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提升評估素養」為主題的整全式學校改進> 胡翠珊

為回應中小學課程指引1的發展要點及重點視學的焦點,不少學校近年以「提升評估素養」作為學校三年發展計劃的關注事項,藉此提升教師在「對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AoL) 、「促進學習的評估」( Assessment for Learning, AfL)和「作為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as Learning, AaL)三方面的實踐意識及技巧。QSIP團隊過去曾與多所學校攜手合作推動相關主題的發展,發現學校大致有以下兩大方向的改進焦點: 一. 優化校內評核的設計與檢討 當提及「評估」一詞,不少校長及教師會即時想起測驗及考試。科組進行擬卷、傳閱試卷及試後檢討會議看似是恆常工作,但若要真正達至「促進學習的評估」的目的,當中涉及很多細節上的改進工作。 外評報告及不少學校領導層均指出,試後檢討會議或報告中對學生表現未如理想的分析,大多着重學生學習動機稍遜、語文能力薄弱、家庭支援不足等因素;提出的改善建議亦以加強相關操練、增加補課或測驗為主,未必能具體及針對性 地剖析學生在不同課題上的學習難點,並在日後的課程及教學上作調適,以在教師可控制的條件下提升學生的表現。有見及此,不少學校希望在「以數據為本的決策」(data-driven decision making)的理念下,推動「善用評估數據回饋教 學」。 然而,要成功落實相關的策略,學校還要考慮具體的操作細節。首先,我們須先確保校內的測考卷屬有效的評估工具,如:評估方法、題型的選取、試題的深淺設計,一方面須符合課程既定目標,和配合「能力導向」的要求,做到「教考相配」,同時亦要符合照顧學習多樣性的原則。具備「有效」的評估工具,才能為科組提供「有效」的評估數據,以清晰的評估目標作檢討和分析,讓教師能更客觀及準確地診斷學生的學習難點,回饋日後的課程調適及教學設計。

Read more

<以培育中層領導為焦點的整全式學校改進> 胡翠珊

要推動學校改進,單靠學校領導層的帶領及制訂學校發展計劃並不足夠,關鍵是要透過學校的中層領導人員將學校發展的關注事項及改進方案落實於各個科組及功能組別中,才有機會真正啟動改進和實踐。QSIP團隊過去在本地學校的支援經驗中,發現不少學校都面對中層領導培育的挑戰,需要經歷兩至三年的培訓與實踐,才能逐步提升中層教師的領導意識及技巧。以下透過學校個案實例,分享QSIP如何透過校本協作強化中層領導的專業能量,並同時推動學校不同層面的改進。[1]   學校現況分析 學校A的校長表示整體中層教師對學校有歸屬感,願意配合學校的發展方向。然而,他們大多只在個人層面上付出及努力,在科組層面上以處理行政事務及工作為主,領導科組發展及改進的意識及技巧則有待改進。同時,由於學校近年面對「退休潮」,部份科組開始由一些較為年青的教師擔當科主任,但因相關經驗不足,在領導科組上出現自信不足、難以建立專業地位等問題。有見及此,QSIP團隊和學校領導檢視校情後,開展了為期兩年的整全式學校改進行動,透過一系列的工作坊、影隨科主任實踐、個別指導和回饋等方式,逐步提升科主任的領導意識及推動科組改進的技巧。   第一年協作:提升科主任推動科組改進的意識、觀課及議課技巧 在第一年協作時,學校剛剛完成外評,學校領導層發現中層教師對科組教學效能的自評觀感和外評報告有落差,對相關判斷有一定的疑惑。此外,學校雖已建立一定的觀課文化及制度,惟科主任過往在評課時大多客客氣氣,未必可善用這些機會促進教師作教學反思,以提升科組的教學效能。 因此,QSIP先為全體科主任進行兩次中層培訓工作坊,分別探討科組領導的角色與職責,及觀課及議課技巧,以提升他們推動科組改進的意識及實踐改進的技術。與此同時,QSIP亦在全體教師層面上舉行工作坊,帶出「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及議課」的理念,嘗試打破教師以往對「觀課主要目的是評價教師表現」,甚或「觀課只是例行公事」的固有想法,並為教師團隊建立改進共識,為正式啟動第一年的改進工作作鋪墊。   除了工作坊,更重要的是QSIP的各科專家與科主任「手把手」共同經歷和實踐一些恆常科務工作,從實踐中讓科主任親身感受到做同一件事,也可以有不一樣的方法和效果。以學校恆常的觀課及議課工作為例,在協作中,QSIP的學校發展主任會與科主任一起經歷「以學生為中心」的觀課,共同交流課堂分析及判斷;首先為科主任示範如何為施教教師進行議課及回饋,隨後以影隨方式觀察科主任親身實踐議課,讓科主任既可從旁觀察學校發展主任的做法,同時亦有機會親身實踐,並得到個別指導及回饋,以提升觀課及議課的專業能力。科主任經歷過這種觀課及議課模式後,均發現與教師的專業交流和對話比以往的做法明顯增多,有助促進教師進行教學反思。有見及此,學校發展主任便與學校核心小組商議,嘗試將這些良好做法納入學校恆常的觀課制度內,甚至優化以往的觀課表設計,方便科主任作觀課紀錄及跟進。我們相信,良好的試驗必須要融入學校恆常的政策及機制中,才有機會植根及持續發展,這就是結合「大、小齒輪」[2]的支援工作的重要性。   第二年協作:提升科主任帶領共同備課的技巧, 帶領共同備課是科主任的恆常工作之一。因此,踏入第二年協作,QSIP與學校核心小組經商議後決定以此作為該年中層領導培育的焦點。QSIP團隊首先以「科組PIE」、「透過共同備課推動科組改進」為題,為全體科主任進行中層培訓工作坊以初步輸入有關技術。同時,我們亦為全體教師進行工作坊,為前線教師提供不同科目的教學實例、策略及意念作參考及借鏡,藉此豐富他們在科組共同備課的討論,建立科組備課的共同語言。   在科主任的實踐層面上,學校發展主任強調是次共同備課須以推動科組改進為目標,因此,我們會引導科主任反思過去觀課、課業查察及試後檢討的觀察所見,嘗試分析科組的改進需要,然後針對性地選一些年級、課題及教師進行是次共同備課,並延續去年的觀課方式,帶領科組教師反思教學設計的成效,共同探討優化做法。這個過程已讓科主任經歷了科組層面的PIE循環:他們需要懂得善用恆常科務工作搜集所得的資訊作「檢討」(Evaluation),為科組「規劃」(Plan)改進焦點及目標,並透過共同備課「實踐」(Implement)及作出針對性改善,然後在觀課及檢討會中與教師共同再「檢討」(Evaluate),探討教學成效,以回饋下一階段的科組發展工作。若科主任能在科組層面掌握及實踐這個自我完善機制及循環,自然能推動科組不斷發展及改進。   到學期尾,由於不同科組的改革步伐及專業能量有所差異,我們便邀請一些已有「小成功」的科組在校內進行滙報,分享良好的做法及改革效果,讓其他科組借鏡及仿傚。此外,誠如第一年的協作,QSIP亦會和學校核心小組商議如何把相關的成功經驗及做法納入學校的恆常政策中,包括:優化學校共同備課紀錄表的設計、改善科組發展計劃的撰寫方式等,期望能將兩年的協作經驗在校內得以延續和擴散。   總結 上述兩年的工作並非學校改進的終結,學校領導層必須把握機會,鎖定從試驗所得的「小成功」,一方面延續及優化成功的做法,另一方面在校外能動者的協助下,或自行安排機會擴展改進範圍,並持續檢討,才有機會達到長久的改進。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三)︰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觀課及議課> 胡翠珊、曾凱芝、陳鴻昌

科主任第三項常見的領導工作,是帶領科組進行觀課及議課。在「教學新常態」下,除了一般的實體課,實時網課及教學短片也是常見的上課模式。學校及科主任宜逐步總結近一年的實踐經驗,與前線教師再次共同探討「一堂好網課」的準則。 進行網上觀課的要點 科主任在帶領科組就網上進行觀課時,可注意以下要點: 一、學生的學 學生是否已建立網上學習常規?(例如:是否開鏡頭?會否做筆記?) 學生在課堂的參與度如何?(例如:有多少學生會回應教師的提問?會否主動發表意見或提問? 學生的學習達成度如何? 二、教師的教 在課時壓縮的情況下,教師訂立的教學目標是否配合課程的核心概念及技能?是否配合學生的能力及水平? 在網課的種種限制下,不少教師在課堂上都以直接講授輔以問答作為主要的教學策略。那麼,教師的講解是否具吸引力?所選的例子及鋪排能否有助學生掌握相關的概念?有沒有嘗試運用不同的影音方法輔助解說,以照顧不同學習風格的學生?教師的提問設計及技巧如何?能否引發學生的思考? 若教師嘗試在網課進行小組討論,那麼,討論前的輸入是什麼?討論問題是否具討論價值?學生是否已建立網課的分組討論常規?教師如何就學生的討論結果作點撥(包括回饋、延伸、把要點概念化為思考框架等)? 教師能否善用電子評估工具,檢測學生的學習表現和效能?相關題目的設計是否配合課堂目標?是否針對學生的常見學習難點?在教學過程中,怎樣善用電子工具收集學生的答案或意見,從而向學生給予針對性的回饋? 三、電子工具的應用 教師選取哪種教學電子工具及軟件?是否能配合課堂的教學目標?應用是否恰當? 學生是否可操作相應的網上學習軟件?技巧是否純熟? 相關的電子工具及軟件是否能提升學與教的效能?有哪些值得推廣及應用? 進行網上觀課的實踐例子 筆者透過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與天佑小學老師[1]合作,在共同備課後進行網課。是次課堂是小三英文科的一堂閱讀課,焦點為分析「優惠券」(coupon)的結構及當中用語,並且回答一些有關時、地、人等問題(Wh questions)。教師要求學生在課堂前以電子評估工具做一次小測,以了解學生在分辨不同Wh問題的難點。 筆者以合作夥伴身份進行網上觀課,並總結其中一些有效的網課教學策略: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二):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共同備課> 胡翠珊

科主任的第二項常見領導工作,是帶領教師進行共同備課。當我們要推動教學範式轉移,教師之間的專業交流、科組的共享文化是成功關鍵因素之一。科主任在帶領以「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作焦點的共同備課時,可考慮與教師共同探討以下問題: • 由於科組要有共同的平台,教師之間才有機會作教學交流、共享教學資源。因此,科組須探討有哪些電子教學軟件較適合應用於本科的教學?低年級和高年級的需要是否有不同? • 是否有制定科組網課的常規(如:建立學生做網課筆記的習慣、訓練學生操作科組選定的電子教學軟件等)? • 針對課題的特性,應選取哪種教學模式(如:面授、短片教學、實時網課)會較為合適?學生的學習難點是什麼? • 如何能提升學生對課題的學習興趣?怎樣維持學生在網課中的專注力及參與度? • 怎樣能有效地講解重要概念?需要運用圖片、短片、例子作輔助解說嗎?如何鋪排及提問才能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 • 學生已建立網課的分組討論常規嗎?學生在分組討論前需要哪些輸入(input)?是否需要先透過教學短片或閱讀材料作預習?應討論甚麼問題?學生如何作紀錄及滙報? • 如何善用電子評估工具,設計合適的課堂小練習及課業,以助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進程,在教學過程中給予回饋? 實踐例子 在疫情期間,優質學校改進計劃(QSIP)在賽馬會「校本多元計劃」中曾與路德會呂祥光中學的生活與社會科協作,透過共同備課探討網上教學的設計,並總結以下實踐經驗: 1. 在實際課時減少的情況下,重新規劃及調整教學重點及進度

Read more

<「新常態」下的科組領導角色(一)> 胡翠珊、呂斌、陳鴻昌

         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影響,QSIP團隊與業界不少學校一起經歷了「不一樣」的半年。我們見證學校領導層和教師在極短時間內,積極推動教學改革,嘗試不同的網上教學模式,以應對停課所帶來的種種挑戰,落實「停課不停學」的理念。時至今日,當疫情不再是「突發」出現的危機、當「混合學習」(blended learning)成為我們所知的未來教育改革趨勢時,學校的科組領導應如何總結這大半年的實踐經驗,更有組織及系統地帶領科組教師應對「新常態」下的教學工作,推動科組改進以提升工作效率及成效,將會是值得業界繼續關注及探討的課題。          我們嘗試以這系列的文章,總結過去大半年支援學校的實踐經驗,提出科主任在「新常態」下調適恆常科組領導工作的考慮點。本篇將以校本課程規劃為焦點。及後幾期,將環繞共同備課、觀課議課及課業查察等作討論。    帶領以「混合學習」作焦點的校本課程規劃           當我們親身經歷過實體面授課堂、拍片教學和實時網課後,教師和學生也同時體會到各種模式的利弊。因此,未來的教學若要發揮最大的果效,科組宜因應學科和課題的特性、教師的專長、學生的學習習慣和特性等,在規劃校本課程時彈性組合及運用不同的教學模式,取各種模式的優點,在有限課時下提升整體的教學效能和效率。科主任宜帶領教師共同探討: 在課時大量壓縮的情況下,如何調整教學進度及規劃校本課程? 課程內容有哪些屬核心部份?有哪些屬延伸部分? 如何在實體課堂、拍片教學及實時網課三者間,因應學校、學科及學生的特色而選取最佳點(optimal point)? 根據過去的前線支援經驗,我們發現有關事實性(factual knowledge)或程序性(procedural knowledge)知識,較適合以短片教學來處理,因這類知識可透過自行調較播片速度或反覆觀看影片而學會;而對於概念性(conceptual knowledge)或後設認知(meta-cognitive knowledge)知識,則宜善用網上實時教學或面授時間,透過對話、提問及回饋糾正學生的概念,並處理關鍵的學習難點。

Read more

<「適異教學」的重要概念> 胡翠珊 

「適異教學」由美國學者Tomlinson(1999, 2001)提出,她指出在傳統的課堂中,教師普遍只為全班學生設計一種教學內容及方法,當發現不適用於某些學生時才被動地臨時加以調整。「適異教學」則強調教師的主動性,教師在設計教學時應主動關注學生的需要和學習差異,包括:學生的準備度(readiness)、興趣(interests)和學習檔案(learning profile),再從教學的內容(content)、過程(process)和產出(product)三方面作調適。教師應以富意義的任務(respectful tasks)、彈性分組(flexible grouping)、持續評估及調整(ongoing assessment and adjustment)的原則調適教學,在課堂內採取多樣化的教學及管理策略以照顧不同學生的學習需要(詳見下圖一)。 資料來源:翻譯自Tomlinson(1999, p. 15) 此外,Tomlinson(1999)用了一個「平衡器」(equalizer)的比喻解釋「適異教學」的設計原理,指出教師可從九個向度調適教學,包括:(1) 從基礎到轉化、(2) 從具體到抽象、(3) 從簡單到複雜、(4) 從單方面到多方面、(5) 從小躍進到大躍進、(6) 從高結構到開放式、(7) 從明確界定問題到模糊問題、(8) 從低獨立性到高獨立性、(9)

Read more

〈聯繫教師、學校和制度: 創設有效學習的條件〉胡翠珊

筆者在過去的一月到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參加每年一度學校效能與改進國際會議(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School Effectiveness and Improvement, ICSEI),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和教育工作者在探討學校改進的議題時,總會問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

Read more

〈「都叫你要勤力啲讀書,為什麼總是做不到?」〉胡翠珊

很多老師或家長都希望尋求靈丹妙藥,希望在短時間內有效改變學生的學習習慣。有專家曾指人們要連續做同一件事21天,才能養成一個新習慣。要即興嘗試一件新事物並非困難,但要堅持每天都做該事,需要的就是堅毅和紀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