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二):問問自己是否懂得怎樣問?> 梁承謙

上文1提到,要把「課堂提問」當作是一門技能來學習。先不講學校要怎樣配合, 教師要經歷甚麼樣的學習過程,本文先談談「學成之後,究竟是會擁有甚麼原本未有的能力?」。教師都知道, 提問有不同深淺程度、不同類型。參考Bloom、Anderson、祝新華等各式各樣的分類模式,可以把問題分成不同的層次。相關的知識,教師都已經學過了,在此不贅。然而,若「提問」不是知識,而是技能的話,試試做一個練習:先設定某個要教的內容,問一問自己「是否可以在不假思索下,便可以就自己正準備要教的內容,問出一道應用題?又或者是分析題?甚至是要求學生評鑑的問題?在課室裏,沒有人會「請教師把問題分類」,只會「請教師問出當刻最有利學生學習的問題」。所以實際應用是「教師能配合實際情況發問不同層次的問題」,而不是「有能力把問題分類」。如果教師只是不能即時想到問題, 但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做到, 那就說明這能力尚未熟練到可以在不假思索間運用出來, 教師便需要在備課時就預先想好問題。再退一步,如果不是有關問題的「層次」,只是問題的「難度」呢?問問自己,可以在電光火石之間,改變以下問題的「深淺程度」嗎? 「消化系統包含甚麼器官?」 上面這道問題,可能較難讓很多人作答,往往就變成教師要請一位學生起身作答的結果。如果問題變成「胃是消化系統的器官嗎?骨呢?」,學生即使靠點頭搖頭示意都可以參與。如果是變成「食物經過了胃之後,會去到腸,還是肝?」,那就即使學生不懂,至少可以二選一地「猜想」,其時全班參與也可以。如果變成「消化系統中有個器官空間較大、有個則很長,哪個是胃、哪個是腸?」的話,則是一道「有一定挑戰性難度」的「容易作答」題目。 為甚麼要把問題變淺?這樣就可以讓不同能力的學生都能夠參與作答,對提升課堂參與度有很大的幫助。然而,若果問題內容真的很顯淺,學生又可能會覺得作答很無聊。所以,上面列舉的例子,都是提問內容並非淺得無聊,但是在題型上選用了是非題、選擇題或配對題,教師早已把答案「藏」在問題中,所以作答的難度便會降低了許多。 課堂有時需要提問較淺的問題,有時需要具挑戰性的問題。以提升課堂參與度的角度來說,需要的是教師能把問題隨心所欲地變淺或變深,才能在有需要的時候問出最恰當的問題,讓不同能力的學生都能參與作答。能隨意地把問題略作修訂,從而改變其深淺程度,這就是一項必須透過反覆練習才能變成純熟的能力。 高質的提問除了能提升課堂參與度之外,如果教師能在課堂中隨心所欲地調適提問的用字或問法,還可以達到「引領學生建構新知識」的教學效能。下文再續。 附註 註[1]:可參閱〈課堂提問是不是一門學問?——「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I〉 https://cutt.ly/JcSCG44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學問」這門學問原來是一門技能(一):課堂提問是不是一門學問?> 梁承謙

「課堂提問是極為重要的教學策略」這句話,肯定沒有教育工作者會反對。可是,教育界前線的真實現況是:關於課堂提問,大部分教師都已經多次學習過,若再鼓勵他們去學,或者不少人都會因反覆再聽而略感抗拒;然而,「須改善課堂提問」這一建議,在大部分觀課報告(包括外評報告)中的出現次數,可謂數一數二。既已學了無數次,卻常被評為有待改進,問題出在哪裡? 自主學習的其中一環是元認知的能力。從教育研究的理念來看,提升元認知能力的其中一個良方是引發學生自我對話(self-talk),而高質的「課堂提問」就是引發聽眾自我對話的一個好方法。此外,同一個問題,若稍為調適提問的用字或題型,就可以相應地變成難度不同的問題。高質的「課堂提問」除了可以照顧學習差異外,更可以讓全班學生適時參與,提升學生在課堂的參與度。 道理人人都懂。但重點是,上面提到的關鍵詞是「高質」,不是「提問」。教師現時「學習課堂提問」時,往往把課堂提問「當成是知識」的進路去學習。教師會聽到課堂提問的層次、課堂提問的功能、課堂提問的步驟……等等。若把課堂提問當成是「知識」去學,教師們已清楚「知道」課堂提問是甚麼。可是,上課時所採用的提問用字、回應方法等,很多時都要在電光火石之間立即決定。若要做到「高質的提問」,所有關於提問的設計包括用字的選擇、題型的選擇、回饋的方式、跟進的做法……等等,全部都要熟練到仿如第二本能般,才能在剎那間做出「高質提問的判斷」。情況就如,學習語言時,即使在知識上對文法守則已有全盤的認識,但是如果不能對該語言運用到滾瓜爛熟,以至於交談時腦袋可以快到不假思索地作反應,那便絕不可能「高質」地運用。 所以,學習「提問」,並不能只是把提問當成是知識來學的。「課堂提問」必須要當成是一種技能來學習。跟所有「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一樣,須透過有意識的觀察、分析異同、模仿、設定目標並進行嘗試、回饋及反思、修訂及再次嘗試……等等,才有更大的進步。因此,學校若想提升課堂提問的成效,把課堂提問定為學校發展的關注事項,不宜光靠安排教師聽聽講座或理論。更重要的是設立一個能讓教師實際嘗試的機制,以及提供能吸收養分、磨練技能的環境。QSIP近年嘗試以「技能培訓」的進路去為學校安排提升課堂提問效能的支援,成效較預期理想。具體做法將在日後另文再詳述。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

〈「你有甚麼是與眾不同的?〉-「發現」乃(學習的)「喜悅」之母(之二)〉梁承謙

與某小學進行共備,旨於在課堂中引入「讓學生們『發現學習』的教學策略」。 題目是「奇妙的人體」,內容教授人體的不同器官。目標是讓同學們認識到不同器官的特徵、功能等。由於只是小學,其實並不期望學生需要學得很深入。 由於大家都知道,這次共備的目的,其實是教師培訓,想「強迫」老師們不可以「依書直說」。於是,這批很用功的老師們,出現了很常見的「老師職業反應」,就是找來了很多很多、關於各個器官的資料,然後讓學生們「發現」。而且,更設計了工作紙,讓學生把「發現到的資料」抄出來。 這個做法,只會讓學生們被淹沒在「資訊大海」之中(連「知識大海」也不是)。「發現」不等於「找資料、抄資料」。「發現學習」是製造一個可以讓學生「咦!」的過程給學生。 有一個很簡單的教學策略,就是讓學生「比較」,從而留意「與眾不同」之處。於是,該校老師們,後來改為讓每組的同學負責一個器官,當老師提供關於各種器官的資訊時,他們的任務,是要找出他們覺得自己負責的器官「與眾不同」的一些特點。於是「血管極長」、「腸有毛」、「心臟從不休息」等,陸續被「關注」。把學習任務作了一個簡單的調節,「發現學習」的效能便大大不同。 小孩子們,都總喜歡「找不同」,更加喜歡發現自己「與眾不同」。

Read more

〈甚麼是「星星」?--教知識 vs. 引導學生從應用知識中學習知識〉梁承謙

「今天我們教『太空』這一課!」 正當高小的同學們,做定心理準備老師會逐個教甚麼是「恆星、行星、太陽系」等知識--亦即他們根本一早已懂的內容--而這課會悶得發慌時…… 「我們先來探討一個問題。宇宙裡,究竟『發光的星』較多,還是『不會發光的星較多』呢」? 由於老師要求每一位同學都要猜(猜錯也不要緊),以及要有猜想的理據,於是同學們便七嘴八舌討論起來:「天上很多星星發光,所以發光的較多」、「太陽系只有一顆恆星(根本學生一早已知道太陽是恆星),卻有八大行星,所以應該是不發光的較多」、「除了恆星,還有很多發光的星星」…… 就在同學紛紛「應用」自己既有知識的此時,老師適時作出「知識整理」,以及提出「新知識的輸入」。例如,其實「星星」的英文 Star 就即是「恆星」。我們抬頭望天,只見發光的星體,就叫它們作 Star 了。其他還有甚麼「星體」呢?同學們爭相提出「行星」、「衛星」時,老師解說這些就組合了一個「星系」,如「太陽系」。有些星體是與星系沒關的,例如「慧星」等…… 本來相當沉悶的一課,變成「讓學生應用已有知識,同時作知識整理,也有新知的輸入」之後,趣味盎然。注意,當中關鍵的一點是……其實到了最後老師自己也不知道「究竟發光的星星和不發光的星星哪個較多」。在課堂上,這個問題的答案根本不重要(當然小朋友有興趣可以自己查找),只要它能成功引發討論、學習,便已經發揮了它在課堂上的功效了。

Read more

〈提升學習動機的誤解(四):好奇心?你的課堂有「奇」可「好」嗎?〉梁承謙(一休)

以下兩句說話,哪句更吸引?

1.「平行四邊形的面積,是底乘高。」

2.「之前學過長方形的面積,是兩邊相乘。平行四邊形也是四邊形的一種……嗄?不是兩邊相乘?同是四邊形嘛……與長方形有甚麼不同?」

Read more

〈提升學習動機的誤解(三):「創設情景」如何變成學生眼中的笑話?〉梁承謙

暖身。看看以下教材,閣下懂得發笑嗎? 某教科書要教「太陽系」。或許害怕學生提不起興趣,所以一開始便創設了一個「情景」。話說子強某天和父母去了參觀太空館,太空館內有一塊很精彩的展板,講述了太陽系。子強追看,得知太陽系有八大行星,太陽是當中的恆星…… 不少同工都知道,「創設情景」是引起動機的好方法。QSIP經常提倡C-R-T,當中的「C」就是創設「情景」。然而,並不是「有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做一件事」就是創設情景。在教學上能引起動機的,是能讓小朋友「代入」然後產生一個思考或運用角度的情景。 同樣是「有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做一件事」,如果是「從前有一個人,抬頭望天,不禁好奇,天上面滿天星星,可有一些是和我們世身的地球「一樣」的?慢著,這個人問,甚麼叫「一樣」?同樣是有空氣?除了這一點,原來還有別的地方會一樣?於是後來這個人發現,原來地球和另外八個星體,同是繞著……」 能引導學生運用所學/須學來思考的,才是好「情景」。現今的學生,很多都很醒目,像第一種那類「從前有座廟,廟內有和尚……」式情景,只會暗地裡變成學生眼中的笑話。  

Read more

〈提升學習動機的誤解(二):「發現」與「教學」〉梁承謙

自己發現的事物,會較印象深刻。這句說話似乎是人人都明白、人人也會相信的老生常談。也曾經有不少教育或心理研究,從不同的角度,印證這個想法。甚至心理治療,也常常採用「非指導式治療」,亦即不會直接地告訴當時人問題出在哪裡,即使在治療師眼中已經清楚不過,他還是要引導當時人自己發現問題,並自己說出「噢,我就是XXX啊!」。 Try的過去式是Tried。Study 的過去式 是 Studied。Dry的過去式是Dried。 任何正常的人,都能看到其共通點。而這一種看得到共通原則的能力,是人能夠學習的一個重要前提。教學,其中一種方法是告訴學生通用原則,例如「過去式要加ed, 如果最後是y便轉i」, 然後提供例子和練習。另一種方法, 則是先提供足夠和合適的例子, 讓學生發現當中的通用原則。當學生明白了通用原則後,才提供讓學生更進一步發現的機會。例如,「那,Stay 的過去式是甚麼呢?」。 聽起來,好像第二種方式較有趣,對不?然而,卻不常被採用?因為上面提及的「足夠和合適」,意味需要老師足夠的經驗,以及充足的時間作準備。 曾經試過,有些學校初小的專題研習是「遊公園」,要教同學「觀察」。於是老師準備了資料詳盡的簡報,教小朋友觀察的技巧,以及公園裡有甚麼會值得觀察。其後,有個老師說,不如這樣吧。我們找兩個不同的公園,讓同學看看兩個公園不同的地方。他們為了「發現不同的地方」,自然會注意值得觀察的地方的了。當然,老師也要準備足夠和合適的例子,讓同學在過程中掌握「觀察的技巧」。前一種做法和後一種做法,老師也是要花時間準備,看官不妨猜想,那一個做法的效果會較成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