問題,讓不同能力的學生都能參與作答。能隨意地把問題略作修訂,從而改變其深淺程度,這就是一項必須透過反覆練習才能變成純熟的能力。 高質的提問除了能提升課堂參與度之外,如果教師能在課堂中隨心所欲地調適提問的用字或問法,還可以達到「引領學生建構新知識」的教學效能。下文再續。 附註 註[1]:可參閱〈課堂提問是不是一門學問?——「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I〉 https://cutt.ly/JcSCG44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一):課堂提問是不是一門學問?> 梁承謙

「課堂提問是極為重要的教學策略」這句話,肯定沒有教育工作者會反對。可是,教育界前線的真實現況是:關於課堂提問,大部分教師都已經多次學習過,若再鼓勵他們去學,或者不少人都會因反覆再聽而略感抗拒;然而,「須改善課堂提問」這一建議,在大部分觀課報告(包括外評報告)中的出現次數,可謂數一數二。既已學了無數次,卻常被評為有待改進,問題出在哪裡? 自主學習的其中一環是元認知的能力。從教育研究的理念來看,提升元認知能力的其中一個良方是引發學生自我對話(self-talk),而高質的「課堂提問」就是引發聽眾自我對話的一個好方法。此外,同一個問題,若稍為調適提問的用字或題型,就可以相應地變成難度不同的問題。高質的「課堂提問」除了可以照顧學習差異外,更可以讓全班學生適時參與,提升學生在課堂的參與度。 道理人人都懂。但重點是,上面提到的關鍵詞是「高質」,不是「提問」。教師現時「學習課堂提問」時,往往把課堂提問「當成是知識」的進路去學習。教師會聽到課堂提問的層次、課堂提問的功能、課堂提問的步驟……等等。若把課堂提問當成是「知識」去學,教師們已清楚「知道」課堂提問是甚麼。可是,上課時所採用的提問用字、回應方法等,很多時都要在電光火石之間立即決定。若要做到「高質的提問」,所有關於提問的設計包括用字的選擇、題型的選擇、回饋的方式、跟進的做法……等等,全部都要熟練到仿如第二本能般,才能在剎那間做出「高質提問的判斷」。情況就如,學習語言時,即使在知識上對文法守則已有全盤的認識,但是如果不能對該語言運用到滾瓜爛熟,以至於交談時腦袋可以快到不假思索地作反應,那便絕不可能「高質」地運用。 所以,學習「提問」,並不能只是把提問當成是知識來學的。「課堂提問」必須要當成是一種技能來學習。跟所有「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一樣,須透過有意識的觀察、分析異同、模仿、設定目標並進行嘗試、回饋及反思、修訂及再次嘗試……等等,才有更大的進步。因此,學校若想提升課堂提問的成效,把課堂提問定為學校發展的關注事項,不宜光靠安排教師聽聽講座或理論。更重要的是設立一個能讓教師實際嘗試的機制,以及提供能吸收養分、磨練技能的環境。QSIP近年嘗試以「技能培訓」的進路去為學校安排提升課堂提問效能的支援,成效較預期理想。具體做法將在日後另文再詳述。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一拳超人》的啟示(下)〉蘇永強

一拳超人的鍛鍊模式,令我想了數年前在上海交流時所觀的一堂課: 單老師是一位中文老師,他在開始教學之前,首先著科長帶領全班同學朗讀簡報上的詞語,朗讀過後,便派發作文簿,要求每人都寫一篇「300秒文章」(不限主題,在五分鐘之內完成作文一篇)。完成之後才開始他的授課。 最初我不以為然,認為這是很老套的方法。但想深一層,這位老師確是用心良苦。我們不是常常投訴學生詞語貧乏;口頭匯報時信心不足,聲量太細嗎?還有就是學生答題或作文時書寫速度太慢,連基本長度的要求也不能達到。這班學生在單老師的安排下,每一堂都有如此的訓練,日積月累,他們所掌握的詞彙,加上朗讀和寫作訓練,相對於沒有接受相同訓練的學生,能力的分野必然越來越大。 根據我這幾年觀課的經驗,朗讀、背誦、抄寫等基本功,不知在甚麼時候漸漸受到忽視。這也許是因為傳統的教學方法,往往被視為沉悶、單向,削弱了學生的學習動機,於是在作出改革的時候,在課堂中加入更多的教學活動,增加師生和生生互動的機會。但若拿捏不好,這種改變就如鐘擺一樣,從一個極端,擺向另一個極端,同時亦將傳統教學方法的好處一起丟掉,借用英諺的說法就是將嬰兒與沖涼水一起倒掉(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 water)。 詞彙的累積、句子結構的掌握、文章段落的鋪排等等,都是要經過一段時間,一個過程,潛移默化和內化,才能培養出紮實的基本功。 相信在如地獄般的鍛鍊過程中,埼玉一定曾經感受到辛苦、沮喪和苦悶。我相信他的動力是源自他明確的目標(希望成為英雄),和在過程中看到自己一天比一天強大。 大部份學生當然不同於一拳超人,欠缺如他非一般的毅力、刻苦的精神、自律的習慣。因此老師的引導、獎勵、監察便十分重要。在教學過程中,老師宜在各階段訂立不同的目標,在學生達標後給予適當的獎勵,以加強他們持續學習的動力,從而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 一拳超人提醒我們,如果將學習變成習慣,持之以恆,我們的能力便會出現微妙的變化,這可說是由「量變到質變」。因此「每日有數做」、「每天講英文」、「每堂300秒作文」等的堂課或家課安排,對學生的「功力」將有著深遠的影響!

Read more

〈《一拳超人》的啟示(上)〉蘇永強

近日在網上很多人都在談論日本暢銷漫畫《一拳超人》,我也湊湊熱鬧,利用聖誕假期追看,看看有甚麼吸引人之處,怎知開始之後便不能停下來。 《一拳超人》故事主角埼玉原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在偶然的情況下,打敗了怪人,救回一名小孩。這令他記起兒時希望成為「英雄」的夢想,於是艱苦鍛鍊,最後功力大增,面對任何強大的敵人時,往往能夠一拳將對方打倒,終於成為了「一拳超人」。 故事中除了傳統的英雄大戰怪物的打鬥場面外,其中吸引人的地方,是故事中貫串了人性的善惡、群眾的集體心理、團隊內的明爭暗鬥、社會問題等,不少故事情節都能引起讀者更多的思考。 其中一段情節,對老師思考如何幫助學生鞏固基礎,加速學習甚有啟發。 在第11集中,埼玉向由怪人阿修羅盔甲和再造人傑諾斯(後來成為了他的徒弟)揭露了他為何變得如此強大... 他的秘訣就是:「俯臥撐100次、仰臥起坐100次、下蹲100次、10km長跑,天天堅持!」 埼玉繼續解釋:「剛開始時痛苦得要死,總是想着能夠休息一天便好。但是為了成為強大的英雄,再苦再疲累,我都堅持不懈!」 「在持之以恆的鍛鍊下,在一年半之後,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微妙的變化,我變強了。」(但也禿了頭,凡事總有代價!) 他最後總結:「憑自己的力量改變,才是人類強大之處!」 兩人聽後都十分訝異,大惑不解,甚至不敢相信;成為強大的方法竟然如此簡單? 不知道讀者又會否相信,就是這麼簡單的方法,便是成為強大的秘訣。  

Read more

〈拋拋抓抓—雜耍的啟示〉蘇永強

最近一間學校邀請我們主持一個較為特別的工作坊。 我與負責人商量時,他提出以下要求:工作坊的活動要較為輕鬆有趣,因為工作坊的前一天是學校陸運會,大家可能頗為疲倦;該工作坊是兩日一夜學習營的第一個活動,如果一開始便太沉悶,會影響大家的興致。 面對這樣的要求我可要動動腦筋了。 思考一輪以後,我決定以一堂雜耍入門課-抛絲巾,作為工作坊的主要活動。 我們將拋接三條絲巾的動作仔細分成四個步驟,每個步驟均附以口訣-- 步驟一:單手單巾;口訣:上拋下抓 步驟二:雙手單巾;口訣:右拋左抓 左拋右抓 步驟三:雙手雙巾;口訣:拋拋抓抓 步驟四:雙手三巾;口訣:拋拋抓拋抓拋抓拋抓 (各位可依著步驟和口訣,嘗試可不可以自學成功?) 每個步驟我們會先由導師示範,給予清晰的指示,然後老師們便開始練習。練習時我們會在場中巡視並對個別老師作出指導;有時我們會叫他們兩三人組成小組,互相觀察和學習。最後我們還安排了學員示範和比賽的機會,大家最後在輕鬆的氣氛下都掌握了雜耍的基本動作,每個人都能拋接三條絲巾! 活動過後,我請老師們回想一下整個學習過程對他們的教學有些甚麼啟示。他們都十分踴躍表達意見-- 啟示一:有些東西學習起來比我們想像中容易,只要我們將步驟適當地分拆,掌握每一步的竅門;最重要的,我們要有一位好老師!他需要對每個步驟十分熟悉,技巧純熟;當學員遇到困難的時候,他都能提出改善的方法。 啟示二:在學習拋絲巾的過程中,導師運用了任務分析(task analysis)的方法,將整套動作分拆成各個細小步驟,每一步驟只包括一個新動作,並且指出每個動作的難點,然後示範正確的方法。 啟示三:在教學之前,教師需要確定最終學習目標,運用倒序設計(backward design)的概念,分析達致目標的過程,循序漸進,在教學過程中不斷觀察學員的表現,不斷修正教學方法。 以上從學習雜耍得到的啟示,其實和有效教學原則一致。明確的目標、清晰的指示和示範、細緻的學習程序、足夠的練習時間,加上導師在學習過程中仔細觀察學生的表現和進度,然後給予適當的回饋以幫助學員修正他們的動作,到最後每一位學員都能夠達到最初定立的目標:能夠拋接三條絲巾,跨過門檻,成為初級的雜耍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