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下以藝術創作帶動的社區探究教學> 薛海暉

疫症肆虐,著重體驗與實作的教學活動該如何開展,實在令人頭痛。然而,越是隔離,同學們對接觸外界事物的渴望就越殷切,而且,對於好些小學生來說,全方位學習課更是每年期待又期待的體驗,為此,去年底我們就為一所小學,設計並開展了一個名為「藝遊中西區」的活動,好讓同學們仍能透過深入了解社區,掌握各種的學習技巧,並以情理兼備的方式展現所學。 課程以訓練同學成為社區導賞員為目標,鼓勵他們發掘自己身處的社區中不為人知的片段,藉此訓練他們的觀察力、資料搜集及整理能力、語言及創意表達能力等。課程大致分成三個部份: 導入及基本觀察能力訓練:培養學生探知求問的精神訓練同學們對環境、人為構築物及人物的觀察力,同時調動他們對社區歷史、發展及現況的好奇心,從而引導他們提出有質素、能引動深入探究的問題。同時,課程亦滲入了媒體素養的部份,好讓同學們習慣比對自身的觀察、不同來源的資訊等,以免人云亦云。然而,在新常態下,此部份除常用的教學策略如提問與回饋、觀察及資訊比對練習外,更加入了遊戲元素,並應用網上互動軟件協助教學。這不單純是保持學習興趣及吸引眼球的考量,這更是持續評估學習進度的依據:網上即時互動軟件記錄了各學生的回應,老師就能從回應中評估教學成效並即時作出修正。 漫遊社區:透過師生互動,掌握施教機遇(Teachable moment)這部份是老師們最感頭痛的,我們要如何令同學們在不能聚集、不能外出的情況下,遊覽社區,並發掘當中的點滴呢?一如以往,由策劃、選定路線、資料搜集、擬定講稿、設計在地活動等,課程設計團隊都必須好好計劃,但在新常態下,我們更首嘗了現場直播與網上互動軟件交互使用,使同學們能安坐家中,一邊跟在街道上的老師互動,一邊能在互動軟件中比對舊照片與社區現今的景象,從而在腦海裏編織出中西區百年來的演變與面貌。我們特意把路線的起點設在學校門外,這不單讓同學們倍感親切,更重要的是令同學們能更有效掌握路線的走向,抵消鏡頭下事不關己的距離感,大大提升同學們的投入度。至於我們為甚麼堅持實時直播而非錄播呢?第一,在外的老師不只是導遊或KOL,既然希望同學們能有如親歷其景般體驗是次旅程,就得成為同學們的「五官」,協助他們接收環境裹的種種:文武廟裹香火鼎盛的氛圍、嗅覺的刺激,最早期公共浴室磅巷公廁的空間感與環境⋯⋯這些都不可能透過鏡頭直接傳達,而要透過與學生即時的互動,給他們摸不能摸的、嗅未能嗅的、感未可感的,再透過老師們生動的描述,協助同學組織整個經驗。第二,老師可按學生的進度、喜好,即時回應及拍攝不同的事物,讓同學在某程度上對觀察的對象有一定的主導權,把學習還給學生。這裏,就讓我分享直播當天的小事一則,以說明這兩點的重要性:中西區太平山街一帶為1894年香港爆發鼠疫的疫區,我們的導覽方向本也集中在當時的民生環境與現存遺蹟,恰巧其中一個學生在鏡頭中瞥見週遭眾多的小廟宇,對它們產生興趣,並提出疑問:「為甚麼這裏有這麼多小寺廟?裹面供奉著的神又是誰?這與患疫死亡者眾,或是當時巿民的生活有關係嗎?」同學們開始七咀八舌開始猜度箇中原因,正當大家猜得興高彩烈之際,出遊的老師已俏俏問準廟祝入內拍攝。殷勤的廟祝更給大家娓娓道來一廟眾神的原因、對面百姓廟之為百姓廟的因由⋯⋯原來這些現存的「證據」,比老師所準備的,蘊含著更在地、更深入,與鼠疫及太平山街一帶發展的歷史呢! 整理資料,多元創作:化認知為感受,深化社區與個人關係,承傳歷史教訓在遊畢社區後,學生以小組形式,於芸芸地點及故事中,選出最有感受的一段,以戲劇及/或視藝創作的手法呈現出來,作為最終產出「社區導賞團」的一部份。跟往常不一樣的是,是次「社區導賞團」將以網上片段呈現,並把學生的作品剪輯其中,組成一條有關鼠疫與太平山街一帶發展的錄像片段。學生利用網上會議軟件的虛擬背景、開關鏡頭等簡單功能,重組、演繹及呈現當時巿民的生活點滴、對疫症橫行的種種憂慮及省思,同時又感懷贈醫施藥者的慷慨無私。除了戲劇片段,同學又會選擇在不同的地標樹立自己設計的「紀念雕塑」,以展現對個別事件的看法及省思。當然,「社區導賞團」必然包括以旁白形式解說社區歷史及演變,這部份可有效呈現學生在知識及語言技能層面的學習,但是次計劃特意加入的藝術創作部份,則能有效地令學生代入及想像百多年前的人的生活,從感性的角度出法,體味中西區的前世今生,同時反思今天看似理所當然的衛生條件及意識、每家每戶都有的沖水馬桶,都是因多年前的苦難而衍生出來的,從而培養同學們感恩與不輕看每事每物的態度。 雖然,課程由始至終都未能以實體進行,產出亦止於在網絡世界中發佈,但在善用網絡互動學習軟件以增進教生、生生互動,我們還是可以在僅有的空間下,給學生造就真實的學習體驗:因為人心、情感的共通,不會因為肉體的區隔而消減的!   下載全文PDF

Read more